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77、我有个请求希望你能够答应
    我一头栽倒在七濑真希身上,七濑真希下意识抱住我惊恐的哇哇大叫,“你,你怎么啦,受伤了吗,别吓我啊……”

    “不是……”我依偎在她柔软的怀中咕哝否认,“因为刚才爆发过度,我有些力竭而已。”

    “就,就是说,你累了,对吗?”

    “嗯。”

    我点点头,七濑真希终于松了口气,她搀扶着我走到街边的椅子上坐下。

    疲惫的我倚靠在她身上,她不但没把我推开,而且还掏出手绢帮我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这眼镜妹身上香香的味道,给我一种被治愈了的感觉。

    倚靠着七濑真希坐在休闲椅上,我恢复了一些力气,但我没有急着离开七濑真希软软的肩膀,我装作虚弱的说道,“我们刚才的约定,你还记得吗?”

    听到这个问题,七濑真希脸颊上的焦急变成了娇羞,她慌乱的瞪着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说这样的话!”

    “约定好的事情不可以赖账,更何况你kiss我一下的话,说不定我能够恢复活力。”

    “kiss什么的哪有那样神奇的效果,你别说话好好休息!”

    红着脸的七濑真希不打算履行约定。

    我郁闷看着她不满意的说道,“我如今变成这样是为了谁啊,假如刚才是我一个人走在街上遇到他们,我早就一溜烟跑掉了。”

    我的话语让七濑真希很尴尬,我的确是为了她所以才留下来战斗。

    我也是为了她,才和那个莫西干发型的暴走族进行约定。

    虽然我的要求很无耻,但我的心很温柔啊!

    “我知道啦……”七濑真希黑框眼镜后面的眼眸里满是慌乱,她不安的嘟囔着说道,“下次再说这个事情吧。”

    “或许没有下次了……”我的声音变得更加虚弱,“虽然我会功夫,但我的身体很不好,不能够做激烈运动,所以……”

    “怎,怎么会……”七濑真希虽然怀疑我是在撒谎,但我刚才可是真真切切的倒在她身上,“我,我立刻打电话叫救护车……”

    焦急的七濑真希慌忙找寻自己的手机。

    “或许我等不到救护车过来了,我现在只希望和你完成约定……”

    “……”听到我不断的催促,聪明的七濑真希变得不再焦急,她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用狐疑的眼神看着我。

    知道她怀疑我了,我没有说话,继续保持虚弱的模样。

    “真拿你这个变态没办法,毕竟是约定好了的事情……”七濑真希羞涩的嘟囔了句,她扭头朝四周看了看。

    医院附近的街道十分安静,远处有汽车行驶的声音,夏虫在草丛中低鸣。

    我们坐在街边休闲椅上,昏黄的路灯落在我们身上,这样一刻美得让人想要永远停留在这。

    七濑真希神情娇羞的朝我看过来,她羞涩恬静的看了我一阵,拢了拢耳边垂落的齐肩短发,一点一点朝我靠近。

    少女身上的芬芳朝我扑来,此时我有种身处在天堂之中的感觉。

    “佑诚君……”七濑真希在我耳边轻声的呼喊我,她柔柔的声音和暖暖的气息让我的耳朵痒痒的,此时此刻我真的快要醉过去。

    接下来,她应该说句温柔的话语,然后kiss我。

    但这家伙不安套路出牌,她骤然提高声音在我耳边大喊,“佑诚君这个变态,你绝对是在假装虚弱然后欺骗我吧,混蛋!”

    我的耳朵里一片嗡嗡作响,这样美好的一刻竟然被她残忍的破坏了,真是不可饶恕!

    “约定好的事情即便是失去生命也要完成啊!”我不假装虚弱了,其实我之前浑身一软只是暂时的脱力而已,我早就恢复了。

    “你这个变态也配谈约定吗,你记得和我约定好采访的事情吗?”七濑真希气恼的反驳我。

    “原来真希酱一直以来都把我记在心里面啊,我真感动!”我嬉皮笑脸的伸出手,一把捧住七濑真希的脸颊,打算亲吻她。

    “混蛋,快松手!”七濑真希惊恐的挣扎起来,她急中生智的威胁我,“难道你不想我帮忙揭穿那三个女生的所作所为了吗?”

    听到这样的话语,我只好松开七濑真希。

    若是七濑真希不帮忙,千岛心悦她们也不知道需要调查多久,才能够调查出那三个女生的真面目。

    “好吧,我只好下次再kiss你了。”我无奈的说道。

    “没有什么下次了,我绝对不会再和你kiss了!”

    七濑真希脸红耳赤的站起身,她低着头快步往她家居住的方向走去。

    我笑着跟上她,我和这家伙kiss了三次,第一次是我强吻她,后面两次都是她主动吻我。

    估计七濑真希也是想到了这样的事情,她惊慌失措逃跑那样往家里跑去。

    目送她进入公寓楼里面,因为许诺要保护山口和佳子,我转身返回医院。

    再次抵达医院走上楼,之前被我踹开的病房门已经修理好,如今病房门再次反锁,我敲了敲门,病房里面没有人回答我。

    我怀疑山口和佳子又是想要轻生,来不及呼喊护士开门,情急之中我又是一脚把门踹开!

    病床上的被子掀开,而山口和佳子没有躺在上面,窗户关着没有打开,我把目光投向卫生间,快步走过去拧了拧门锁,卫生间的门也被反锁了。

    没办法,我又是退后一步抬脚踹门!

    “嘭!”卫生间的门被我踹开。

    门打开之后,我看到了神情惊恐的山口和佳子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

    她不是在方便,而是脱光衣服拿着一条毛巾在擦拭自己的身体,话说,这家伙的身材凹凸有致很是诱人。

    这家伙真的是在擦洗身体而已吗,我疑惑的走到门口,朝卫生间里面东张西望一番。

    山口和佳子被我变态的举动吓得半死,她低下涨红的脸颊,即便她刚才没有自杀的想法,现在被我这样盯着看,她已经想要自杀了吧。

    “抱歉,我以为你是在做傻事,所以有些紧张。”我尴尬的笑了笑,赶紧把卫生间的门关上,可惜,卫生间门已经被我踹坏了根本无法关闭。

    没办法,我只好站在门外抓着门的把手,安静等待山口和佳子擦洗完身子。

    好一阵,卫生间里面传来敲门声,我把门打开,山口和佳子已经穿好了衣服,她低着涨红的脸颊拄着拐杖,一点一点从卫生间里面走出来。

    卫生间距离病床不远,但这点距离她可能要走上好几分钟。

    我忍不住拿开她手里的拐杖,没等她反应过来,我一把抱起她往前走了几步,将她轻轻放在病床上面牵好被子。

    被我这样亲密的对待,山口和佳子更加的羞涩窘迫。

    她把脑袋缩进被子里面,但又禁不住露出一双好奇的眼眸偷偷朝我看过来。

    “刚才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再次道歉,“不过,关于那三个女生的事情你别担心,因为我已经把她们搞定了,你不必担心被欺凌的事情了。”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给山口和佳子。

    然而,不管我说什么她都不接话,她一直都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她的眼眸不像是之前那样绝望没有神采,而是充满了好奇,我被这样的山口和佳子看得有些心里发毛。

    我转移注意力摁下呼叫器把护士叫过来,让护士把被踢坏的门处理下。

    知道踢坏门的人又是我,护士气恼的看着我,认为我是个暴力份子。

    与护士一起把两扇门修复好,闲得无聊没事可做的我,只好拎着果篮里面的苹果拿去水池里洗干净,然后把苹果切成兔子的模样。

    把苹果兔子递给山口和佳子,她从被子里伸手接过。

    吃完苹果之后,她总算是开口说话了,“我知道佑诚君想要我帮忙作证,但我有个请求,希望你能够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