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03、我想请佑诚君担当咲咲的好朋友
    观月唯白我一眼,她气哼哼的转身钻进红色小轿车里面。

    这次的危机算是挺过去了,但是下一次的危机随时会出现。

    我已经受够了担当假男友的事情,我快步走到车子旁边与观月唯说话,“观月姐,这次的任务我算是完成了下,下次你父母再次出现的时候,你可别带上我了。”

    听到我这样说。观月唯十分不爽的瞪着我,“你知不知道你说出怀孕什么的话语让我无比被动,我现在头痛的很,你竟然想要把这件事抛下一走了之!”

    这家伙这样说让我无比火大,“你又不是真的怀孕了,如果你真的怀孕了我自然会对你负责,你还没有搞清楚现在的情况吗,你父母觉得你是在颓废堕落希望你振作起来。所以才会用逼婚的办法逼迫你!”

    “如果你依照父母的意愿进入某个大公司工作,干出一番成绩的话,即便他们知道了刚才的谎言也不会在意吧,一切的问题都在观月姐你身上,如果你希望我继续撒谎下去,你要知道一个谎言需要一百个谎言来填补,所以……”

    “谢谢,我知道了,不用你提醒!”观月唯板着脸发动车子。

    她没理会我站在车子旁边竟然往前开车,我吓得赶紧躲开,那个疯女人真的是想要谋杀亲夫。

    目送观月唯开车离开,我郁闷的叹了口气,之前观月唯像是个孩子那样嚎啕大哭,我担心她真的会被父母逼婚,所以说出了怀孕的谎言。

    然而,与观月父母吃了一顿饭,我们聊了很多。

    现在的我心里很清楚,观月父母希望观月唯能够找份好工作,对得起她名校毕业的身份,她能够振作起来的话,不管是我的谎言还是观月父母逼婚的事情,其实都没有什么大不了。

    一切的问题都出在观月唯身上,真是不知道那家伙脑子里在想什么。

    我很想打个电话询问小姨,但想了想又觉得算了。

    观月唯的事情我不想再搀和了,即便被小姨威胁也没用,怀孕的谎言某天肯定会被揭穿,到时候让她去面对谎言的代价,管她哭成怎样我都不会再理会。

    在心里这样许诺着,我转身往出租屋方向走去。

    上午绫小路咲咲给我发来信息,说是灵魂同好会的活动是在傍晚的时候举行。

    现在不过是中午而已,我打算回出租屋睡一觉,养好精神再去参加同好会的活动。

    刚回到出租屋。手机响起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号码来电,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电话,我一边更换鞋子一边接通电话。

    问好过后,听筒里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宋佑诚同学,我是理事长。”

    “呃……”我惊讶了下,没想到穗见高中的理事长会给我打电话。

    “宋佑诚同学,我还是称呼你为佑诚君吧,你介意吗?”理事长好听的声音问出这个问题。

    称呼的问题我是不会介意,我可没有日本人那么多规矩,“理事长是因为小学姐的事情找我吗?”

    “没错。”理事长承认了这件事,“我刚刚得知咲咲今天会在心悦家里举行活动,所以我觉得应该给你打个电话。”

    “理事长该不会是希望我阻止小学姐举行活动吧?”我进入房间坐在床上,疑惑猜测理事长给我打电话的目的。

    理事长否认了我的猜测,“其实咲咲和心悦她们在一起我很高兴,当然。前提是她不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我应了声没有说话,等待理事长说出自己的目的。

    然而,理事长似乎是在犹豫,她之所以给我打来电话却没有明确的目的,只是在和我闲聊。

    “佑诚君现在和咲咲的关系怎样,有没有变得比较亲密?”

    “没有变得亲密,反而更加的疏远了。”我尴尬的笑起来。

    “佑诚君是为了阻止咲咲离家出走,所以故意说了很过份的话语吧。这件事我知道,谢谢佑诚君的努力,但你下次别再这样了,这样对你很不好。”

    我疑惑的挠了挠脑袋。搞不懂理事长怎么知道这件事。

    很快我便没有在意这件事,因为理事长终于说出了她打电话过来的目的。

    听筒里传来理事长迟疑的声音,她有些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做那样,“佑诚君。如果我安排你和咲咲订婚的话,你会同意吗?”

    “订婚?”我感觉像是被闪电击中了那样浑身发愣,让我和那个伪萝莉订婚,这是个玩笑吧?

    “没错。我希望佑诚君和咲咲订婚,佑诚君或许也知道,咲咲这几天和我吵架了很多次,每一次她都会说出嫁人的事情,她说你很乐意娶她,所以……”

    “咳咳咳……”我被吓得咳嗽起来,我赶紧否认,“理事长,我绝对没有向小学姐说过愿意娶她之类的话语,这些话其实都是小学姐的气话你千万别当真!”

    “我知道。”理事长的声音有些郁闷,“我现在和咲咲的关系真的可以说是势如水火,虽然她说出的是气话。但她心里面肯定是对你有好感,所以我想要做些让她高兴的事情……”

    “所以理事长想出了让小学姐和我订婚的主意吗?”我目瞪口呆的询问。

    “嗯,就是这样,佑诚君同意吗?”理事长有些天真的询问我。

    “我怎么可能同意啊。而且小学姐也不会同意,这两天她可是极为害怕讨厌的躲着我,理事长别做这样没有意义的事情,说不定这会让小学姐更加生你的气!”

    “好。我知道了。”理事长似乎是松了口气,订婚是她的突发奇想,估计她也不想这么早把女儿送出去。

    本以为我们之间的通话到这里便可以结束了,没想到理事长竟然问出这样的问题。“在佑诚君看来,我该怎么办呢?”

    “呃,理事长问的怎么办是指什么?”

    “在佑诚君看来,我该如何处理与咲咲的关系。”

    “……”

    我惊讶的看了看手机觉得自己听错了,堂堂的理事长竟然向我请教这个问题,她可是学校的校长,拥有着整个穗见高中的人,竟然问我该怎么处理和女儿的关系!

    我不过是个高中生啊!

    当然。理事长或许是觉得我和绫小路很亲密,所以才会病急乱投医,她现在的情况属于当局者迷!

    深呼吸一口气,我以高中生的身份指点理事长该怎么做,“我觉得理事长应该对小学姐宽容一些,即便不认同小学姐寻找灵魂的做法,但也不应该说什么。”

    “我觉得小学姐是缺乏父爱之类的东西,所以她的行为举止有时候才会很幼稚,给她一点时间我觉得她能够长大,然后明白自己找寻灵魂的行为是多么幼稚。”

    说完这样的话语,我惴惴不安等待理事长的回答。

    听筒里沉默了下,理事长显然是在思考。好一阵她才开口,“佑诚君说的话有些道理,但是咲咲已经不小了,已经有十七岁了,用她的话来说她都可以结婚生孩子了。”

    理事长的声音有些焦急,绫小路已经十七岁了,竟然还做一些幼稚的事情,所以她才急着阻止绫小路,所以才会病急乱投医的给我打电话。

    我觉得理事长只是想要听听我的看法,不打算采纳我的建议,既然如此,我无话可说了。

    听筒里继续传来理事长的声音,“佑诚君说咲咲缺乏父爱这一点我很赞同,咲咲的父亲以前很是喜爱她,然而突然之间就没有了,所以造成了咲咲过于失落想要找寻灵魂的举动吧。”

    “佑诚君,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理事长的语气很是坚定,她显然是想明白了什么事情。

    “理事长请说,如果我能够帮得上忙的话我一定会帮。”

    “听到佑诚君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我想请佑诚君担当咲咲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