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1、小子你往哪里看啊
    观月唯应该是一个人住在出租屋吧,如今她拉住我的手臂让我别走要我留下来,看着性感漂亮的她,我禁不住有些想入非非。

    知道我在胡思乱想,观月唯红着脸松开我的手臂,她抬手敲了敲我的脑袋,“别乱想,你进来我再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她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不由分说便抓住我的脚帮我换鞋。

    换好鞋进入她居住的房间里面,房间里还算整洁,空气里有股若有若无的香味。

    观月唯把手里的手提包往床榻上一丢,然后快步走去推开落地窗,把阳台上晾晒着的内衣和丝袜取下来放进衣柜里面。

    我去了趟卫生间出来后,观月唯已经在矮桌上摆放好了茶水和零食,“之前和同事去聚餐的路上,我见到了心悦酱和咲咲酱,心悦酱今晚上会住在咲咲酱家里面,所以佑诚君不回去也没关系。”

    “问题不是我回不回家的关系吧?”我满头黑线的朝观月唯看过去,然后往四周扫视了一眼,“老师你这里没有其他房间,我留下来睡哪里?”

    观月唯笑着指了指我们坐着的榻榻米,“如果佑诚君你睡不习惯榻榻米的话,那我把床让出来给你,由我来睡榻榻米吧。”

    观月唯的回答让我有些心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观月唯不惜做出这样的让步!

    “老师你刚才不是第一次遇到跟踪狂吧?”我在心里猜测着试探性询问。

    “嗯,不是第一次遇到。”说起这件事观月唯有些害怕,她双脚蜷缩在胸前抱着,“这几晚我都感觉有人在跟踪我,还有我之所以让你留下来,因为夜里会有人往阳台丢石子。”

    听到这样的事情我有些心惊,“老师你报警了吗?”

    观月唯神情沮丧的点点头,“第一次感觉有人跟着我,有人丢石子过来的时候我就报警了,但警察过来四周围转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

    也就是说,即便警察出马都没有用,不把那个跟踪狂搞定的话,观月唯这样一个单身女性住在出租屋里面是件极为危险的事情。

    “佑诚君别紧张,其实我以前是空手道部的成员呢,不然我也不敢让你留在这里过夜。”观月唯拍拍我的肩膀微笑说出这样一件事。

    我满头是暴汗,无力的看着观月唯,“既然老师你会空手道那你还怕什么跟踪狂,你不用空手道对付跟踪狂,竟然用来提防我!”

    “女孩子家遇到这样的事情总会害怕嘛!”观月唯红着脸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哪里是什么女孩子家啊,依照日本十六岁可以结婚的法律,你十六结了婚的话,孩子都上小学会打酱油了。”

    “什么打酱油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无礼和我老师我说话?”观月唯气急败坏的伸手过来拧了拧我的耳朵,见到我背着的背包她有些好奇,“下午我看到了你离开学校,你没有背包啊?”

    “里面装着的是衣服。”我随口解释了句。

    “你背着衣服要去哪里,离家出走吗,正好哦,来我这里住吧,免费的哦!”

    观月唯笑着调侃我,我有些无语,她笑了阵起身把外套脱下打算去洗澡。

    走到衣柜前,她脸颊泛红的朝我看过来,“佑诚君先洗澡吧,待会换下的衣服我可以一起洗。”

    有人帮忙洗衣服的好事我自然是不会错过,我没有反对,从背包里拿出衣服便往浴室走去。

    浴室和卫生间一体收拾得很干净,我朝四处看了看,我当然不是在找观月唯昨天换下没洗的衣服,我只是在确认,跟踪观月唯的变态是否潜入进来过屋子里,然后在浴室里安装了监控探头。

    什么都没发现,我正打算脱衣服的时候观月唯把浴室门敲响,“我找到一条新毛巾你要吗?”

    我表示我有毛巾,观月唯无语了下估计是去翻我的背包了,“毛巾和牙刷你都准备了,还说你不是离家出走,你是不是和心悦酱吵架了?”

    我敷衍了下观月唯,没有解释我尾随千岛心悦前往神田雪奈家的事情,如果观月唯知道这件事,绝对会把我看作是个变态。

    洗完澡走出浴室,观月唯已经把矮桌收起来,在床边的榻榻米上铺好了被褥。

    我刚想夸她一句真贤惠,没想到她扭头过来瞪着我,“佑诚君绝对不会让睡榻榻米对吧?”

    刚才她还说我睡不惯榻榻米就把床让给我睡,没想到她那么快就变卦了,女人还是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怎么样都行,毕竟这是老师你家,而我只是客人而已。”我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招待不周真是抱歉了!”观月唯打了胜仗那样得意的笑起来,“佑诚君看电视,千万别看我哦!”

    观月唯打开电视之后,抱着衣服进入了浴室里面。

    在被褥上坐下我拿起遥控器换台,时间已经不早了,某些变态的综艺节目已经开播,国内的综艺节目连性都不敢谈,而日本的综艺节目随随便便就能够看到脱光光的人。

    我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警惕观月唯会不会突然走出浴室。

    半小时之后,洗完澡盘着头发的观月唯穿着浅色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她已经把衣服洗好拿去阳台上晾晒。

    晾晒好衣服,观月唯回到房间坐在床榻上,她慵懒伸着懒腰好奇询问,“在家里是你照顾心悦酱的对吧?”

    “这是小姨的命令,不过那家伙不想我照顾。”我看着电视解释了下。

    “也就是说……”观月唯抱着一只毛绒娃娃趴在床榻上朝我微笑,“佑诚君会做早餐,对吧?”

    “嗯。”我随口应了声,结果身后传来观月唯得意的笑声。

    “那明天的早餐就拜托佑诚君了,我终于可以睡个懒觉了!”

    我可是客人啊,这家伙还真是不客气,竟然让客人准备早餐,我满头黑线的扭头过去想骂那家伙一句,没想到趴在床榻上的她,领口竟然露出一道深邃的沟壑。

    虽然我刚才是在看变态的综艺节目,但我对那些节目没有感觉,如今瞄了观月唯一眼我立马被诱惑到了。

    见到我的眼神不对劲,得意微笑着的观月唯顺着我的视线低头看了看,她的微笑凝固在脸颊上,她迅速翻身把抱着的玩偶往我身上砸过来,“小子你往哪里看啊,小心我告诉你小姨!”

    “你告诉她吧,说你硬拉着我在你房间里留宿。”我笑着说道。

    “……”观月唯无语了下,我是被她硬生生拉进来留宿的,即便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怨不得我,是她自己引狼入室。

    观月唯气恼的伸手把房间里的灯和电视都关掉,顿时间房间陷入黑暗中,她躺在床榻上气呼呼的说道,“我警告你别做奇怪的事情,我年龄比你大,以后你喊我观月姐或是唯姐,知道吗?”

    为了阻止我乱来,她把我们的关系转变为姐弟,我在黑暗中笑着点点头,“知道了,但我有个问题。”

    “你,你别问我的年龄,我比你大很多岁,我们是不可能的。”紧张的观月唯在被窝里咕哝。

    “……”我哭笑不得,我没胡思乱想而她却在乱想,“我想问的是今晚我可以保护你,明天呢,后天呢,假如跟踪狂一直跟着你那该怎么办,你想过这个问题吗?”

    “这个……”观月唯迟疑的声音传来,她显然是没思考过这个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办。

    “睡觉先吧,等醒了再想这个问题。”

    “嗯。”

    黑暗的房间里陷入一片静谧之中,躺在榻榻米上的我辗转反侧,我不习惯睡在地上。

    而观月唯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还是说她对我很放心,躺在床榻上的她没花多久便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显然是睡着过去了。

    我在心里吐槽着她,而这时候,阳台方向传来石子击打落地窗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