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0、你不许走,今晚要留在这
    屋子里没有千岛心悦的影子,而我的背包被发现,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

    神田雪奈的表情充满了惊恐,她齐刘海下面的漂亮眼眸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她慌乱的撒谎,“妈,妈妈,同学找我有事,我出去一下。”

    “来都来了,赶紧请同学进来吧。”屋子里传来脚步声,神田母亲已经站起身打算走到门口接待我。

    神田母亲发现了装着男生衣服的背包,如果她看到我的话,绝对会认为我和神田雪奈是恋人,昨晚上已经发生类似的事情,我可不愿意见到历史重演。

    我赶紧捏着嗓子学女生说话,“我就不进去了,我只是给神田同学送东西而已。”

    见到我怪里怪气的说话,神情焦急的神田雪奈差点笑起来,她赶紧推着我离开往楼下走去。

    走到出租楼下,神田雪奈依然十分紧张,她一边往楼上看一边拉着我的手臂快步往前走。

    抵达一处街心公园里面,神田雪奈松开我的手臂呼了一口气。

    她在幽暗中与我保持距离恼恨的看着我,“宋佑诚同学怎么这样,你怎么把装有你衣服的背包放在我衣柜里,托你的福我现在的处境糟糕透顶了!”

    “对不起,这是我的错。”我尴尬的低头道歉。

    “呃……”神田雪奈被吓了跳,显然是没想到我的认错态度那么好。

    “之前我向你解释过,那家伙的母亲拜托我照顾她,白天她在学校里不会有危险,但晚上就说不定,毕竟日本有很多变态所以我要跟着她。”

    听到我的解释神田雪奈点点头,“也就是说,刚才你是来找心悦的吗?”

    “嗯,看来她不在你家,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放学后我们和咲咲一起离开学校去了商店街,后来妈妈给我打电话我就和她们分开了,既然心悦不在家那她肯定是和咲咲在一起。”神田雪奈这样说着,她朝我投来不满的眼神。

    “我说啊,既然宋佑诚同学是会长的表哥,你有会长的电话吧,直接打电话询问会长就行了,没必要东奔西跑的到处寻找吧?”

    “没错,我有她的电话号码,但她把我的号码加入了黑名单,所以……”我无奈的摆了摆手。

    “这样啊……”神田雪奈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好了,你赶紧回去不然你妈会起疑心,至于我装着衣服的背包你随便找个借口处理掉。”

    “嗯。”神田雪奈点点头,她打算离开但又不想走那样,她低着头左手拉右手纠结了一番嘟囔着说道,“我,我们交换邮件地址吧,待会我帮你问问心悦在哪,然后给你发邮件。”

    “我没邮件地址。”

    “……”神田雪奈立马无语,她鼓起的勇气全部用光了。

    我把手机掏出来要和她交换手机号码,如同七濑真希一样,交换号码的时候神田雪奈又是羞涩又是庄重。

    交换完号码神田雪奈不急着离开,她微微低着头,齐刘海下面一双乌黑亮丽的眼眸在羞涩狡黠的看着我,她支支吾吾的说道,“你放在我家的衣服给我添麻烦了,我现在恩将仇报的帮助你,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一下。”

    这家伙竟然想要我感谢她,我的确是要讨好一下她,神田雪奈可是千岛心悦的好朋友,有她当眼线的话,这样我比较容易掌握千岛心悦的情况。

    “神田同学想要我怎么感谢你呢?”

    “我说怎样就怎样吗?”神田雪奈红着脸颇为兴奋的询问。

    我微笑点头,“不过你千万别让我当你男朋友,虽然你很漂亮可爱,但我还没有恋爱的打算。”

    “你,你……”神田雪奈被我胆大的吓得瞠目结舌,她脸颊涨红眼睛瞪圆,张开的小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开个玩笑你别介意,过来的时候我见到那边有卖稠鱼烧,我去买稠鱼烧吧,你等我一下。”说完,我转身快步往卖稠鱼烧的地方走去。

    等我买了两个稠鱼烧回来的时候,街心公园里面已经没有神田雪奈的身影了。

    也不知道那家伙是一声不吭的生气回家去了,还是被路过的变态抓走了,我掏出手机刚想拨打她的电话,没想到她从一棵树后面跳出来发出怪叫。

    我满头暴汗,原来她是躲起来想要吓我一跳报复我。

    我没被吓到,神田雪奈的神情变得窘迫,像是讲了个笑话没人笑那样,她又是左手拉着右手低下头,万分的难为情。

    “好了,稠鱼烧给你赶紧回家去,不然被你妈担心那就糟糕了。”

    “嗯。”神田雪奈接过稠鱼烧,她依然低着头,恶搞没有奏效她很是失落。

    我抬起手摸了摸神田雪奈的脑袋,这家伙留着齐刘海,怯生生的模样看起来有几分萌,我摸摸她的脑袋安慰了她一句。

    没想到神田雪奈的脑袋埋得更加深了,她慌乱的转身过去逃跑那样离开。

    我见到了她红得快滴血的脸颊,忽然意识到摸脑袋这样的举动过于亲密。

    目送那萌萌的家伙走上出租楼,我转身离开往小姨家走去,没走多远我便收到了神田雪奈发来的信息,她说她母亲在洗澡让我赶紧去拿背包。

    我都打算不要背包里的衣服了,但如今机会那么好,我自然是快步往神田雪奈居住的出租楼走去。

    走上楼,我的背包安安静静放在出租屋门口,我拎起背包快步下楼,走在路上的时候给神田雪奈发了条信息。

    神田雪奈发来松了口气的表情,她说妈妈走出浴室的时候还问背包在哪里,她说丢掉了,同时她还告诉我,说是她打电话问过千岛心悦,那家伙的确是在绫小路咲咲家,而且打算在那过夜。

    既然那家伙是在绫小路咲咲家里面,我松了口气没去担心,给神田雪奈发信息道谢后,我收起手机背着包往小姨家走去。

    越过几条街,我看到个穿着职业装的熟悉人影,她拎着手提包,套着黑丝袜的脚踩着高跟鞋行走在幽暗路灯下。

    她神色匆匆的往前走,一边走还一边紧张的回头往后看,她像是遇到了跟踪狂,可她身后的街道一片黑黝黝,什么都看不清。

    那熟悉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一年二组的班主任观月唯。

    “观月老师。”我朝观月唯喊了声,想要看看她是不是遇到了危险。

    “佑,佑诚君……”观月唯循着声音看到我,她脸颊上浮现出见到亲人那样的欣喜,她踩着高跟鞋快步朝我走过来,“见到佑诚君真的是太好了!”

    “老师你遇到跟踪狂了吗?”我疑惑的询问。

    “嗯。”观月唯惊恐的点点头,她往身后幽暗的街道看了眼,然后一把挽住我的手臂,“这件事回去再说。”

    “回去?”我有些搞不懂状况。

    “你当然要送我回去啊!”观月唯看我一眼,像是在骂我不懂得怜香惜玉。

    我点点头,让观月唯挽着我的手臂往前走,“老师你不是有车吗,之前你去机场接我开的汽车呢?”

    “那是学校的车,我只是个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小老师,哪有车啊?”

    “哦,你也可以打车嘛。”

    观月唯又是看我一眼,她禁不住掐了掐我的手臂,“佑诚君你刚来日本,对日本的环境还不了解,日本乘坐出租车的费用可是位列世界第二。”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还是因为没钱的原因。”

    观月唯有些窘迫的反驳我,“不是因为没钱,而是要省钱。”

    往前行走了好一阵,观月唯领着我走上一栋出租楼,她打开门弯腰换着鞋子,我朝里面看了眼,发现她居住的地方和神田雪奈居住的地方很相似。

    “老师你现在安全了,我也该回去了。”

    “诶……”我转身打算离开,没想到观月唯一把将我的手臂抓住,她涨红着脸感到羞涩,但十分强势的说道,“你不许走,今晚要留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