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62、说说你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我
    我猜到了千岛心悦已经离开学校去找工作。

    但我万万没想到,那家伙竟然也是在上杉家餐厅打工!

    如今餐厅里面,身着餐厅工作服的千岛心悦和天海冰音,两人正在针尖对麦芒的对峙着!

    神田雪奈站在一片焦急万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上衫优奈一如既往坐在柜台里,笑眯眯不打算理会这件事。

    那家伙也太离谱了吧,她手底下的员工都要打起来了,她竟然像是没事人那样。

    “佑诚君迟到了哦!”见到我走进餐厅,上衫优奈看了看墙壁上的钟表微笑说道。

    “……”她竟然还有心思提醒我迟到,我很无语。

    “佑诚君!”焦急的神田雪奈转身过来,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在摇晃,“你赶紧劝劝她们两个吧,她们都快打起来了!”

    “我看到了。”我无奈的点头。

    千岛心悦发现我过来了,她白皙的脸颊上更加不愉快,“你这个变态怎么也在这里?”

    “我还想问你怎么也在这里?”我没好气的反问千岛心悦。

    “这是我家的餐厅,我为什么不能够在这里?”千岛心悦双手叉腰得意的说道。

    “不会吧?”我愣了下,朝上衫优奈看去,这餐厅不是上杉家的餐厅吗,怎么变成了千岛心悦家的餐厅?

    神情阴郁的天海冰音也十分疑惑,她一直都是在上杉家餐厅打工,没想到这间餐厅竟然是千岛心悦家的产业。

    见到我们都好奇这件事,上衫优奈笑着解释,“关于商业投资的事情我不方便透露,我可以给出的回答是,心悦酱的父母是上杉家餐厅的投资人,他们享有餐厅季度分红的权力,所以……”

    听到这样的话语,天海冰音的脸色有些难看,上衫优奈没有继续往下说。

    千岛心悦的父母是餐厅的投资人,所以千岛心悦有强大的理由说餐厅是她家的产业。

    既然这是千岛心悦家的餐厅,天海冰音不想继续争执,她转身往更衣室走去,似乎是打算把工作服换下然后离开,以后不来餐厅打工了!

    这样一幕终于让笑眯眯的上衫优奈焦急起来,上衫优奈可是把天海冰音看作是妹妹,天海冰音要离开的话,简直是妹妹要离家出走啊。

    上衫优奈后悔了,后悔把千岛心悦父母是投资人的事情说出来。

    “变态你女朋友打算离开,你该不会依然想要像是癞皮狗那样赖在这里吧?”千岛心悦双手抱在鼓鼓的胸前,得意哼哼的朝我说道。

    我没理会这得意的家伙,上衫优奈已经朝我投来求助的眼神,刚才说了那样的话,她没脸面去挽留天海冰音,只能够求助我。

    我深呼吸一口气快步往更衣室走去,喊了声学姐,我一把将更衣室的门推开。

    “别进来啊!”天海冰音尖叫了一声,她刚把工作服脱下,露出身上穿着的白色小背心。

    “你打算离开吗,如果你要离开的话我就站在这里不走!”我走进更衣室关上门,直勾勾看着天海冰音匀称白皙的身材。

    天海冰音脸色涨红,她恼怒的瞪了我一眼,转身过去快速把衬衣穿上,接下来她需要更换裤子,我站在一旁,她可没有勇气当着我的面更换。

    “学姐和那家伙究竟是有什么矛盾?”我赖在更衣室里面问出这个问题,从进入穗见高中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了天海冰音和千岛心悦的关系不好。

    “没有矛盾!”天海冰音背对着我快速说道。

    “既然没有矛盾,学姐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和那家伙相处得不愉快?”

    “你见到我和谁相处得很愉快?”天海冰音这样反问了句,我立马傻眼。

    究根结底这是天海冰音个人的问题,根据我的观察,她除了和上衫优奈的关系很不错之外,对待其他人的态度都是十分的冰冷。

    这家伙为什么会这样,她对男生有成见的原因我知道,为什么对待女生也这样?

    “不管怎样,就算是为了优奈姐,请学姐千万别离开!”我开始劝说天海冰音。

    “你呢?”天海冰音扭头过来快速看了我一眼,“你会离开吗?”

    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思考,其实昨天我就想过要离开上杉家餐厅,去别的地方打工,如今千岛心悦突然加入,我更加觉得自己应该离开。

    问题是天海冰音为什么这样问,我小心翼翼的开口,“假如我要走的话,学姐也要走吗?”

    天海冰音背对着我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我继续询问,“如果我不走呢?”

    “我也不离开。”天海冰音给出干净利落的回答。

    “……”我惊讶看着天海冰音的后背,搞不懂这家伙心里面是在想什么。

    她又是扭头过来看了看我,她冰冷的脸颊上有着两抹红晕,眼神里有几分幽怨。

    意识到她是在用眼神询问我,我赶紧回答,“我也不会离开,所以学姐你留下来吧。”

    天海冰音点点头,她背对着我把衣服脱下又是露出身上短小的背心,把工作服换上她转身往门口走去,经过我身旁的时候带起了一阵香风。

    直到她离开之后我才回过神来,毫无疑问,我在天海冰音的心里面,变得有那么一些不同吧。

    外面又是传来争吵声,我赶紧把工作服换上走出更衣室。

    天海冰音安静的扫地做着平时间的工作,千岛心悦则是走到她身旁说一些挑衅的话语。

    见到这样无理取闹的千岛心悦我十分气恼,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把她从后门拉到餐厅外面。

    “放开我!”千岛心悦剧烈的挣扎。

    “我说你究竟是想要怎样?”把千岛心悦拉到墙角堵住她,我居高临下的瞪着她,“即便这餐厅有你家的投资,但不代表这餐厅是你的吧,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无理取闹?”

    千岛心悦双手抱在胸前,马尾辫一甩撇开脑袋不理会我。

    “话说,除了我之外,你对待任何人都是很温柔的啊,你为什么对天海学姐的态度很不好?”我直勾勾盯着千岛心悦询问。

    “哼,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你赶紧让开,我要回去工作了!”千岛心悦的态度十分的桀骜不驯。

    “难道你是因为我和天海学姐假扮情侣所以吃醋了?”我问出这个问题,使得千岛心悦的脸颊迅速涨红变得难堪。

    她有些慌乱的伸手想要把我推开,“你这个变态别那么自作多情好不好,赶紧给我让开?”

    “不会吧?”我惊讶看着千岛心悦脸颊涨红的慌乱模样,我忍不住笑起来,“你真的是因为那样的事情吃醋了啊,刚才天海学姐说和你没矛盾,我记得我第一天上学的时候,是你主动挑衅天海学姐,莫非那时候你就吃天海学姐的醋?”

    “你,你不要胡说八道胡思乱想,你这变态还真是莫名其妙……”站在墙角的千岛心悦拼命想要推开我逃跑。

    若不是吃醋被我说中,这家伙脸红什么呢?

    想到这家伙竟然喜欢我,我的心禁不住变得柔软起来。

    我伸手捧着她滚烫的脸颊捏了捏,“好啦,别吃醋了,不管你对我怎么粗暴我都无所谓,别因为我关系对别人那样不友好,好吗?”

    “你个死变态快放开我!”千岛心悦张开小嘴想要咬我的手,她抬起脚想要踹我,她可爱的脸颊滚烫得吓人,她的眼神在闪烁不敢与我对视。

    “说说你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我,莫非是小时候,小时候你去到中国的时候可是很黏我,老是跟在我身后喊我为欧尼酱”我依然捧着千岛心悦的脸颊,这家伙绝对是吃醋了,这样一件事还真是好玩。

    无法从我手里挣脱,千岛心悦只能够放弃,她不安的往餐厅后门看了眼,然后慌乱的瞪着我嘟囔询问,“你真的想要知道理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