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32、你知不知道好奇心会害死猫
    七濑真希摇晃着我的手臂发出尖叫,我和绫小路咲咲疑惑朝她看过去,以为她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没想到她的眼睛直勾勾盯着绫小路手里的信笺,她伸手指着信笺上面的名字惊喜说道,“这个名字我见过!”

    “嗯?”我和绫小路对视一眼,轮到我们觉得惊奇了,“班长你在哪里见过这个名字?”

    “在我爸写的稿子上面,这应该是个很有名的人!”七濑真希自信的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名人,真的假的?”绫小路咲咲十分惊讶,她掏出手机打开浏览器,依照信笺上面的名字在手机里搜索森下丽香这这个名字。

    然而,搜索出来的东西都是一些没用的内容,“七濑你记错了吧。”

    “绝对没有记错!”七濑真希很自信的摇头,“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我忘记稿子的内容但我还记得这个名字!”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对方是个名人应该能够搜索一些东西出来啊!”绫小路咲咲摇晃着手机否定七濑真希。

    我觉得七濑真希没记错,“既然对方是名人,那她很可能使用了艺名,或是嫁人改名字了。”

    “没错没错,我回家问问爸爸应该能够知道这个人的情况!”得到我的支持,七濑真希感激的朝我看过来。

    “嘻嘻,事情忽然变得好有趣!”绫小路的小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这封可是表白的信笺,但没有送到这个森下丽香的手里,我们帮忙把这封信交给她吧!”

    “旧校舍废弃了有十年,这样一段跨越那么长时间的恋情由我们传递的话,想想就觉得好有趣,这件事绝对能够成为学校里面的大新闻!”七濑真希也幸福起来。

    看着那泛黄的信笺,我心里面有种违和感,“话说,穗见私立高中一直以来都是女校吧,这封信的收件人森下丽香很显然是女生,虽然写信人没有落款,但对方很可能是女生。”

    “呃……”想到这封表白的信笺是女生写给女生的,绫小路和七濑真希傻愣了下,回过神来,她们两个家伙脸上露出狂喜的微笑,“好有趣,这件事一定要弄清楚!”

    我伸手捂住额头,真是败给这两个不正常的家伙了。

    找到了这样一封带着神秘色彩的信笺,绫小路不打算继续在旧校舍里面转悠了。

    “嘻嘻,我们分工合作吧,七濑你回家问问你父亲关于森下丽香的事情,我也回去调查一下十年前的学生名单,至于变态学弟帮不上忙就乖乖等消息吧!”

    “……”我很无语,但不管怎样,这样一场旧校舍的探险总算结束了。

    离开旧校舍的时候,绫小路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也不知道是喊谁过来接她。

    等翻过围墙走到学校外面的时候,一辆豪车缓缓驶来停靠在路边,一个模样干练的女司机走下车给绫小路开门,并且称呼绫小路为大小姐。

    “嘻嘻,吓到了吧!”见到我呆愣的模样,绫小路咲咲得意的从我手里接过粉色背包,然后坐进车里面挥手说着再见。

    等豪车离开后我才回过神来,我还真没想到绫小路咲咲竟然会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那个伪萝莉一点都没有大小姐应有的模样啊!

    在心里吐槽了一番,站在一旁的七濑真希朝我微笑,“看来佑诚君还不知道绫小路学姐的身份。”

    “那家伙是什么身份,除了是名门大小姐还有什么身份,莫非她们家和日本皇室有关系?”我好奇猜测着。

    七濑真希捂嘴偷笑,“没有那么夸张,绫小路学姐是普通的名门大小姐,不过她的母亲是穗见私立高中的理事长。”

    也就是说,穗见高中是绫小路家里面投资建设的学校,怪不得那家伙之前说,如果我答应加入灵魂同好会一定不会被开除,原来她的自信来源于这里啊!

    即便绫小路的母亲是学校理事长,但对于我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我不愉快的朝七濑真希看去,“班长的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嗯。”七濑真希的脸颊上浮现一丝绯红,她低头下去微笑称赞我,“佑诚君真绅士。”

    “你说的绅士的意思是变态吗?”

    “嗯,变态绅士!”

    “……”

    七濑真希从围墙下面拎起个写有猫粮店的便利袋,看来这家伙是外出买猫粮,然后看到我和绫小路行走在街上,她被自己的好奇心驱使着跟了上来,为了方便攀爬围墙,所以她把猫粮放在墙下的空地上。

    我说之前为什么觉得不对劲,我以为是心理作用,没想到是被七濑真希跟着,这家伙跟踪我几次了,真的是太有当痴女的潜质了!

    “话说,你对某个人觉得好奇想要采访对方的时候,你都会选择跟踪对方吗?”与七濑真希行走在街道上,我问出这个问题。

    “不是这样的……”七濑真希微微摇头否认。

    “那是怎样的?”我把双手插进裤兜里面,非要问个明白,“你对天海冰音好奇了,想要采访那家伙,结果惹得那么家伙退出了剑道部,现在你对我好奇感兴趣了,我怀疑我会不会被你逼得退学回国去。”

    七濑真希慌忙摇头,她窘迫的朝我微笑转移话题,“佑诚君和天海学姐的关系很不错,而今晚你又和绫小路学姐一起去旧校舍探险,据我所知,绫小路学姐对于男生并不怎么喜欢,为什么佑诚君是个例外呢?”

    我白这个家伙一眼,“你看看,你又对我好奇了,你知不知道好奇心会害死猫?”

    “好奇心才不会害死猫!”七濑真希把手里面的猫粮握紧,她家里养了猫,听到这样的话语她心里面有些不舒服。

    我还想吐槽这家伙,没想到兜里的手机响起观月唯打来了电话,与七濑真希保持距离之后我才把电话接通。

    然而我越是躲着她,这个被好奇心占据的家伙则越是死皮赖脸的凑过来,想要听听是谁给我打电话过来。

    日本人可是很讲礼貌的啊,但此时的七濑真希没有一点礼貌而言,她踮起脚尖像是个正牌女友,想要听听我和哪个女生通电话。

    我不能够粗鲁的把她推开,既然她好奇的凑过来,我不要脸的伸出手一把揽住她柔软的腰肢!

    七濑真希被我胆大的举动吓得脸红如血浑身紧绷,她眼镜后面的眼眸充满了慌乱,她现在知道错了,但我不给她后悔的机会。

    我紧抱着她的小蛮腰与观月唯通电话,反正七濑真希在早上的时候看到过我和观月唯很亲密,我不介意让她听到我们的对话,“观月老师怎么啦?”

    “佑诚君怎么又称呼我为老师!”观月唯埋怨我一句,不过她的声音里充满了高兴,“我告诉你哈,就在刚才,跟踪我的那个跟踪狂被制服了,如同你猜测的那样,那个跟踪狂果然是之前被我抓到的偷拍狂!”

    “你和你的那个朋友一起把他抓住的吗?”我微笑询问。

    “嗯,佑诚君猜猜我们是怎么对付他的。”高兴的观月唯竟然给我出了这样一个题。

    “你们肯定把他打了一顿。”

    “没错!”

    “然后你们放过了他。”

    “……”观月唯无语了下,她疑惑的询问,“你小子是不是在附近看着啊,不然你怎么知道我们放过了他?”

    “你们把他送去警视厅会毁了他的前程,不仅如此,等他离开警视厅的时候或许会报复你们,而他肯定求饶了,所以把他放了的话,他肯定会感恩戴德以后不做跟踪的事情了。”

    我说出我的猜测,观月唯笑着夸我聪明。

    我依然揽着七濑真希的柔软腰肢,她也在好奇听观月唯说话所以安安静静没有反抗,没等观月唯把话说完,七濑真希忽然剧烈挣扎起来。

    她之所以挣扎,似乎是因为街道对面有人在直勾勾看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