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86、女朋友和妹妹的关系要处理好
    千岛心悦小心翼翼的靠近我,竖起耳朵想要听听我会说什么。

    见到她这样小心的模样我忍不住微笑起来,“其实我也想要向雪奈道歉,但那家伙根本就不搭理我,也不愿意与我单独相处,所以表妹你帮我们制造一个说话的机会,我会感激不尽。”

    这不是什么奇怪的要求,千岛心悦托着光洁的下巴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但她狐疑的看着我询问,“你这变态究竟怎么惹雪奈生气了,她竟然不愿意告诉我原因,如果你也不说的话,那我可不愿意帮你!”

    这傲娇的家伙竟然威胁我。

    神田雪奈生气的原因不能够让她知道,不然她不但不会帮忙,反而会落井下石。

    “原因很简单,但因为涉及雪奈的隐私所。以我不方便说。”我故意用这样模糊的答案敷衍千岛心悦。

    “涉及隐私?”千岛心悦思考了下这个词语,转瞬,她脸颊涨红伸手掐住我的脖子,整个人暴走了那样瞪着我,“你,你这变态该不会是对雪奈做了奇怪的事情吧?”

    “今天我们一直在学校里面,我怎么可能对她做奇怪的事情?”

    “哦……”千岛心悦想了想的确是这样,但她仍旧是没有松开我的脖子,她红着脸不愉快的瞪着我这样说道,“哼,看在你昨天帮了我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帮帮你。”

    “但是,如果你不好好向雪奈道歉的话,我绝对不会轻饶你!”

    千岛心悦双手掐着我的脖子在威胁我。

    我慌忙点头像是害怕了那样,其实这家伙的手软绵绵没有什么力气。

    见到我惊慌的模样,千岛心悦露出得意的微笑,她刚想把我的脖子松开,结果更衣室的门打开,天海冰音走了进来。

    天海冰音应该是听见了我们的说话声,所以才会推开门。

    然而,推开门她便傻愣过去,以她的角度看到的我和千岛心悦极为的暧昧。

    我光着上身,千岛心悦掐着我的脖子像是在主动的搂抱着我。

    千岛心悦红着脸慌忙松开我的脖子,然后快速与我保持距离。

    天海冰音回过神来,她禁不住皱着眉头朝我瞪了眼,“就算日本的法律允许表兄妹结婚,但这里可是更衣室,你们未免太乱来了吧?”

    听到表兄妹结婚这样的词语,千岛心悦整个人不好了,她脸红得快要滴血,“你,你这个冰山女说什么啊。谁,谁会和这个变态结婚!”

    她很快便调整好心态,只不过依然脸红耳赤,把双手抱在鼓鼓的胸前她朝天海冰音反击。“这里可是餐厅而不是学校,麻烦你不要摆出一副风纪委的模样好不好?”

    “难道说……”千岛心悦朝天海冰音挑了挑眉毛狡黠的说道,“天海学姐喜欢上自己的假男友了,见到我站在这个变态的身旁然后你吃醋了?”

    这样的反击让天海冰音脸红起来,她狠狠瞪我一眼,显然是后悔把更衣室的门推开。

    但是,面对千岛心悦的攻击她怎么可能退缩,“呵呵,刚才抱着自己裸体表哥的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

    “裸体表哥?”千岛心悦下意识朝我看过来,她以为我真的没穿裤子。

    “……”我满头黑线有种躺着也中枪的感觉,我没说话。默默地把工作服穿上。

    “你,冰山女你胡说八道什么啊?”

    “哼,都被我看到了,傲娇女你还想说什么?”

    两个一冰一火的家伙针锋相对寸步不让,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千岛心悦处于下风。

    穿好工作服的我咳嗽了下,试图让她们消停一下,“我说你们……”

    “你可以离开了!”两个家伙朝我看过来异口同声的说道。

    “……”好吧。我走就是了,不搀和进入她们的战争之中。

    离开更衣室我顺手把门带上,听闻到吵架声的上衫优奈走过来这样告诉我,“昨天她们两个相处得很好。而今天怎么又吵起来了?”

    上衫优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一番,认为她们吵架的理由出自我身上,“佑诚君,为了家庭的和谐。女朋友和妹妹的关系要处理好!”

    “好吧,我知道了。”我点点头,懒得和上衫优奈争辩天海冰音不是我女朋友的问题。

    “佑诚君需要我帮忙吗?”上衫优奈笑眯眯的询问。

    “请优奈姐千万不要插手,我会感激不尽!”

    这家伙也是个怪人。我可不敢想象她乱来的时候会是什么模样。

    被我拒绝了,上衫优奈没有在意,她微笑示意我加油然后回到柜台里收钱。

    身后的更衣室里面一片安静,天海冰音和千岛心悦似乎没有吵架了,莫非真的是因为我,所以她们才会吵架?

    摇头撇开这样的想法,我进入厨房开始刷盘子。

    神田雪奈没来打工,看来那萌萌的家伙被七濑真希的阴谋伤得不轻,她越是伤心说明她越在乎我。

    想到自己被那萌萌的家伙喜欢着,我禁不住嘿嘿笑了笑。

    没多久,天海冰音和神田雪奈换好工作服从更衣室走出来。

    虽然她们都对彼此没有什么好感,但她们没把情绪带到工作上面。

    神田雪奈没过来打工。千岛心悦忙得团团转,而天海冰音见到千岛心悦这样卖力工作,她被刺激得更加努力干活。

    安然度过四小时之后,终于迎来了晚上八点。

    我和千岛心悦从店长上衫优奈的手里接过工资。一起离开了餐厅。

    作为哥哥的我理所应当护送千岛心悦回家,只不过千岛心悦可不想和我走在一起。

    她加快脚步走在前面,既然如此我遂了她的心愿,就在她身后不远处默默跟着。

    “诶……”行走在幽暗寂静街道上的千岛心悦。她有些耐不住寂寞的扭头过来朝我说话,“变态,那条狗怎样了?”

    “哪条狗?”我听不懂千岛心悦莫名其妙的问题。

    “就是……”千岛心悦红着脸咬了咬牙,颇为尴尬的询问。“以前我去到中国的时候,见到你家养着一条白白的狗,那狗,现在怎样了?”

    说完,她神情很不自然的转身过去,担心我误会什么,她赶紧嘟囔解释,“看到你这变态我就想起了小时候那条可恶的狗。那狗和你一样变态,它咬过我的手,所以,所以……”

    这家伙还真是一点都不坦诚,我笑着故意刺激她,“我也觉得那狗很可恶,所以后来让我妈把它炖着吃了。”

    “什,什么?”千岛心悦惊慌失措的扭头过来,她怒火万丈的看着我大吼,“你这个死变态,果然是个变态人渣!”

    “你不是很讨厌那狗吗,刚才还说可恶的狗什么的。我把它炖着吃了是在给你报仇,你骂我做什么?”我嘿嘿笑着询问。

    千岛心悦尴尬的转身过去,“即便再可恶也是生命啊,那么可爱一条狗竟然被你这个变态吃了,你还有没有人性啊?”

    我笑着跟上她的脚步,“表妹什么时候这样相信我,对我说的话竟然一点都不怀疑。”

    “嗯?”千岛心悦扭头过来狐疑的看着我,意识到我刚才撒谎了,她气急败坏的举起拳头想要暴揍我一顿。

    “女生别这么粗鲁,不然会嫁不出去。”我调侃了她一句然后把手机掏出来,“那么多年了亏你还记得大白,我给你看看它的相片。”

    “它不是叫小白吗?”千岛心悦疑惑的朝我手机看过来。

    “笨蛋,小时候叫小白,长大之后自然叫大白啊!”

    千岛心悦没在意被我称呼为笨蛋,她已经被我相片里的一群狗吸引,“好可爱,原来大白是母的啊,它的孩子和它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喜欢吗?”

    “嗯。”

    千岛心悦和我站在一起,有些痴迷的看着那些狗狗的相片。

    很快,意识到自己是和我挨在一起,她快速与我保持距离不看相片了。

    “哼,你这人这么变态,但家里的狗倒是蛮可爱!”吐槽一句,她红着脸快步往前走,然后把话题转移开来,“变态你别跟着我,待会我会让雪奈外出买东西,到时候你抓住机会道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