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02、没办法,只好弄假成真了
    如今的情况可以说是糟糕到了极致。

    观月唯幼稚的行为害惨了自己,也让我跟着遭殃了。

    如果是我从门外走进来,看到自己的女儿和一个光着上身的男生站在一起,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相信他们的清白。

    所以我知道,现在无论我们怎样解释都没有用,因为观月唯父母不会相信。

    如果我们真的是在恋爱,即便我的年龄小几岁也没有什么,但问题在于我们的身份。我是学生,而观月唯是老师。

    观月唯见到母亲冰冷的神情她急得哭了起来,她焦急的描述刚才的情况,但压根不被相信。

    “佑诚君可以回避一下吗,我想和小唯单独谈一谈。”观月母亲面无表情的看向我,虽然她是在询问我,但她的语气不容人质疑。

    我点头往外走,刚才我还夸了观月母亲一句温柔。没想到她是个比观月父亲更加恐怖的人。

    拿着湿漉漉的衣服离开出租屋,观月父亲与我擦肩而过走进屋里,他重重的把门关上。

    本来我就不应该过来,现在因为我的原因事情变得更加糟糕了。

    拧干湿漉漉的T恤,我把衣服穿上然后站在房间外的走廊上安静等待,看看观月唯的父母是否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屋里面传来剧烈的争吵声,观月母亲认为我是观月唯的男朋友,观月唯在拼命的否认,而观月父亲则在一旁喝斥。

    孩子与父母斗嘴,即便自己有道理,但无论如何也斗不过父母。

    发现解释无用,观月唯又是伤心又是难过,二十几岁的她像是两三岁的孩子那样大哭起来。

    观月父母像是恶人那样在训斥观月唯,但她们不是恶人,他们的出发点是为了观月唯好,而不是在害自己的孩子。

    遭遇这样的情况,我一个高中生能够做什么呢?

    小姨让观月唯找我帮忙,实在是太高估我了啊!

    我站在走廊上等待了很久,直到我身上的衣服都快被我的体温烘干,出租屋的门才打开,观月父亲见到我还在,他惊讶了下,黑着脸朝我说话。

    “你是学生,学生就应该要有学生的模样,与自己的老师勾搭在一起像什么样!”这样训斥了我一句,观月父亲朝我挥挥手示意我可以离开了。

    我没走,而是直勾勾看向板着脸的观月父亲,“观月叔叔想要让观月老师和朋友的儿子订婚吗?”

    “这件事与你无关,请你离开!”观月父亲转身过去不想和我说话。

    “其实……”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决定把一切都豁出去,主要是观月唯在屋子里哭得太凄惨了,说不定她真的会被父母安排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观月叔叔。其实老师有了我的孩子。”

    “什么?”

    我说出这样一句话,让魁梧凶悍的观月父亲浑身一震,他转身过来用吃人的眼神盯着我看,他想要看看我是不是在撒谎。

    我毫不畏惧的迎着他的目光与他对峙。

    最终。观月父亲败下阵来,他叹了口气,整个人苍老了好几岁,显然是相信了我说的话。

    他示意我跟着他进入屋子里,房间里面的观月唯和观月母亲也听见了我的话语。

    观月唯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观月母亲的神情则充满了惊讶。

    他们两人坐在沙发上,而做错事的我和观月唯跪坐在榻榻米上。

    较比刚才的剧烈争吵,现在的房间里安静得有几分诡异。

    既然有了孩子,那观月父母不得不承认我们,堕胎在日本是违法的行为,而我们有了孩子,肯定是在相互情愿的情况下产生。

    从怀孕这件事可以看出。我和观月唯是对相爱的恋人。

    即便我们的身份有些违背伦理,但并非不能够相爱结婚。

    观月父亲掏出香烟点燃抽起来,烟雾萦绕在空气里面,他凶狠的神情变得模糊不清,“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

    丈夫开口了,观月母亲微微叹了口气,“佑诚君会对小唯负责的对吧?”

    “当然会!”我赶紧点点头,“我以为你们不会接受这件事。所以故意隐瞒真是抱歉,我会对观月老师负责任,一定会给她幸福的生活!”

    作为一个高中生,我大言不惭说出这样的话语。

    但是。谎言不要钱,而且到了这样的时候我已经是无路可退。

    “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吗?”观月父亲问出这个问题。

    “没有。”我摇摇头,“学校里的人不知道这件事,我也不敢让他们知道。”

    观月父亲在烟雾后面点点头。“这件事暂时不能够让学校里的人知道,不然你们会生活得更加困难,我会给你们提供一个好的住所,以后别住在这种地方了。”

    “佑诚君。虽然你还是个高中生,但这是你弄出的事情,而且你已经说了会负责,所以我希望以后的日子里你能够咬紧牙关去奋斗,当然,你也不能够把自己累倒了,毕竟小唯还需要你的守护。”

    观月父亲说出这样一番话,我点点头,在心里面称赞他是个好人。

    “你父母是在中国吗,你有通知他们吗?”观月父亲已经知道了我是中国人,所以问出这个问题。

    “没有,估计他们不会同样这件事。”我神情黯然的说道。

    观月父亲点点头。“暂时瞒着他们吧,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再告诉他们,如果到时候他们反对的话,我会出面向他们解释。”

    观月母亲恢复了温柔的模样。她朝观月唯招了招手,“小唯别坐在榻榻米上,小心着凉了,过来妈妈这里坐。”

    观月唯起身坐在母亲的身旁。她一直低着头看起来十分娇羞,但我知道,她不敢抬起头的原因是担心被看穿。

    观月母亲抓住观月唯的手摸了摸,刚才还气得脸色发青的她突然变得十分感慨。

    待在这狭小的房间里。我们继续说了一会话,时间已经是中午了。

    该聊的已经聊得差不多了,我们一起下楼,观月唯打算开车但被父亲制止,观月父亲坐在驾驶位上,开着红色的小轿车领着我们吃饭去。

    送我们抵达餐厅,观月父亲示意我们先去点菜,他开着车离开了一会。

    菜肴送上来的时候。观月父亲赶了过来,我们都不知道他刚才去了哪里。

    等吃完午饭后,谜底解开了。

    观月父亲从身上掏出个白色纸袋,纸袋上印刷着某某银行的字眼,里面装着厚厚一叠钱。

    他知道观月唯的工资不高,也知道我是个高中生,怀孕的时候营养很重要,没有钱可不行。

    观月唯摆手拒绝,但观月父亲很坚决的表示,这是给未来外孙的钱。

    观月母亲温柔询问要不要回家里面住,这样的温情攻击让观月唯受不了,她眼里面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我有些怀疑她会不会说出实话。

    但最终。观月唯什么都没有说。

    如果说了的话,我们绝对会遭遇一场比之前更加猛烈的疾风骤雨。

    可问题也来了,现在不把事情说清楚的话,等以后他们发现我们是在撒谎,那时候的情形又会是怎样呢?

    观月父母搭乘出租车离开了,目送他们远走,观月唯朝我看过来,她脸上挂着惨兮兮的微笑,眼眸里有眼泪在打转。

    我以为她是被父母感动到了,所以想要安慰她一句。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样说,“佑诚君,这下子死定了,怎么办才好啊,知道我们撒谎了的话,爸爸一定会杀了我,呜呜,怎么办啊?”

    我很无语,这家伙既然没胆量承认撒谎,为什么在我撒谎的时候她没有制止啊。

    我朝这眼泪汪汪的家伙叹了口气,“没办法,只好弄假成真了,我会让你怀上孩子,但我不会对你负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