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89、我打算给你一些福利
    见到母亲开车出现,神田雪奈整个人遭遇了雷击那样傻愣在原地。

    我心里一凉,即便我猜到神田母亲知道神田雪奈在我房间里,但压根就没想到她会在楼下等待神田雪奈。

    仔细想想,其实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毕竟自己的女儿躲在男生房间里面,作为母亲不担心才怪。

    车子停靠在我们面前,神田母亲放下车窗看着我们轻轻叹了口气,“雪奈。宋佑诚同学的事情我听爸爸说过,我知道他不是个变态,所以你以后过来他这边的时候不要再偷偷摸摸了。”

    神田雪奈没想到自己母亲竟然这样宽宏大量。

    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她红着脸慌忙点点头。

    这件事算是这样便过去了,但神田母亲疑惑的看着我们俩,“宋佑诚同学,刚才那女生真的是你女朋友吗,如果是的话。你和雪奈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她晚上会去你房间里面?”

    我刚要开口回答,神田雪奈抢先一步说道,“因为佑诚君居住的房间是我以前住的地方,所以下午放学之后,我迷迷糊糊的就过来了这边,然后一觉睡到了现在。”

    “迷迷糊糊?”神田母亲担心的看着雪奈,“你是不是感冒了,还是……”

    “应该是今天上体育课太累了,所以才会这样。”这萌萌的家伙撒谎不打草稿,她今天没带运动服所以也没有上体育课。

    “即便是体育课也别弄得自己太累了。”神田母亲叮嘱了一句,然后朝我看过来,“雪奈打扰到你真是抱歉。”

    “没关系。”我赶紧摆摆手。

    “宋佑诚同学请回吧,我会把雪奈送去心悦那里。”

    “好的,路上小心。”

    神田雪奈打开车门钻进了车里面,我目送汽车离开之后,松了一口气走去给凉宫熏买关东煮。

    返回出租屋我把关东煮交给凉宫熏,没有向她解释神田雪奈为什么在我房间的事情。

    凉宫熏也没有在意,她戴着大大的粉色耳麦醉心于她的创作之中。

    回去房间后,我直接进入浴室里面洗澡,然后疲惫的躺在床上睡觉,被子里面香香的,自然是因为神田雪奈在这里睡了一觉的原因。

    想到这件事,我起身走到浴室和阳台查看一番,而且还打开衣柜看了看。

    我惊讶的发现,神田雪奈不但把自己湿漉漉的水手服带走了,而且还把我的那件白衬衫也带走了,那家伙不担心我的衣服引起新的误会吗?

    事情已经发生,即便我纠结也没有用。

    躺在床上玩了会手机,没有等到神田雪奈安全回去的信息,我只好闻着被子里的香味睡过去。

    一大早醒来之后,我先是在屋子里锻炼了下。知道凉宫熏肯定会过来蹭早餐,所以我提前把她的那份早餐也准备好。

    等她过来发现早餐准备好了,立马小虎牙亮晶晶的朝我微笑。

    吃过早餐后,她没有和我一起前往学校。而是告诉我,森下小姐待会要过来接她去别的地方。

    我点头没有觉得好奇,毕竟这家伙是大明星而不是普通人,估计以后的她会经常这样请假。

    拎着背包走下出租楼,路过小姨家的时候,我没有遇到千岛心悦和神田雪奈一起出门上学,估计她们已经前往学校了。

    我打着呵欠往穗见高中走去,天海冰音没有领着风纪委成员站在校门口检查。

    进入教室,虽然有女生朝我投来厌恶的眼神,但我没有在意,目前为止的今天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有种全世界都风平浪静的感觉。

    剪着齐刘海的神田雪奈坐在座位上。见到我过来,她没有微笑也没有脸红,而是抬起头好奇朝我询问,“佑诚君,凉宫同学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上学?”

    “那家伙有事请假了,你找她有事吗?”我好奇问了句。

    “衣服……”神田雪奈从抽屉里拿出个装着衣服的袋子,估计是想到了昨晚的事情,所以她有些脸红。

    “我会帮你把衣服转交给她。”我接过袋子忍不住打开往里面看了看。我想要看看我的白衬衣在不在里面。

    发现我的举动,神田雪奈娇嗔的瞪了我一眼,“佑诚君千万别拿凉宫同学的衣服做奇怪的事情!”

    “你认识的我是这样一个变态的人吗?”我郁闷的问了神田雪奈一句。

    “抱歉,我错怪你了。”神田雪奈有些黯然的低下头。“佑诚君是有女朋友的人,肯定不会对衣服做奇怪的事情,衣服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她故意这样说,刻意与我保持距离。我点头没说话,在我的位置上坐下。

    一会,神田雪奈扭头过来告诉我这样一件事,“我已经向观月老师申请。待会我会和七濑班长交换座位,这几天谢谢佑诚君的关照。”

    听到这件事,我下意识往七濑真希看去,那腹黑的眼镜妹正朝我胜利的微笑。

    见到她在笑,我也咧嘴笑起来,那个眼镜妹过来我前面位置上坐的话,我会让她在上课的时候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见到我在微笑,七濑真希笑不起来了,她的神情变得有些惊恐。

    没多久,神田雪奈收拾自己的东西更换座位,她和七濑真希换位了。而七濑真希和别的女生调换了座位。

    见到那家伙得意哼哼的模样我颇为郁闷,感觉自己变成了孤家寡人。

    神田雪奈和我还是朋友,但她努力的与我保持距离。

    这样的事情让我有些郁闷,但觉得这样也不错。毕竟我们之间真的走到一起是很麻烦的事情。

    胡思乱想着这样的事情,上课铃响起,竟然迎来了古文科目的测验。

    古文也就是文言文,在中国文言文是语文科目的一部份。而日本学校把文言文和现代文区分开来,形成了两个科目。

    日本文字我看得懂也会说,但遇到文言文里面的什么和歌俳句,我立马变成了睁眼瞎。

    交卷的时候。试卷上除了我的名字之外我没有写其他东西,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下笔。

    没过多久,交白卷的我被观月唯叫去了办公室里面。

    她漂亮的脸颊一片阴郁,神情很不高兴的看着我,毕竟她是班主任,面对一个交白卷的学生她怎么能够高兴得起来。

    “佑诚君有没有想过去上补习班呢,我认识一个非常厉害的老师,很多中国过来的留学生在她的指导下。成绩都实现突飞猛进的增长,你要考虑一下吗?”

    “我没钱也没时间!”我很不客气的拒绝了观月唯,“更何况我没想过在日本待到高中毕业,我很快便会回国去!”

    “哦,是吗?”观月唯好笑的看着我说道,“你小姨给我打过电话,她说是佑诚君会在日本上大学,让我多多照顾你。”

    我嘴角抽搐了下,小姨的意思自然是我父母的意思。

    “佑诚君,别一脸苦巴巴的,在日本上学也很不错嘛。”见到我纠结的神情,观月唯竟然笑起来。她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

    “没错,在日本上学也不错,不过我的成绩也就这样了,反正我是没办法努力提高。”我很无赖的说道,让观月唯头痛这件事。

    观月唯没有在意我的无赖模样,她翻了翻我的试卷和资料,然后继续微笑着说道,“通过佑诚君入学考试的成绩可以发现,其实你的数学成绩很不错,而我们班同学的数学成绩很差……”

    说到这里观月唯停顿下来看着我,我皱着眉头搞不懂她是什么意思。

    微笑的观月唯示意我靠近她一些,她轻声朝我这样说道,“佑诚君,休假日的时候,关于我父母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刚才我仔细想了想觉得对不住你,所以我打算给你一些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