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40、请你以后与雪奈保持距离
    一个衣着靓丽,模样与神田雪奈有几分相似的女人推开了出租屋的门。

    推开门便可以看到出租屋的情况,所以正在打闹的我和神田雪奈被那女人看到了。

    见到我正捏着神田雪奈的脸颊,而神田雪奈小嘴里咬着我的手,那女人惊讶得傻愣过去,她瞪大双眼看着神田雪奈,似乎是不敢相信这样一幕。

    神田雪奈被吓得整个人不知所措,她惊恐松开我的手一把将我推开,她低着头肩膀在颤抖,“妈,妈妈,你,你怎么过来了……”

    这女人我见过,曾经我躲在浴缸里面,而她坐在马桶上。

    “我怎么过来了?”女人回过神来气恼的反问了句,“雪奈你是不是忘记了,伊藤房东是我们家的朋友,我刚才接到他电话说你和一个男生走上了出租屋!”

    她愤怒的朝我看过来,“请问你是什么人,雪奈的男朋友吗?”

    “不是的,妈妈不是这样的……”神田雪奈慌忙摆手否认,上次她母亲过来的时候,她也是这样惊慌失措害怕母亲发现我。

    “不是这样是哪样?”神田母亲板着脸很是生气的质问神田雪奈,“你忘记你为什么在外面租房子住吗,如果你把时间用在恋爱上的话,干脆别考东京大学了,毕业后直接就职去吧!”

    听到这样的话语,神田雪奈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哽咽哭泣起来说不出话。

    见到这样的情况我有些头皮发麻,我主动朝神田母亲低下头认错,“伯母对不起,我没有和神田同学交往,刚才你也看到了,其实是我在欺负她而她在反抗。”

    “就算你们没有交往,但也处于准备交往的阶段吧,现在都几点了,你是搬过来这里住雪奈是在帮你的忙吗,你们两人亲密过头了!”

    神田母亲看到了打开的行李箱,她猜到了出租屋的情况。

    她认定我们两人是在交往,而神田雪奈哭起来根本无法解释,当然,如今这样的情况压根就无法解释!

    这样下去十分不妙,神田雪奈想要考取东京大学,而神田母亲真的让她毕业之后就去工作那就糟糕透了!

    我绞尽脑汁的思考着办法,该如何解决如今的情况。

    见到神田雪奈兜里面露出一抹粉红,我心里一横将那抹粉红抽出来拿在手上,“伯母,这是神田同学的胖次,我是利用这条胖次威胁神田同学过来帮我搬家!”

    “你,你……”神田母亲见到我手里握着粉红的胖次,她震惊得再度傻眼,而神田雪奈也被吓得停止了哭泣,她傻愣愣的看着我,没想到我竟然会这样做。

    回过神来,神田母亲一把将神田雪奈拉到身后护住,她惊恐的看着我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说什么,就凭你这句话,我就可以报警让警察来抓你!”

    我点头表示我心里很清楚,“其实我想要追求神田同学,但她一直不答应,我曾经非礼过她,这件事全班同学都知道……”

    我说出这样的话语把神田母亲吓得后退了好几步,她曾经接到过老师的电话说是神田雪奈被人非礼了,那时候她过来出租屋看望神田雪奈,而我躲在卫生间里面。

    “伯母,我是因为心里面喜欢着神田同学,如今见到你误会她,我心里面很难受所以我说出这样的话,虽然我非礼过神田同学好几次,但我绝对不会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

    “我知道我的行为很失礼,但请伯母别责怪埋怨神田同学,一切的错都是因为我,因为是我所以神田同学才会搬去和会长一起住,因为被我威胁所以神田同学才会过来帮我搬家。”

    “请你别责怪神田同学,因为都是我的错,但请伯母也别打电话报警,我以后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神田同学的事情,我真的感到很抱歉,拜托你原谅我!”

    我低头弯腰朝神田母亲鞠躬,请求她的原谅。

    神田母亲不说话我便不直起腰,一直这样弯着腰等待她的原谅。

    神田雪奈又是哭起来,刚才她是被母亲吓哭,现在她是被我这样的举动吓哭。

    见到她想要开口解释,我赶紧用眼神制止她,她若是说句不是这样的,那我刚才的努力则完全作废,一切又会回到刚才的原点。

    神田雪奈发现了我制止她的眼神,她犹豫了下微微点头,但因为于心不忍所以泪流满面哭得更加汹涌。

    “雪奈,真的是这样吗,他没有对你做奇怪的事情吧?”神田母亲见到神田雪奈大哭不止,她也有些慌乱。

    “没有……”神田雪奈哽咽着摇头。

    “你这孩子,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不告诉我!”神田母亲又是责怪又是担心。

    “我不想妈妈担心,其实宋佑诚同学没对我怎样。”神田雪奈试图让母亲消除对我的误解。

    “他现在是没对你怎样,等真的对你怎样那就晚了!”神田母亲恶狠狠的瞪我一眼,她板着脸愤怒的说道,“宋佑诚是吧,你对雪奈做出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

    “但是,请你以后与雪奈保持距离,若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轻饶你,你可要知道,雪奈的父亲是在警视厅工作,所以请你好自为之!”

    说出这样一番话,神田母亲算是原谅了我,但她对我没有一丝好感,厌恶看了我一眼之后,她表示她开门的钥匙是从房东那里拿来的,让我别介意。

    她拉着神田雪奈快步离开,关门的时候,神田雪奈泪眼朦胧的朝我看过来,我朝她微微一笑,结果惹得她又是哭得稀里哗啦。

    关上门,下楼的脚步声也随之传来,神田雪奈和她母亲离开了。

    我以自爆的方式化解了这场危机,希望神田母亲认为问题都出在我身上,别因此而责怪神田雪奈。

    透过窗户,我看到神田雪奈与母亲坐进车里,然后往千岛心悦居住的地方开车而去,看来神田母亲没有反对神田雪奈与千岛心悦一起居住。

    我松了口气,发现神田雪奈粉色的胖次竟然还在我手上,若是没有这条胖次,刚才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这条胖次是功臣,我必须将它收好。

    把胖次放进衣柜里面,时间已经不早了,我懒得把行李箱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摆放,反正明两天是休假日,一切都可以慢慢来。

    拿起衣服我进入浴室里舒舒服服的泡澡,我没舒服多久,放在外面的手机一遍又一遍的响起,无奈,我只好走出浴室。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千岛心悦的名字,这还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那家伙竟然主动给我打电话,我笑着接通电话,听筒里面传来千岛心悦焦急的声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雪奈帮我整理行李,结果她母亲突然过来了而已。”我简单的解释了句。

    “真的是这样吗?”千岛心悦不相信我,“该不会是你这个变态非礼了雪奈吧,你知不知道雪奈哭成什么样?”

    “她在你哪里还是回家去了?”我好奇问了下。

    “回家去了,刚才她母亲过来和我打了个招呼。”千岛心悦没好气的说道,她认为事情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所以气急败坏的咆哮,“刚才我让你别招惹雪奈你偏偏不听,现在好了,雪奈哭成那样了,你知不知道她父亲是警察!”

    “刚刚知道,表妹你是在担心我被警察抓走吗?”我嘿嘿笑着询问。

    “我才不会担心你这个变态,你去死好了!”大骂一句,千岛心悦把电话挂了。

    不管怎么看那家伙都是在担心我吧,我笑着打算放下手机继续洗澡,没想到太阳再次从西边升起,又是一个不可能给我打电话的家伙给我打来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