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79、因为你所以大家都变得不同
    山口和佳子主动让我上去床上睡觉。

    这样的好事岂有拒绝的道理啊,我立马把外套脱了,打算上去和山口和佳子挤一起。

    然而,见到我真的要上去睡,慌乱的山口和佳子慌忙改口了,“我,我只是说说而已,和之前一样是在练胆!”

    我郁闷的看向神情慌乱,但又带着一丝狡黠微笑的她。

    若不是她的小腿骨折打着石膏,我绝对会把她翻过来狠狠打她的屁股,不打肿我就不停手!

    怨念一番,我把外套重新穿上,山口和佳子看着我尴尬的嘻嘻笑,“佑诚君能把灯关掉吗,我要睡觉了。”

    我走去把灯关了,然后回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幽暗中,山口和佳子从被窝里伸出手,将我的手抓住轻轻的把玩。

    她的声音有些失落,“关于我跳楼的事情,一定给佑诚君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吧?”

    我捏着她软软的手说道,“如果你帮我作证警察不逮捕我的话,这件事一点都不麻烦,因为没有多少人知道你跳楼的事情,除了几个老师之外,没有学生知道我和你跳楼的事情有关。”

    听到我这样说山口和佳子更加的失落了,“看来我真的是毫无存在感的人,即便是死了都没有人知道。”

    这家伙又是自卑起来,我刚想开口安慰她,没想到她继续往下说,“佑诚君分明是今天才认识我却对我这么好,虽然我在学校里的时候被忽视了,但我现在真的很高兴。”

    “佑诚君现在还是我的男朋友,对吧?”幽暗中,山口和佳子问出这个问题。

    “当然。”我毫不犹豫的点头承认。

    “佑诚君真是温柔,我在上午的时候分明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佑诚君不但不生我的气还对我这么好,现在的我真的很幸福!”

    山口和佳子说话的声音再笑,她真的是感到高兴。

    我在心里面长长松了口气,如果因为被我这样对待,山口和佳子从而发生改变那真的是太好了。

    时间已经很晚了,山口和佳子与我说着话,她的声音渐渐变得迷糊。

    她依然抓着我的手,把我的手臂当作是抱抱熊那样抱在怀中,我的手掌恰好挤压在她柔软的胸口之中,那样一种感觉还真是妙不可言。

    被她这样抱着手臂,我也趴在床边睡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有护士过来查看山口和佳子的情况。

    我趁机朝脸红耳赤的山口和佳子挥手迅速离开了医院,我可不想等她母亲过来的时候再次被误会。

    返回出租屋,我进入浴室里洗澡的时候,住在隔壁的凉宫熏强行闯入了我房间。

    “佑诚君昨晚夜不归宿去哪了?”那个超人气美少女偶像十分胆大的敲响浴室门,“请你给我这个女朋友一个交待,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别闹了,时间不早了赶紧准备早餐吧。”我在浴室里洗着头满头泡沫的说道。

    “嘻嘻,早餐的事情你自己搞定吧,班长给我发来了信息她邀请我一起行动,达令,我先走了哈,拜拜!”

    凉宫熏留下银铃般的笑声离开了。

    我在浴室里郁闷了下,那家伙虽然自称是我女朋友,但她只不过是在和我在模拟恋人,体验恋爱的感觉而已。

    洗完澡把头发吹干上学快要迟到了,我顾不得吃早餐赶紧前往穗见高中。

    快走到学校的时候,我见到校门口停靠着几辆警车,教学楼里面一片喧哗。

    走上楼,有不少学生站在走廊上说话,我从走廊上走过的时候,竖起耳朵倾听她们的对话。

    从她们的对话中,我得知警察是过来调查穗见高中学生被欺凌的事情。

    而警察之所以会过来学校调查,因为前任学生会长千岛心悦与风纪委员长天海冰音联手,调查出学校里面很多肮脏不堪的事情。

    学校里面有不少同学被欺凌,也有不少社团骗取用于社团活动的经费。

    这些事情被千岛心悦和天海冰音发现了,而且收集到了确凿的证据。

    走廊上的学生见到我,她们没太在意我,因为她们现在十分在意千岛心悦,认为千岛心悦那么有能力一定要继续担任学生会长。

    我心里面很清楚,这件事不仅仅是千岛心悦和天海冰音一起完成的。

    绫小路和神田雪奈,还有七濑真希,以及凉宫熏,甚至是山口和佳子都是功不可没。

    那些家伙都是想要证明我的清白所以才会团结在一起,仔细想想这样的事情,我心里头禁不住泛起一片暖流,那些家伙可真是可爱啊!

    警察是在教师办公室里面记录一些事情,我好奇的走过去,发现千岛心悦她们都是在里面。

    神田雪奈的父亲自然也过来了,他见到我微微点了点头。

    见到自己父亲朝我点头,神田雪奈羞得耳根都红了。

    “哼。”千岛心悦朝我轻轻的哼了声,似乎是吃醋了。

    “学弟的嫌疑洗脱了,是不是该请我们吃饭啊?”扎着双马尾的绫小路活泼跳到我面前嘻嘻笑,“我告诉学弟啊,昨晚上某人因为担心学弟会被警察抓走,一整晚都睡不着呢。”

    站在一旁的千岛心悦脸红起来,她禁不住气恼的轻声反驳,“昨晚上是因为你在一旁捣乱,所以我才失眠!”

    “我又没说是谁失眠了,心悦怎么急着承认这件事呢?”

    “……”被坑了,千岛心悦气急败坏的追着绫小路跑出了办公室。

    天海冰音朝我看过来,脸上没有表情的她微微朝我点头打算离开,我赶紧走到她身旁说了句谢谢。

    “不用谢我,这是大家的功劳。”天海冰音理所当然的说道。

    “学姐和大家一起调查这件事的时候愉快吗?”我问出这个问题,性格冰冷的天海冰音很不合群,她算是为了我才和千岛心悦她们合作。

    当然,她是不会承认这件事,但她面无表情的冰冷脸颊泛起一丝红晕,无视我的问题,她快步离开办公室。

    “早上的时候,山口和佳子同学给警视厅打过电话,说明了她坠楼的事情与宋佑诚无关,而是因为遭受其他同学的威胁逼迫,所以才做出那样的事情。”

    作为警察的神田父亲朝办公室里面的老师这样说。

    这件事大家已经知道,但由警察说出来,等于是洗刷了我身上的误会。

    之前误会了我的那些老师们,他们看我的眼神变得有些尴尬愧疚。

    我上前向神田父亲道谢,神田雪奈见到我和她父亲说话,那萌萌的家伙羞得脸红耳赤咚咚离开了。

    七濑真希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朝我看过来,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她继续向一位老师请教新闻稿的事情。

    凉宫熏没有离开,她转学进入穗见高中才两天时间,却遇到那么多有趣的事情,她咧嘴微笑露出尖尖小虎牙,安静的看着这一切,为自己陷入瓶颈的创作补充灵感。

    我向神田父亲询问了下那三个小太妹的事情。

    神田父亲告诉我,说警视厅会对那三个家伙进行长时间的管教。

    我不太懂日本的法律,但知道那三人没好果子吃。

    从千岛心悦被围堵到我被陷害,这样一件事来得很突然,所幸的是这件事总算是过去了。

    虽然这件事我做了很大的努力,但没有几个人知道,因为我大骂了日本学生,我在学生们眼中的印象很不好。

    不过,千岛心悦和天海冰音她们的风头把我盖了过去。

    学生们讨厌我,但没有议论我。

    我返回教室上课的时候,被性感的观月唯拉去了无人的楼梯转角,她笑着朝我说道,“佑诚君真神奇啊,我都想要喊你为神奇小子了,这样一件坏事竟然让你变成了一件好事!”

    “坏事怎么变成了一件好事?”我有些听不懂观月唯的话。

    “我今早上去找过山口和佳子,内向的她现在变得十分开朗,这是佑诚君的功劳吧,昨天你自毁形象的帮心悦酱解围,她现在很感激你对你的态度比以前好吧,天海同学也因为你而改变了一些哦。”

    “所以佑诚君很神奇,因为你所以大家都变得不同!”

    被夸奖了,我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微笑。

    “其实我想要说的是……”观月唯忽然抓住我的肩膀直勾勾看着我,“请神奇的佑诚君也改变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