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72、我可不想我的女儿上吊
    便衣警察是个中年男子,他衣着有些随意,朝办公室里面的老师出示了警察证之后,他没有说多余的话,直接示意我跟他离开。

    因为神田雪奈给我发了信息的原因,我没有反抗,乖乖跟着这个便衣警察下楼。

    他领着我离开学校,一路上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山口和佳子是在活动室区域跳楼,且跳楼的时候是上课时间,所以几乎没有学生知道山口和佳子跳楼的事情。

    而学校为了声誉着想,应该也是封锁了消息。

    离开学校走到一辆黑色本田汽车旁边,便衣警察没有打开车门,而是扭头过来朝我询问,“你和雪奈是什么关系,恋人吗?”

    “神田叔叔,我和神田同学不是恋人,而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而已。”我微笑称呼中年男子为神田叔叔,收到神田雪奈信息的时候,我猜到那家伙给她的警察父亲打电话了。

    之前我和神田雪奈被神田母亲在出租屋抓到的时候,神田母亲当时威胁过我,说是雪奈的父亲是警察,让我小心一些。

    如今,神田父亲对于我的解释并不满意,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看着我说道,“你知道刚才雪奈给我打电话她说了什么吗?”

    通话内容肯定与我有关,但我不可能猜得到,想了想我这样说道,“雪奈不可能说我们是恋人,她应该说了一些比较激烈的话语吧。”

    神田父亲点头应了声,他依然是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之前雪奈的母亲告诉过我,说雪奈遇到了变态,而那个变态是你吧?”

    这个问题让我十分尴尬,对方是警察我骗不了他。

    当然,我也没有欺骗他的必要,我实话实说,告诉他因为当时的时间很晚,为了不让神田母亲误会雪奈,我只好假装是变态。

    得到这样的回答,神田父亲显然是松了口气,他撇开这个话题严肃看着我,“穗见高中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雪奈相信你没对山口和佳子做什么,但现在的一切证据都指向你,你打算怎么办?”

    听到这样的询问,我惊讶看着神田父亲,“神田叔叔不打算把我带去警视厅吗?”

    “我可不想我的女儿上吊!”神田父亲郁闷的掏出烟来点燃。

    “谢谢。”我赶紧道谢,看来神田雪奈用上吊来威胁自己父亲别抓我啊,那家伙还真是乱来。

    “先别急着谢我,如果真的是你对山口和佳子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我会毫不犹豫给你戴上手铐!”神田父亲抽着烟说道。

    我感激的点头,“请给我一些时间,我会证明自己的清白!”

    神田父亲点点头,他表示之后还会来找我。

    深吸了一口手里的烟,他把烟拿去车里的烟灰缸摁灭,然后转身往学校里走去。

    而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仔细的想了想,我目前要做的事情有两件,一个是要证明自己的清白,第二是要找出暗地里的人,以免千岛心悦再次遇到危险。

    以如今的情况来看,只有当事人山口和佳子亲自出面证明我的清白,才能够让我不被误解。

    想要找出暗地里的人,除了千岛心悦她们的调查之外,山口和佳子以及七濑真希是事情的关键。

    想到七濑真希那家伙,我心里头一阵恼怒。

    刚才我遇到这样糟糕的事情,知道真相的她竟然也不帮我辩解一句。

    当然,主要是因为我之前对待她的举动太粗鲁了,所以她才会对我见死不救。

    摇头没去思考这样的事情,我先是给凉宫熏发了条信息,那家伙很聪明,我希望她能够与千岛心悦她们一起调查暗地里的人。

    之后,我也给神田雪奈发去了表示感谢的短信。

    要不是她以上吊的方式逼迫她父亲,我现在绝对是被拘留在了警视厅里面。

    收到我的信息,神田雪奈发来萌萌的微笑,她说她在上课不方便和我聊。

    即便隔着手机,但我猜得到那家伙是在红着脸微笑,为我感到高兴。

    接着,我拨通了观月唯的电话,刚才她领着哭泣的神田雪奈离开,没有见到我被警察带走,所以接到我的电话那家伙有些惊讶。

    “观月姐知道山口和佳子被送去了哪间医院吗?”我开门见山的询问,我打算去找山口和佳子聊聊,让她帮我出面作证。

    “你要去看她吗,不对,你不是被警察带走了吗?”观月唯搞不懂情况。

    我现在没心思向她解释,我颇为郁闷的反问她,“莫非你希望我被警察抓走,你不告诉我山口和佳子在哪间医院,我就真的要被抓走了。”

    观月唯紧张起来,她表示她要找拨打救护车电话的人询问一下。

    挂了电话等待了阵,观月唯给我发来医院的名称,并且留了句相信我是清白的话语。

    我禁不住笑起来,我还真是怀疑那家伙喜欢上了我。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种事情的时候。

    把医院名称输入地图软件之中,我依靠软件上的指示快步往那医院走去。

    在路上买了束鲜花,进入医院后我走到护士工作台前面,向护士说出山口和佳子的名字,我得知了她居住在哪间病房。

    当然,我没忘记询问她的情况。

    护士告诉我,山口和佳子的病情是小腿骨折,情况并不严重。

    道谢过后,我拿着鲜花快步往山口和佳子所在的病房走去。

    敲响病房门,一个头发花白脸上挂着泪痕的中年妇女拉开门,见到拿着鲜花的我她有些惊讶。

    “我是来探望山口和佳子同学,请问她是在这间病房吗?”

    “没错,你是她的同学吗?”中年妇女疑惑的看着我,没等我回答,她用衣袖快速擦拭了下脸上的泪痕,示意我进入病房里面,“和佳子的朋友不多,男性朋友几乎没有,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男生来找她……”

    我点着头走进病房里面,山口和佳子倚靠在床头上坐着,她右脚打着石膏神情有些憔悴,显然是被疼痛折磨得不轻。

    见到我过来,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像是猜到我会过来那样。

    中年妇女接过我手里的鲜花拿去花瓶里插好,她搓了搓手,似乎觉得打扰了我们,她找了个借口离开,并且把病房门拉上了。

    抵达医院之前我心里面很愤怒,但见到这样憔悴的山口和佳子我愤怒不起来了。

    “你是因为没有完成诱惑我的任务,担心被那些人惩罚,所以选择跳楼的吧。”我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像是和朋友聊天那样说话。

    憔悴的山口和佳子淡淡的看着我,她眼眸里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

    “你知不知道,你跳楼了我也跟着倒霉了,老师们认为我对你做了不好的事情,警察打算把我抓去坐牢,而我现在过来是希望你能够帮我作证,你会帮我的忙,对吧?”

    山口和佳子保持沉默眼帘低垂,她眼眸里没有焦距满满是绝望。

    她之所以跳楼为的是自杀,但她没死,除了小腿骨折之外她没有什么大碍。

    她伤得这么轻,暗地里的人或许还不会放过她吧。

    她是因为这样的事情而绝望不语的吧。

    想到这样的事情,我没有追着山口和佳子询问,虽然我心里面很愤怒气恼,但山口和佳子的处境比我难堪一百倍。

    我觉得暗地里的那些人会过来医院,所以我打算留在医院里等待那些人上门来。

    然而,在医院里等待了一上午,我没有等到那些人过来,却被山口和佳子的母亲误会了。

    在山口和佳子的母亲看来,我这样子守在病房里面是痴情的表现。

    下午我决定离开的时候,山口母亲竟然说出把山口和佳子交给我照顾的话语,她有些没心没肺乐呵呵的离开了。

    我只好满头黑线继续在医院里等待。

    放学时间过后,暗地里的人依然没有出现,而山口和佳子也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直到晚上九点,山口母亲带着她丈夫一起过来,像是介绍女婿那样介绍我。

    我满头黑线的表示失礼离开了,走出医院我往小姨家赶去。

    那些家伙一直没给我发信息,我担心她们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