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00、即便是面对你我也不会后退一步
    虽然在电话里我说了会尽快过去。

    但放下手机之后,发现如今不过才上午九点,我继续躺在床上眯了一阵。

    之后,我翻身起来慢吞吞的刷牙洗脸,甚至还煎了个鸡蛋当早餐,等我整装待发走出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十点。

    离开出租楼,我慢吞吞往观月唯居住的地方走去。

    我不想去见观月唯的父母,但因为被小姨逼迫。我只好去帮帮她。

    行走在路上的时候,我想起灵魂同好会的活动也是在今天举行,我拨通绫小路的电话,想要问问是不是现在举行。

    结果那伪萝莉没接我的电话,挂断之后她发来一条信息,说活动是在傍晚的时候举行,让我别打她的电话,她才不想听见我这个变态的声音。

    之前她想要离家出走结果被我恐吓了一顿。现在的绫小路对我估计是又害怕又讨厌。

    即便如此,她仍旧承认我是灵魂同好会的一员,毕竟她很难找到能够支持她的人。

    花了大半小时我才走到观月唯居住的出租楼下,红色的小轿车停靠在出租楼前面的空地上,她父母应该过来了。

    因为有着应对天海冰音父母的经验,加上这件事是小姨命令我帮忙。

    所以我心里面没有紧张的感觉,在我看来,不管这件事变成怎样都不会是我的错,而是观月唯和小姨选择了错误的人来帮忙。

    走上楼站在出租屋前面,我刚想伸手摁门铃,没想到出租屋里面传来了极为严厉的喝斥和哭泣声。

    观月唯的父母在说话,而观月唯被他们两人说哭了。

    我没有急着摁门铃,而是站在门外听听他们究竟是在说什么。

    有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分外严厉,他应该是观月唯的父亲,“你说说你要颓废到什么时候,家里花大价钱供你上名校,毕业之后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与你一起毕业的同学,现在哪一个不是住在高级公寓里面,而你现在居住的这是什么地方,即便你不去大公司上班,那也应该找一所名校任教,你现在工作的那个穗见高中根本就是三流高中,三天两头闹出各种事情!”

    “如果你想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倒不如早点结婚生孩子,松下家的真武小子很不错,他也一直都喜欢你,你们两个找个时间订婚,然后在今年之内完婚吧!”

    中年男子十分强势的说道。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在观月唯的父母看来,观月唯其实是十分的颓废。

    小姨说观月唯是她的学妹,我知道小姨毕业于一所名牌大学。

    现在的小姨是在一个大公司里面担任要职,结婚多年的她依照日本人的习俗,应该成为家庭主妇在家里面相夫教子。

    但因为她的能力过于出众。公司一直舍不得放她离开,所以才会导致我过来日本帮她照顾女儿的情况。

    同样是一所大学毕业,但较比小姨,观月唯的确是混得有些寒碜。

    而观月唯之所以会选择在名不见经传的穗见高中任教。估计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吧。

    我站在门口倾听,观月唯没有解释自己这样的行为,她抽噎着自己这样就好,不需要父母担心。

    即便被骂哭了,但观月唯依然没有解释。

    这样的她更加激起了父亲的怒火,“我会帮你前往穗见高中辞职,而你跟着我们回家举办婚礼,你必须嫁给真武,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

    “我不要嫁!”观月唯哭着反对,“爸爸让我嫁给真武只是为了偿还真武父亲当年的救命之恩,我不要嫁!”

    “没错,真武父亲对我们家有恩。而你现在这样子颓废倒不如生孩子去,这件事你反对也没用,别再说你有男朋友什么的借口了,如果你有男朋友的话,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他还不出现?”

    听到这样的话语,我按捺不住伸手摁响了门铃。

    屋子里的声音骤然停下,大概是被门铃声吓了跳吧。

    一会,房间门打开。一个中年妇女出现在门里面,她的眉宇之间与观月唯很相似,她显然是观月唯的母亲。

    观月母亲见到我,她微微有些惊讶。

    我开口问好。她听见我的声音立马笑起来。

    之前我和她通过电话,估计她是听出了我的声音。

    见到她笑起来我有些尴尬,她示意我进屋去,我深呼吸一口气跟随她一起进去。

    房间里。一个面容刀削般坚毅的男子,他脊背笔直的盘坐在榻榻米上,观月唯跪坐在一旁,她不断擦拭眼泪已经哭成了泪人。

    因为有观月父亲的存在。整个出租屋里面的气氛极为凝重。

    怪不得她希望我过来分担父母的责骂,她父亲实在是太凶了。

    见到我过来,板着脸面无表情的观月父亲朝我看过来,他用眼神询问我是谁。

    “观月叔叔你好,我是观月老师的学生。”我不打算担当观月唯的男朋友,以如今的情况来看,如果我说我是观月唯的男朋友,估计她父亲会杀了我吧。

    处于哭泣之中的观月唯朝我看过来,她眼眸里充满幽怨,显然埋怨我不说自己是男朋友。

    “很抱歉,观月老师现在不方便,请你下次再过来。”观月父亲冷酷的说道。

    “虽然我是观月老师的学生。但我这次过来找的人是观月叔叔。”我在榻榻米上坐下,与恐怖的观月唯父亲面对面坐着。

    观月唯父亲的神情万分严峻,他板着脸直勾勾看着我。

    我感到一丝压力,换做是别人的话。说不定已经吓得浑身发抖。

    还好,我父母对待我也是这种态度,而且我每天都是被这样对待,所以如今面对观月父亲我没有什么压力。反而有种熟悉的感觉。

    见到我浑然不惧,观月父亲有些惊讶,观月唯也是呆呆看着我忘记了哭泣,观月母亲坐在一旁。她脸上的表情有惊讶也有期待。

    “你找我有什么事?”观月父亲冷眼看着我,他的声音有些高亢,显然是对我不耐烦。

    “我想解释一件事,美树告诉你们,说观月老师房间阳台上晾晒着男生的衣服,其实那是我的衣服。”我说出这样一件事。

    观月父亲立马剑眉倒竖整个人要发飙。

    我抬起手示意他别急着发怒,我很平静的说道,“我敢说出这件事自然是问心无愧。我和观月老师的关系很亲密但仅此而已,我们没有做出什么禁忌之事。”

    “哼,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调查清楚,说完了的话请你离开!”观月父亲对我很不爽。

    “我的话还没说完。”我微微笑了笑依然极为平静的开口,“我刚才解释我和观月老师是很亲密的朋友,而她现在哭成这样,作为朋友的我不能够不理会。”

    “这是我的家事,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插手!”

    “抱歉,这件事我管定了,虽然观月老师是观月叔叔的女儿,但她已经成年。她有选择自己人生和幸福的权力,虽然你是她的父亲,但你没权利干涉她的选择。”

    “请你离开!”观月父亲黑着脸把手臂举起来想要打我,他这个举动把观月唯吓得不轻。

    而我岿然不动依然微笑说道,“观月叔叔想打我的话那就打吧,即便我是中国人,但我相信日本法律会给我一个公道。”

    听到我这样说,观月父亲更加的生气,但他不敢动手。

    我朝观月唯看去,“我相信观月老师从名校毕业却进入穗见高中任教有着她的理由,而观月叔叔希望她找份好工作的心态我也理解,但是,你希望观月老师嫁给朋友儿子偿还恩情的决定十分错误!”

    “观月老师或许无法阻止你做出这样的决定,但作为她学生的我,仅仅是个普通学生的我,我会付出一切努力阻止你这个决定,我现在已经是在努力,即便是面对你我也不会后退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