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2、好久没人向我表白过了
    刚才观月唯说过,晚上的时候跟踪狂会往她的阳台上丢石子。

    虽然丢石子是很一种微不足道的恶作剧,但时间是午夜且恶作剧发生在独身女人的家中,再普通的恶作剧都会给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如今有石子被丢到阳台打在落地窗上,我听到声音之后立马掀开被子站起身。

    避免打草惊蛇,我没有第一时间推开落地窗往阳台走去,浴室的窗户和阳台平行,我快步进入浴室,轻轻掀开窗帘往下看。

    现在是午夜时分,路灯距离出租楼有些远,楼下的街道一片幽暗,所以我只能够看到楼下站着一个人,但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脸颊。

    当然,对方戴着兜帽进行了掩饰,他是个男人且年岁不大,他正把手里的石子一颗一颗往观月唯居住的阳台上丢过来,周围也有这样的阳台但他完全没有兴趣,他的目标很显然就是观月唯。

    离开浴室我穿好鞋子开门往楼下走,我没打算报警,对方仅仅是骚扰观月唯而已,即便警察把他抓住也不会对他怎样,说不定还会将他激怒令他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

    对付那样的变态只能是用拳头把他揍一顿,把他打得鼻青脸肿满地找牙,把他打怕了他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我走下楼没想到那人对四周围早有提防,见到有人出现他低着头迅速离开。

    我本想追过去,但我距离那人有点远,我一追他肯定会跑,即便我对自己的体能有自信,但我知道自己肯定追不上他。

    在四周围转了一圈,我在一个黑暗角落躲藏起来打算守株待兔,等那人再次出现我就冲出去抓住他。

    然而我在角落里等待了十几分钟那人竟然没出现,估计他要到明晚才会出现了。

    我有些郁闷的往楼上走,回到观月唯居住的屋子。

    “怎么样?”我刚进入房间,观月唯在幽暗中突然开口询问把我吓了跳。

    “你不是睡着了吗,石子的声音把你吵醒了啊?”

    “不是的,之前我是假装睡着考验佑诚君是否诚实而已。”

    听到这样的话语我更加郁闷了,观月唯询问我下楼去的情况,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并且很疑惑的询问,“老师你有收到过表白的信笺吗?”

    “学生时代收到过,毕竟我长得蛮出众,佑诚君怎么突然问我这个事情,你该不会是对我……”

    “别胡思乱想!”我忍不住咆哮了句,“谁想知道你学生时代的事情,我是问你被跟踪狂跟踪的这几天有没有收到表白的信笺。”

    “没有,已经好久没人向我表白过了。”观月唯的声音有几分失落。

    “……”无力吐槽这家伙,我只好继续推断跟踪狂的事情,“对方没有表达爱意,那很可能是你得罪了某人,然后对方是在报复你,毕竟大半夜往你阳台上丢石子不可能是在表达爱意。”

    幽暗中,观月唯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思考,好一阵她才出声说道,“我想不出我得罪了谁,既然佑诚君说那个人明天晚上还会来,那请佑诚君明晚过来把他抓住吧,姐姐我会感谢你!”

    这家伙还真是会使唤人,看在她之前去机场接我的份上我答应了这件事。

    得到我的答应,观月唯更加的心安不觉得害怕,我重新在榻榻米上的被褥躺下,而旁边的床榻上,观月唯翻身趴在床边兴奋和我说话。

    “让佑诚君帮我这样一个忙,我该怎么答谢呢?”

    “允许我睡床吧,我真的很不习惯睡榻榻米。”我厚着脸皮说道。

    观月唯从床榻上伸手下来摸到我的耳朵,然后轻轻的拧了拧,“别开玩笑,姐我说的是真的,佑诚君需要怎样的感谢就说吧。”

    我还想继续调戏她,没想到观月唯想到个事情咯咯笑起来,“佑诚君的日语表达能力不错,但书写能力差得一塌糊涂,你的入学考试仅是勉强通过,这样可不行哦,我来辅导你学习吧!”

    “我拒绝!”辅导我学习算什么感谢啊,分明是加重我的苦难,“等小姨和小姨夫他们的工作安定下来之后,我就会离开东京返回中国,我不会一直留在东京所以成绩好坏都无所谓。”

    “要,要离开啊?”观月唯惊讶了下,她的声音有几分失落。

    “我又不是来东京留学的,只是被小姨拜托,被我父母命令过来照顾表妹而已,我可不想留在这个地方。”

    “中国每年都有很多人过来日本留学,佑诚君都过来东京了,以后就留在东京发展不好吗?”

    “我没这样的打算。”我一句话回绝了观月唯。

    “好吧,佑诚君有佑诚君的选择。”

    对于我不喜欢东京,观月唯似乎有些难受,她伸手摸了摸我的脸颊翻身回去床榻上安静的睡起来。

    观月唯没多久便睡了过去,而我辗转反侧了很久才入睡。

    醒来之后,时间差不多是早上八点,我忽然想起观月唯昨晚让我料理早餐,赶紧翻身起来床榻上没有观月唯的身影,而旁边的矮桌上放着煎好的鸡蛋和火腿,一枚钥匙压在便签纸上。

    便签纸上画着个愤怒女人在咆哮,那家伙说看到我睡得那么香所以没有喊醒我,说是我违法了约定改天要给她料理早餐。

    她还想留我在这里过夜啊,睡在榻榻米上的我腰酸背痛,下次过来的话我绝对要睡床上。

    伸懒腰放松了下,我走去洗漱好吃完早餐,然后锁好门急匆匆前往学校。

    穗见私立高中的校门口,满脸冰霜的天海冰音又是拿着竹刀,领着几个风纪委成员站在校门口。

    此时,她正在训斥几个勾肩搭背的男生,见到我过来,天海冰音上上下下的看了看我,没在我身上找到什么问题,她颇为不愉快的皱起眉头。

    路过她身旁的时候,我想要问问她便当的事情,没想到她看到我嘴角一动,立马领着其他风纪委成员迅速离开。

    目送天海冰音快步远走我满头暴汗,昨天我们可是约定好了,那家伙要给我准备便当的啊!

    走上教学楼我没有急着进入班里面,我打算把观月唯给我留下的钥匙还给她。

    虽然她很信任我,但我一个男生拿着她房间的钥匙会让她心不安吧,所以我还是赶紧把钥匙还给她比较好。

    走到办公室门口我敲了敲门,得到请进的许可我推开门走了进去。

    依然穿着职业装套着黑丝袜的观月唯坐在办公桌前,见到我过来她白皙的脸颊上浮现一丝绯红。

    我尚未把钥匙掏出来,没想到观月唯低着声音偷偷摸摸的询问我,“离开的时候,你把你的衣服收起来了吗?”

    我摇摇头,时间那么紧我怎么会记得收衣服的事情,何况观月唯也没有提醒我。

    见到我摇头观月唯用手扶住额头,脸颊上露出死定了的表情,她轻声解释,“我一个朋友知道我被跟踪狂跟踪的事情,她打算过来陪陪我。”

    “男朋友吗?”我幸灾乐祸的问了句。

    “才不是什么男朋友!”观月唯白我一眼轻声解释,“她认识我父母,如果看到我房间阳台上晾晒着男人的衣服,她绝对会转告我父母说我和男人同居了。”

    我不厚道的嘿嘿笑起来,掏出钥匙递给她的时候我不忘调侃一句,“这就是老师让我睡榻榻米的报应。”

    观月唯一把接过钥匙,气恼的她抬起脚狠狠踩了我一脚,然后继续办公不搭理我。

    这样一脚对我的杀伤力几乎是零,我笑着转身打算离开,没想到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个人,那人直勾勾看着我,刚才我和观月唯的一举一动都被那人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