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01、佑诚君果然是在和小唯交往
    我很平静的说出一番很倔强的话语。

    怒火万丈的观月父亲有些傻眼,因为我不害怕他,而他也不敢真的揍我一顿。

    这分明是他的家事,而我这样一个外人却赖在这里不离开,满腔怒火的他对我没辙。

    “很好,很好!”观月父亲黑着脸朝观月唯咆哮然后站起身,“你教出一个目无尊长的好学生,这就是穗见高中的学生。既然你不听劝,想要继续这样颓废堕落下去,那我随你的便。”

    “以后你休想踏入家门一步,我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咆哮出这样一番话,黑着脸的观月父亲快步往外走。

    观月母亲没有急着离开,她伸出手微笑摸了摸观月唯的脑袋,“爸爸只是一时生气而已,过阵子他会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而小唯要好好努力哦!”

    “嗯。”观月唯努力微笑点点头,似乎习惯了父亲这样大发雷霆。

    “这位是……”观月母亲微笑朝我看过来。

    “我是宋佑诚。”我赶紧回答。

    “哦,原来是佑诚君啊,真厉害!”观月母亲微笑朝我竖起大拇指,“这么多年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敢坐在爸爸面前寸步不让,说话这样话语的人,佑诚君真了不起!”

    听到这样的夸奖,我笑着挠了挠脑袋没有说什么。

    观月唯惊讶看了看我,刚才我表现出来的模样,根本不是我平时间的模样。

    她有些分不清哪个我才是真正的我。

    “佑诚君和小唯的关系真是很亲密,你们俩个真的没有在交往吗?”观月母亲好奇询问。

    “妈妈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和自己的学生交往,更何况我才看不起他这样的人!”观月唯慌忙否认。

    我满头黑线,什么叫做我这样的人,我很差劲吗,刚才是谁救了你啊?

    在心里吐槽了观月唯一番,我没有说话。

    观月母亲摸了摸观月唯的脑袋,让她别说这样的话语,“佑诚君年龄这么小便这么厉害,等长大之后一定能够大有所为!”

    “谢谢夸奖。”我嘿嘿笑着道谢,惹得观月唯不屑的撇嘴。

    “我也该离开了,接下来要去拜访爸爸的朋友,小唯和佑诚君都不要在意刚才的事情,爸爸的脾气虽然不好其实内心很温柔,他并不是真的要把小唯嫁给真武,只是希望逼迫小唯一下,没想到会出现个厉害的佑诚君。”

    观月母亲说着这样的话语,观月父亲还没有离开,他在外面重重的敲门,示意观月母亲别废话赶紧离开。

    被丈夫催促,观月母亲微笑起身。我和观月唯跟着她一起出门。

    观月父亲板着脸冷峻的往楼下走,而观月母亲微笑回头示意我们不用送他们。

    他们两人一个这么冷酷,一个那样温柔,我还真想不出他们是怎么结合在一起。

    父母离开了。观月唯松了口气,我也想走但被观月唯一把拉住,她嚷嚷着要我帮忙把放在阳台上的沙发搬进来。

    之所以把沙发搬去阳台,因为观月唯的父亲不喜欢沙发,认为柔软舒适的沙发会让人的骨头柔软弱化。

    听到观月唯的解释,想起观月父亲刚才笔直盘坐在榻榻米上的模样,我心里禁不住吐槽了一句老古板。

    一起把沙发搬进来,我坐在沙发上不急着离开了,我颇为好奇的询问,“观月姐是名校毕业的学生,怎么会屈身在穗见高中任教呢,能够解释一下吗?”

    “我为什么要向你解释?”观月唯傲娇的哼了声。她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正拿着纸巾擦拭脸颊。

    “你还真是过河拆桥没有良心!”我幽怨的骂了她一句。

    被我骂了,观月唯立马发飙,她丢开手里的纸巾一把朝我扑过来,将我压在了沙发上,她顾不得暧昧什么的,她坐在我肚子上伸手掐住我的脖子。

    她脸颊涨红充满了愤怒在质问我,“你这个混蛋。昨晚在衣柜里面把美树给看光了吧,你一定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在偷看吧,你这个龌龊的家伙,我要杀了你!”

    观月唯说出这样的事情。看来她特意钻进衣柜里面往外看过,然后知道了这样一件事。

    “你紧张什么,我又没有看到你真是的。”我一把推开观月唯的手,但这家伙脸红得快要滴血想要和我拼命。

    其实我也看到了她。因为她的衣服被美树扒掉了。

    “你这个混蛋,变态!”观月唯依然坐在我肚子上挥舞着手拍打我的脑袋。

    “好啦好啦,我承认我看到了你穿着内衣的模样,如果你觉得吃亏了。那我脱掉衣服让你看回来吧!”我说出这个建议。

    “你……”观月唯气急败坏想要大骂我一顿,她眼珠子转了转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竟然答应了这件事。

    她从我身上下来,然后双手抱在胸前站在沙发旁边,颇为期待的朝我看过来,“佑诚君把上衣脱下来吧,让我把便宜赚回来!”

    这件事是我提议的,虽然知道她想要搞小动作,但我还是翻身起来一把将身上的T恤脱下。

    见到我光着的上身观月唯的脸更加红了,她看我的眼神有些闪烁,但她异常胆大的指了指我的裤子,让我把裤子也脱下来。

    “你究竟是在想什么啊?”我黑着脸看向观月唯自然是拒绝了她的要求。

    “我只是想要看看佑诚君的身材而已。没有什么奇怪的想法!”观月唯红着脸靠近我,她伸手摸了摸身上的肌肉。

    我刚想吐槽她一句,没想到这家伙一把将我手里拿着的T恤抢走,然后迅速往浴室跑去。

    我赶紧追过去。结果看到她把我的T恤丢进了水池里面。

    做完这样的事情,观月唯整个人无比得意,我满头黑线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她,这根本就是小孩子的恶作剧啊!

    “我记得我有套衣服放在你这里。”我这样说着往衣柜走去。

    “别找了。你那套衣服早就被我剪碎丢掉了!”观月唯得意哼哼的说道。

    我郁闷万分的看向她,假如我刚才把裤子也脱下来的话,那我现在连裤子都没得穿,她是在报复我。打算让我光溜溜过一天。

    我无语的看向她,没想到门铃声突然响起。

    也不知道是谁过来了,观月唯整个人惊慌失措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如今的局面。

    “说不定是美树过来了,我躲去衣柜吧。”

    “你还想躲去衣柜!”观月唯回过神来,她咬牙切齿把我往卫生间推去,“可能是推销员,你躲一下就好。”

    观月唯快速走去开门。站在卫生间里面的我听见了门口传来的对话。

    “妈,妈妈怎么回来了啊,是不是有东西忘记拿了?”母亲去而复返,观月唯的声音充满了惊恐。

    “不是的,我想用下小唯的卫生间。”观月母亲这样说道,我好像听见了观月唯石化的声音,“小唯怎么啦?”

    “没,没事,妈妈进来吧……”观月唯的声音充满了惶恐,此时此刻,她应该是对自己刚才的幼稚举动后悔得快要死掉了。

    我不能够躲在卫生间了,只好从卫生间里面走出来。然后拿着湿了的衣服拧干,装作前往阳台上晾晒。

    观月母亲见到我光着上身,她停下脚步神情变得有些惊讶。

    观月唯赶紧解释,说我的衣服粘到了颜料所以脱下来清洗。

    这个谎言如果由我来说观月母亲或许会相信,因为她对自己的女儿太了解了,她轻而易举便看穿了撒谎的观月唯。

    “果然,佑诚君是在和小唯交往,怪不得小唯会留在名不见经传的穗见高中执教,原来是佑诚君的原因啊!”观月母亲没有了刚才微笑温柔的模样,她的脸色十分阴寒且愤怒。

    板着脸的观月父亲出现在门口,他朝我投来怒火万丈的眼神。

    遭遇这样的情况,我忽然想起观月唯以前说过的话语,她说她父母很聪明不是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