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12、我以母亲的身份拜托佑诚君
    我松开七濑真希,伸手把放在一旁的手机拿起。

    七濑真希趁这个机会赶紧起身往卫生间走去。

    电话是消失很多天的超人气美少女偶像凉宫熏打来的。

    没想到那家伙会一大早给我打电话,我心里面有些惊喜的感觉,赶紧把电话接通,听筒里传来凉宫熏有些焦急的声音,“佑诚君现在有空吗?”

    “有空。”我微笑回答,猜测那家伙是不是想要我给她准备早餐。

    “既然有空的话,你可以来一趟惠比寿吗。我觉得我被人跟踪了。”

    凉宫熏焦急的说出这样一句话,我被她吓到了,“你现在是在什么地方,街上还是屋子里,你现在是熏还是凉宫熏?”

    “我现在是在街上,我尽量往人多的地方走,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身份被发现了还是怎样,反正有人跟踪我。为了不暴露身份所以我不想报警只能够向你求助。”

    “你联系森下小姐了吗?”我问出这个问题,虽然我不知道森下丽香和凉宫熏是什么关系,估计是她的经纪人吧。

    “森下小姐现在有事在忙抽不开身,我只能够指望你来救我了。”凉宫熏的声音有些可怜兮兮。

    我心里感觉凉宫熏是在撒谎,或许她真的是被变态跟踪了,但因为事情不大,所以她没有联系森下丽香,也没有打电话报警。

    找我求救她只是在撒娇而已,如果她真的遇到了危险,等我赶到惠比寿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但我没有拆穿那家伙,反而我今天没什么事,去惠比寿见见她也好。

    挂了电话之后,凉宫熏把自己的所在的坐标发给了我。

    我把睡衣换下穿上休闲装,七濑真希红着脸从卫生间走出来,我没和她说话,快步进入卫生间里面洗漱。

    一会,我走出卫生间七濑真希也换好了衣服,她把榻榻米上的被子折叠好放进去了衣柜里面。

    以前我还真不知道,这家伙竟然还有这样贤惠的一面。

    因为昨晚上的事情,七濑真希脸颊涨红不知道怎么面对我,她故意没有戴眼镜,这样的话看不清我没有那么尴尬。

    “冰箱里有鸡蛋和火腿,你可以自己料理早餐吃,我需要去一趟惠比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所以出租屋的钥匙你拿着,还有,我昨晚换下了一套衣服,可以的话你帮我洗了,当然,我会免除你一晚上房租。”

    我往玄关走去的时候,朝七濑真希说出这样一番话。

    听到洗衣服的事情。七濑真希握了握拳头似乎是想要给我一拳。

    但她红着脸说不出话来,只是朝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穿好鞋我快步下楼离开出租屋,昨晚历经一场声势浩大的雷雨,如今街道上处处有着积水。

    积水并不阻碍出行。雨后的空气无比清晰,连太阳都比平时间灿烂。

    深呼吸一口清晰的空气,总感觉整个人清醒不少,连心情都有几分豁然开朗的感觉。

    兜里的钱不多所以我没有打算吃早餐,买票登上电车之后,我直接往惠比寿而去。

    途中与凉宫熏发了几条信息,那美少女偶像得知我已经在电车上的时候,她显然十分的高兴哪有被人跟踪的恐惧模样。

    花了一些时间电车到站,我从惠比寿车站走出来的时候,径直往凉宫熏发来的地图坐标方向走去。

    让我无语的是,凉宫熏分明是说她在一个热闹的地方,而我沿着地图上的坐标却越走越偏僻。

    行走到一处没有什么行人和房屋的街道附近。我正要给凉宫熏打个电话,而这时候两个身着西装革履,脸上戴着口罩与墨镜的男子从一个阴暗处走出来。

    见到我他们二话不说,直接从腰间抽出黑色的甩棍快步朝我走过来。

    我心里咯噔了下,瞬间知道我被凉宫熏坑了,可是我与那家伙无仇无缘她为什么坑我?

    来不及思考,那两个黑衣男子已经挥舞着甩棍气势汹汹的袭来!

    在中国的时候我天天和武馆里面的人打架,所以我很轻易便能够判断出对方究竟是处于一种什么状态。

    这两个黑衣男子显然是处于愤怒之中。即便他们戴着墨镜用口罩遮住了脸颊,但我依然能够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一股冲天的怒火!

    “喂,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收起手机快步退后躲闪。

    “呼!”那两人没有说话,他们手里面挥舞的甩棍在空气里发出了恐怖的破空声。

    甩棍看起来只是一根短小的棍子貌不惊人。但打在人的身上能够把人的骨头给打断!

    这两人一言不发愤怒朝我袭来,我手里面没有称手的东西对抗,只能够转身便跑!

    然而,没吃早餐的我怎么可能跑得过这两个牛高马大的家伙!

    往前跑了几步。我后背上挨了一甩棍,痛得我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街道上干干净净没有板砖之类的东西,既然跑不过他们,我只要咬牙忍着疼痛反击!

    “你们究竟是谁。是凉宫熏安排你们来对付我的吗?”我黑着脸大声咆哮,用小臂扛下一甩棍之后,我一把抓住其中一个黑衣人的手臂!

    抓着他狠狠拉扯了一把,我让他挡在我面前挨了他同伴的一甩棍。

    甩棍打在他后背上,他发出痛苦的闷哼声,他也知道痛了,而我抬起脚用膝盖用力撞击他的肚子,然后趁机一把抢过他手里面的甩棍。

    有了武器我一把推开那人,然后挥舞着甩棍反攻另一个黑衣人。

    那家伙自然不是我的对手,三两下便被我搞定,我可是从小习武,一般人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顺利放倒这两人。我刚想询问他们是怎么回事,而这时候,一辆车从远处开来停靠在路边。

    车上走下个戴着宽边墨镜的漂亮女人朝我招了招手,那女人我见过。她是森下丽香。

    我丢下手里的甩棍朝她走去,不等我开口她示意我上车,说是会向我解释。

    我在车里坐下,森下丽香一边开车一边解释。“佑诚君对不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是一场测试。”

    “为什么要测试我?”我黑着脸很不爽的询问。

    “刚才那两人是小熏的保镖,小熏接下来要去一个地方参加演唱会,她希望佑诚君担当她的保镖。而我为了确定你是否具有保护小熏的能力,所以安排了这个测试。”

    “那两个保镖不知道这是个测试,我告诉他们待会有个人出现在这里的人要对付小熏,他们应该是全力出手了,佑诚君没有受伤吧?”

    我黑着脸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凉宫熏知道你测试我的事情吗?”

    “她不知道,我告诉她说我希望和你聊一聊,所以让她引你来刚才那个地方。如果你要怨恨的话请怨恨我吧,这一切与小熏没有关系。”

    “我不怨恨森下小姐,虽然你的做法有些幼稚,但你是为了凉宫同学的安全,麻烦你把我送去惠比寿车站,凉宫同学的安全还是由保镖负责比较好。”

    森下丽香惊讶的朝我看过来,“佑诚君是因为生气了,所以才拒绝担当小熏的保镖吗?”

    “我的确有些生气,毕竟我连早餐都没吃,急匆匆搭乘电车赶来惠比寿,结果等待我的人不是超人气可爱偶像,而是两个彪悍的保镖。换作是森下小姐也会生气吧。”

    “当然,生气并非是我拒绝的理由,虽然我比那两个保镖厉害,但我毕竟不是职业保镖,很多专业知识我不懂,所以保护凉宫同学的任务我无法胜任,请恕我拒绝!”

    我很诚恳的说出这样一番话,但森下丽香不能够接受被我拒绝的事情。

    她把车停靠在路边拉上手刹,然后伸手把一直戴着的宽边墨镜摘下,“我以母亲的身份拜托佑诚君保护小熏,请问佑诚君能否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