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15、她应该知道被我坑的事情了
    天海冰音昨天给我发了条信息说她母亲回来了。

    当时我没在意,而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当我和七濑真希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天海冰音和她母亲竟然会从医院里走出。

    她们两人简直是凭空出现,让我根本没有机会躲闪。

    见到我,天海母亲显然是愣了下,回过神之后她脸上满是惊讶,当她见到我身边陪伴着一个眼镜妹时。她脸上的惊讶变成了愤怒,“佑诚君有些过份了吧。”

    她声音并不高的说出这样一句话,但我能够感觉到她语气里面的气愤。

    七濑真希也是感觉到了眼前这个中年女人在发怒,她后退一步躲在我身后,轻轻揪着我的衣角询问我怎么啦。

    而七濑真希这样的举动更加是让天海母亲火大。

    天海冰音没想到我会出现在医院门口,而且还和七濑真希走在一起,这样的相遇让那冰山女无比的头痛!

    她趁自己母亲没有说出奇怪话语之前,赶紧拉着母亲离开。“妈妈我们赶紧走吧!”

    “为什么要走?”天海母亲真的是生气了,她站在原地不打算离开,而是直勾勾看着我,“请佑诚君解释一下,你分明是去大阪与你的中国朋友见面了,怎么会陪着个女生出现在医院?”

    我什么时候去大阪见中国朋友了啊?

    我下意识朝天海冰音看去,天海冰音尴尬万分的撇开脑袋,她有些无法直视如今这样一幕,用手轻轻拍了拍光洁的额头极为不知所措。

    好吧,我知道了,一定是天海冰音撒谎了。

    天海母亲以为我和天海冰音住在一起,但她回来之后没有见到我,所以天海冰音撒谎了,可她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我。

    当然,即便天海冰音把自己撒的谎告诉我,也避免不了这次相遇的发生。

    我和天海冰音确定关系的那天,天海父亲把家里钥匙交给我的时候我没有拒绝,所以我理所应当和天海冰音住在一起。

    可惜的是,因为我们没有住在一起,所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佑诚君请回答我,你对冰音撒谎了吗,请问你身旁的女生与你是什么关系?”天海母亲板着脸愤怒的质问。

    七濑真希虽然怕怕的躲在我身后,但我听见了她低低的笑声。

    那眼镜妹估计是猜到了天海母亲质问我的原因。

    我没有急着回答天海母亲的问题,而是朝天海冰音看去,想要看看她想我怎么回答。

    天海冰音的眼眸里自然是充满了焦急,她不希望我实话实说,但不实话实说这样的情况根本没法解决。

    “班长先回去吧。”我扭头朝身后的七濑真希说道,我可不希望这家伙留下来。

    “可是你的手……”七濑真希不是在关心我,而是想要找借口留下。

    这时候,天海冰音和她母亲看到了我红肿的手臂,两人惊讶了下没有说什么。

    天海冰音不可能关心我,而在天海母亲的眼中我可是个劈腿的渣男。

    在我凶狠眼神的催促下。七濑真希极为不甘心的离开了,我朝天海母亲尴尬的笑了笑,指着七濑真希的背影告诉她,“刚才伯母问我和那女生是什么关系。我现在回答你,她是我女朋友。”

    七濑真希已经走远听不到我说的话,如果听见了她会噗通倒地,然后焦急的起身抗议吧。

    听到我这样说,天海冰音无奈的低下头,她感觉要完蛋了。

    天海母亲愣了下,回过神来她有杀人的冲动,我分明与她女儿订婚了,但我竟然在她面前承认其他女生是我女朋友!

    “伯母,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我指了指有人进出的医院门口,这里可不是适合谈话的地方。

    天海母亲黑着脸拉着天海冰音离开医院门口,她可不打算走去某个咖啡厅里面坐下来和我好好的聊天。站在街边,她朝我投来不友好的眼神。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早就知道这件事会被天海冰音的父母发现。

    如今被天海母亲遇见了,总比被她凶狠的父亲遇见要好,我打算把事情解释一番,“伯母,不管是我还是天海学姐都没有承认我们在交往吧?”

    我开口说出这样一句话,天海母亲傻楞住。搞不懂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记得那天在上杉家餐厅的时候,天海学姐和伯父在餐厅后面吵架,伯母你进入餐厅一把抓住我的手,询问我是不是学姐的男朋友。当时我否认了这件事,而你说不是恋人是朋友也可以,请我好好照顾学姐。”

    我把当时的情况描述出来。

    天海母亲板着的脸变得有些难看,“可是。后来你告诉我们,说你之所以过来日本是为了冰音!”

    “抱歉。”我尴尬的笑了笑,“其实我过来日本的原因是为了照顾我妹妹,当时伯母为了不让学姐和伯父继续争吵下去。不断地暗示我帮忙吧,当时我得到你的暗示于是撒谎了。”

    当时天海冰音也踢我的脚暗示我,但我现在没有说出来。

    听到我这样说,天海母亲的神情变得颓败,“那时候我不是在暗示你,而是给你鼓励。”

    我满头黑线,当时天海母亲是用手绢捂着嘴咳嗽,哪里有人用咳嗽声来鼓励别人的啊!

    在心里面吐槽了句,我深呼吸一口气说道,“总之,当时我是为了帮助学姐,所以才撒谎承认是学姐的男朋友。所以才会接下照顾学姐的任务。”

    “但我现在必须告诉伯母,我和学姐并非是恋人只是朋友,我没有与学姐住在一起,上星期爷爷奶奶过来的时候我们也只是在演戏而已。学姐对你说我去大阪见朋友了其实是撒谎,我根本没有去大阪。”

    我说完这样的话,天海母亲又是惊讶又是气恼的看向身旁的天海冰音,“事情是这样吗。冰音一直在欺骗爸爸妈妈?”

    天海冰音尴尬的低下头,“我不想搬去北海道,而爸爸误会了学弟是我男朋友,所以我撒谎了。对不起。”

    “怎么会这样?”天海母亲一下子难以接受这样的事情。

    “这件事真的很抱歉,我还要去趟医院,失陪了。”我朝天海母亲礼貌了句,转身往不远处的医院方向走去。

    天海冰音神情冰冷的瞪了我一眼,我丢下一个烂摊子给她,她恨不得用冰冷的眼神杀死我。

    此时此刻,包括接下来的天海冰音都十分不好过吧,而我却浑身轻松。觉得后背上火辣辣的伤痕好了不少。

    进入医院,护士把我带去了护理室帮我上药。

    等我走出医院后,附近的街道上已经没有了天海冰音与她母亲的身影。

    以后的话,天海冰音家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与我无关了,想到这样的事,我浑身轻松的往出租屋走去。

    途中小姨给我打来电话,她语气焦急的这样说道,“佑诚有没有和小唯在一起?”

    “我怎么可能和那家伙在一起?”我郁闷的反问了句。

    “那你赶紧去她居住的地方看一看,我担心她会做傻事!”

    小姨这样一句话把我吓得不轻,“她昨晚给你打电话了吧,你们究竟聊什么了?”

    “我劝她过来与我一起工作,当时她很轻松愉快的答应了。她应该是想通了吧。”

    “那你现在为什么觉得她想不开做傻事?”

    “我早上收到她一条信息,她说我骗了她,她应该知道被我坑的事情了,所以……”小姨的语气很尴尬,“总之,她现在的手机没有人接,不管怎么打都打不通,现在的她可以说是走投无路,我担心她真的会想不开,佑诚赶紧过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