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5、痴情的男人没有坏人
    请好好照顾冰音?

    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语让我费解了。

    哭肿眼睛的天海母亲伤心抓着我的手,她也认为我是天海冰音的男朋友,问题是她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她说出这样的话语还真是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感觉。

    “即便冰音答应一起搬去北海道,但她肯定不会与爸爸和解,既然她想留在东京,拜托你帮忙照顾冰音。”天海母亲这样解释了下。

    小姨让我照顾千岛心悦我已经受不了,如今被陌生人拜托照顾女儿,难道我身上有保姆的属性吗?

    在心里头吐槽了下,我硬着头皮解释,“天海阿姨,其实我和学姐并非是恋人,我们……”

    “不是恋人但一定是朋友吧,只要是朋友就可以了,冰音冷漠倔强的性格很难交到朋友,有朋友在她身边我就放心了,你叫什么名字?”

    “宋佑诚,我是中国留学生。”

    “我以前去过中国旅行,中国人很好很热情,所以佑诚君一定不会拒绝我的请求吧,请佑诚君以后好好帮我照顾冰音,我会感激你!”

    天海母亲抓着我的手朝我弯腰鞠躬行大礼,她看似柔弱但十分强势便把这件事安排好了。

    没等我反应过来,她说了声失礼了,转身往后门走去。

    坐在柜台里的上衫优奈目睹了刚才的事情,她笑眯眯的开口恭喜我,“恭喜佑诚君获得了冰音酱母亲的信任和托付哦!”

    这样的信任和托付我才不想要啊!

    但是,整件事已经不是我所能控制,天海母亲领着天海父亲和天海冰音从后门走进餐厅坐下。

    天海冰音已经没有和父亲吵架了,像是达成了什么协议。

    上衫优奈拿着托盘端来四杯茶水,然后推着我坐在天海一家的对面。

    天海父亲黑着脸像是雕像在打量我,天海母亲也看向我,满脸悲伤的她露出一丝欣喜的表情,天海冰音低着头默默接受这一切。

    被天海父母看着,我如坐针毡莫名的不安。

    “佑诚君是吧?”雕像般板着脸的天海父亲终于开口了,他依然直直的盯着我看,“我该如何信任你?”

    这个问题让我有些莫名其妙。

    没等我反应过来,天海父亲继续询问,“你想把我女儿留在东京,想要照顾我女儿吧?”

    “……”我差点吐口血出来,刚才分明是天海母亲拜托我照顾天海冰音,怎么变成是我想要照顾天海冰音了啊?

    我刚想要反驳,天海母亲用手绢捂着嘴轻声咳嗽了下,显然是在暗示我一些事情。

    不仅如此,一直低着头的天海冰音在桌底下轻轻踢了下我的脚,她微微抬起涨红的脸颊,又是羞涩又是恼怒的朝我挤了挤眉头。

    我不是笨蛋,我瞬间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天海父亲希望天海冰音一起搬去北海道,但天海冰音不愿意所以两人因此吵架僵持。

    而我作为天海冰音的男朋友,如果我许诺照顾天海冰音的话,那么天海父亲也不好坚持要天海冰音搬走的事情。

    毕竟在日本这个国度里面,女生年满十六岁便可以结婚!

    而我如今遭遇的情况,根本就是在向天海冰音的父母提亲,让他们把女儿交给我照顾!

    我的表情很纠结,但在天海父亲看来我是在紧张,板着脸的他竟然十分友好的伸了伸手示意我喝口水先。

    坐在柜台里面的上衫优奈也看出了是怎么回事,她已经笑趴在了柜台上。

    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我平静了下思绪,如今的情况很简单,只要我答应照顾天海冰音,那么天海冰音便不用跟随父母搬去北海道。

    为了帮助天海冰音也为了尽快解决这件事,我只好撒谎了,“其实我……”

    听到我开口,天海冰音担心我说出实话,她神情焦急不已,又是在桌底下踢了我的脚一下。

    她脸颊上有些娇羞且幽怨的看着我,神情一贯冰冷的天海冰音竟然露出这样一面,还真是难得一见啊!

    “其实我一直很仰慕学姐!”我微笑看着天海冰音,撒谎不眨眼的往下说道,“我还在中国的时候看到了学姐参加剑道大赛的视频,于是我千里迢迢过来日本留学,学姐是剑道部的名将,所以我也开始学习剑道,学姐在上杉家餐厅打工,于是我也加入了这里工作……”

    听到我这样说,天海母亲第一时间被感动了,天海父亲微微点头,觉得我不远万里过来日本追求天海冰音是难得可贵的事情。

    天海冰音抬头看着我,她有些傻眼,估计她是分不清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怀疑我真的是看到她参加剑道比赛的视频所以特意来到日本。

    “痴情的男人没有坏人!”天海父亲直接对我进行了评价,“冰音不愿前往北海道,佑诚君愿意照顾我任性的女儿,我就把冰音交给你!”

    “真是感激不尽!”我赶紧低头道谢,“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学姐,不会让她伤心委屈,给予她宽容与温暖……”

    听到我表白一般的话语,天海父母对视一眼,他们禁不住笑起来。

    “佑诚君,说出口的话语就是约定,若是你某天背叛了冰音我绝对不会饶恕你!”天海父亲十分用力的这样说了句。

    “……”我心里面咯噔了下,觉得有些玩大了,我是在撒谎为天海冰音获取自由,但在天海父母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现在不但是天海冰音的男朋友,更加是天海父母的女婿,他们承认我了啊!

    天海父亲从兜里掏出串钥匙放在桌子上,“佑诚君来到东京应该是租房住吧,以后你和冰音住一起,两人要友好相处。”

    “真的是,万分感谢……”我硬着头皮接过钥匙。

    “之前发生的事情真是失礼了。”天海父亲态度友好的朝我道歉。

    “那是我的错,我应该早点前去拜访两位,让你们困扰了是我的错……”

    见到我主动认错的态度,天海父母的表情更加欣慰,他们越看我越满意,我们聊了蛮久,而天海冰音期间一直没有说话。

    临近中午的时候,天海父母这才离开。

    目送他们开车远走,天海冰音扭头过来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你们日本的父母还真是随便,这样便把女儿交给别人了啊!”我这样吐槽着,把手里的钥匙往天海冰音递过去。

    天海冰音没有接钥匙,她转身往餐厅走去,边走边这样说道,“我父亲说过不会饶恕你,所以请学弟以后小心点。”

    “学姐你什么意思,希望一直这样撒谎下去吗?”我疑惑的跟着天海冰音往餐厅里面走。

    “没错,反正我是不会给爸爸妈妈打电话说我们分手了,谢谢学弟你的帮忙,我现在自由了!”天海冰音的神情有几分得意腹黑。

    她之所以不会告诉父母我们分手了,自然是为了借助这份关系一直获得自由,不被父母管束。

    而我就糟糕了,万一某天我和某个女生走在街上被天海父亲看到,天海父亲绝对不会放过我,早上的时候他可是嚷嚷着要让警察逮捕我。

    真是见鬼,我莫名其妙的被坑了!

    不过,虽然被坑了,但我现在可是有女朋友的人,我微笑摇晃着手里面的钥匙,“以后的话,学姐我们住一起吧,刚才我履行了男朋友的义务保护你,你也该履行女朋友的义务给我暖床什么的吧。”

    天海冰音浑身一颤,估计是想起我捏神田雪奈脸颊的画面,她知道我不是个好人,赶紧脸色冰冷的想要抢夺钥匙,但她可不是我的对手。

    天海冰音不要形象的伸手想要抓住我抢钥匙,餐厅门口忽然跑了个人进来,对着我们嘻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