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36、学弟,我们结婚吧
    成熟性感的观月唯抱着胸,强势的让我对她负责,好像她怀了我的孩子那样!

    我满头是暴汗,无语的朝四周看了看,若是这样一句话被某个人听那绝对会惹得全校皆知难以收场!

    四周没人,我松了口气看着眼前身着职业装的观月唯,“观月姐说的让我负责,莫非是让我对你的下半辈子负责?”

    听到这句话观月唯的俏脸瞬间红透,她气恼的抬手给了我脑袋上一个爆栗,“小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我说的负责是让你负责我父母让我带男朋友回家这件事啊!”

    “呃,你的意思不会是把我带回去吧,我才十六岁……”

    “你想得美!”观月唯白我一眼,她眼神幽怨的瞪着我,似乎是在埋怨我的年龄太小了。

    “那要怎么办,撒谎解释说是分手了,或是找个男老师帮忙客串一下。”我开口说出这样的办法,惹得观月唯无比暴怒。

    她又是抬起手想要打我,但被我敏捷的躲开,她气恼的说道,“别以为我父母那么容易被敷衍,如果你不想出个好办法处理这件事,到时候我就把你带去见他们!”

    “喂,你要想清楚啊!”我被观月唯的恶劣想法吓了跳,“你把我带回去算什么啊,你要告诉你父母我是你的小男朋友吗?”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观月唯气恼得大声咆哮,怕被别人听见,她又是回头朝四周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恼怒的解释,“我是把你带回去实话实话,解释你的衣服为什么会在我的阳台上晾晒。”

    这家伙是打算破罐子破摔,我很不认同这个办法,“即便我们以姐弟相称,但你父母肯定会认为我们太亲密了,绝对会误会我们然后破口大骂!”

    听到我的推测,观月唯竟然得意的笑起来,她笑着点点头表示她知道会那样。

    “知道你还打算带我回去?”我见鬼了那样看着她。

    “我一个人回去被骂的人只有我一个,把你带回去的话,我父母的注意力肯定会被你吸引,然后对你痛骂减轻我的负担。”

    观月唯狡黠的说道,她把我当作是避雷针啊!

    “所以,避免出现那样的情况,你要赶紧给我想办法,如果你解决不了这件事我只好把你带回去!”威胁了我一番,观月唯气哼哼的转身离开。

    目送观月唯远走,我在心里大骂她的那个朋友多管闲事,还有观月唯的父母究竟是在想什么啊,观月唯又不是少女,和男人同居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们想要见到同居的男人又能够怎样呢?

    即便在心里不断吐槽,但如今这样的局面依然无法改变。

    我若是不想出个办法解决这件事,估计观月唯一定会把我带回她家,然后被她父母破口大骂,骂得狗血淋头!

    想到那样的场景,我心里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一边往班里走去我一边思考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下午的课程一转眼便结束,扎着双马尾的伪萝莉绫小路咲咲出现在教室门口,她冲着我不满的撅了撅小嘴,然后微笑朝七濑真希招手。

    看来她是按捺不住想要了解信笺上面的森下丽香,所以主动来找七濑真希。

    看着那两个家伙离开,我在心里面松了口气,我还真担心绫小路会拉扯着我不放,让我也参与信笺的调查。

    之所以加入灵魂同好会我是为了向千岛心悦赔罪,我心里可是极为不想卷入绫小路幼稚的行动中。

    坐在前面座位上的神田雪奈收拾好背包,她扭头过来朝我微笑,“佑诚君,回去之后就开始收拾行李,然后今晚搬去心悦家住,佑诚君要去打工吧,你的行李需要我帮忙收拾吗?”

    这家伙竟然有贤妻良母的属性,我微笑摇头拒绝了她。

    “果然,佑诚君的房间里有十八禁的东西,不能够让我看到吧!”神田雪奈留下这样一句话,她拎起背包嘻嘻笑着离开了。

    我无力吐槽那家伙,我只是不想她收拾我衣服的时候觉得难堪,没想到被她误会了。

    拎着背包我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收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信息的内容很简单,“记得把便当盒带过来餐厅还给我!”

    这条信息很明显是天海冰音发来的,估计她从店长上衫优奈那里获得了我的号码。

    昨天的便当盒被神田雪奈带回家去了,所以我没有便当盒还给天海冰音,估计她是担心我把吃过的便当盒丢掉,所以发来这样的信息。

    我故意不回她信息,打算让她着急一下。

    让我没想到的是,天海冰音发来这条信息只是为了告诉我,给我发信息的人是她而已。

    紧接着,我又是收到她发来的信息,她告诉我这样一件事,说是她爷爷奶奶得知我们的事情后,打算过来东京看我们。

    明天刚好是星期六,爷爷奶奶会搭乘新干线过来,而我要做的事情,是与天海冰音一起扮演和谐生活在一起的未婚夫妻!

    之前被天海冰音的父母误会,为了让天海冰音获得自由我不得不撒谎,如今在天海冰音家人的眼中,我们是一对不折不扣的未婚夫妻!

    天海的爷爷奶奶竟然要过来,这件事把我吓得不轻,那家伙因为和我成为未婚夫妻所以不被父母约束,她绝对不会向她父母说出我们的真实情况。

    我忽然很担心某一天,天海冰音的父母会心血来潮帮我们举办婚礼,到时候不管是我还是天海冰音把实话说出来,后果都会很严重吧。

    我赶紧拨通那家伙的电话,一边离开学校一边质问她,“学姐你究竟是想要怎样?”

    “什么我想要怎样?”天海冰音的语气冰冷搞不懂我的询问。

    “你父母和爷爷奶奶,你家的亲戚全都认为我们是未婚夫妻吧,你爷爷奶奶明天要过来看我们,假如后天你父母要帮我们举办婚礼那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天海冰音没有回答,估计她没有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

    好一阵子她这样说道,“即便我们后天要结婚,但也要让明天安然度过。”

    说完这样一句话她便挂了电话,我心里面郁闷得不行,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吐槽那家伙很乐观。

    不过,她都不着急这件事我何必去着急呢,假如她不反对嫁给我的话,那我就娶了她,天海冰音虽然脾气不好,但样貌可是极为漂亮。

    脾气不好可以调教,样貌不行可就没得救了。

    我这样想着,快步离开学校前往了上杉家餐厅。

    知性的店长上衫优奈坐在柜台里算账,见到我过来了,她嘴里咬着笔帽微笑看着我,“佑诚君明天有事吧,可以不用来上班哦!”

    很显然,天海冰音把明天的事情告诉了上衫优奈,她们俩的关系可真好,我在心里吐槽了句,然后朝上衫优奈点头表示知道了。

    “佑诚君觉得冰音酱怎样?”上衫优奈拿走嘴里的笔帽,笑眯眯问出这个问题。

    “什么怎么样?”我听不懂这个问题。

    “就是……”上衫优奈刚想解释,但被天海冰音的声音打断,那家伙站在更衣室门口朝我喊话,“学弟过来!”

    上衫优奈没有因为话语被打断而生气,她微笑示意我赶紧去天海冰音那里。

    我快步进入更衣室,天海冰音把更衣室的门关上,她的神情有些纠结似乎想要对我说什么。

    我没有催促她,打开柜子把背包放进去。

    天海冰音纠结了一阵,她深呼吸一口气站在我前面,神情无比认真的看着我这样说道,“学弟,我们结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