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16、你是不是报复我
    不管怎样,这件事与我有关。

    我接受小姨的任务把观月唯给坑得走投无路。

    如果那家伙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的良心也会过不去。

    挂了小姨的电话,我赶紧伸手拦了辆出租车,顾不得打车费很贵,我示意司机用最快的速度往目的地驶去。

    即便出租车的速度很快,但我抵达观月唯居住的出租楼时,时间已经过去十分钟。

    如果小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观月唯便开始自杀的话,不管她是上吊还是割脉,那家伙都已经死翘翘了。

    走上楼之后,不管我怎样摁门铃和敲门,屋子里都没有反应,既然如此我选择踹门!

    把门踹开之后,屋子里面浓郁的酒味宛若洪水般朝我袭来!

    我不太喜欢喝酒,浓郁的酒味熏得我有些头晕脑胀。

    屏住呼吸往屋子里走去。我看到了屋子的地板上满是各种喝空了的啤酒罐。

    也不知道观月唯喝了喝了多少酒,刚才剧烈的破门声她竟然没有被吵醒,她依然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她的手机放在矮桌上的杂乱啤酒罐堆里面呜呜在响。

    把手机找到,屏幕上显示着电力不足,有着数十个未接电话和短信。

    正要放下手机的时候,小姨再次给观月唯打来电话,我顺手将电话接通,然后把手机拿去观月唯嘴边,让小姨听听她呼噜噜的熟睡声音。

    “听到没有,那家伙喝得烂醉睡得正香呢,才没有做什么傻事。”我好笑的朝电话另一端的小姨说道。

    “没有就好,真是吓死我了,如果她做了什么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听筒里传来小姨长长松了口气的声音。

    “现在知道怕了,坑她的时候你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啊?”我吐槽了她一句。

    “我是为了她好嘛……”小姨理直气壮的嘟囔了句,“总之,佑诚你照顾小唯一下,她醉得那么厉害,万一盗窃犯进入屋子里那就糟糕了。”

    “好吧,我知道了,你们两个都……”

    我刚想埋怨一句,没想到观月唯的手机彻底没电关机了。

    郁闷的丢开手机,我走去把房间门关上,门上的锁被我踹坏了,所以门只能够关上无法上锁。

    回来之后,我打算收拾一下满屋子的啤酒罐,而这时候,醉醺醺的观月唯醒过来了,她半眯着眼睛嘟囔着好渴。

    我走去倒了一杯凉白开,然后走到沙发旁边坐下。

    用手托起观月唯的脑袋,我把水杯送到她有些干裂的嘴唇边。

    这家伙真的是渴得非常厉害,处于半睡半醒的她咕噜噜喝完一杯水之后竟然嘟囔着还要。

    我放下她走去把水壶拿了过来。她想要喝多少我就喂她喝多少。

    然而,喝完第二杯的时候,她嘟囔着想要尿尿,不知道该怎么吐槽这个家伙。我满头黑线的把她从沙发上拉起来。

    我本想搀扶她往卫生间走去,但喝得烂醉的观月唯完全像是个大婴儿,她连站都站不稳,更别提走路了,没办法,我只好一把将她抱进去卫生间里面。

    她连路都走不了,我自然是不指望她会自己脱裤子了。

    把她放在马桶上坐着,我刚打算帮她把身上的黑色西裤脱下来,没想到她大腿上的西裤颜色渐渐在变深。

    不用说,这家伙坐在马桶上,习惯性的把水闸打开了。

    我用手捂住额头,心里面满是凌乱不堪。此时此刻的观月唯简直是不堪入目啊!

    一分钟过后,观月唯整条西裤都湿了,处于半睡半醒的她竟然还眯着眼睛嬉笑着说了句好舒服,然后坐在马桶上的她竟然朝我举起双手像是小孩子那样索要抱抱。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站在观月唯面前询问她。

    “妈妈……”观月唯眯着眼含糊不清的嘟囔着,“妈妈,抱抱……”

    “抱你个大头鬼啊!”我轻声骂了句,现在的观月唯身上除了酒味还有尿味,碰我都不想碰她。

    但是没办法。这家伙是个单身女人,如果我不理会她的话,被入室盗窃的罪犯闯入家里面她只有死路一条。

    这时候我想到了观月唯的朋友美树,在这样的时候那家伙死哪里去了啊!

    难道她没有打观月唯的电话吗。朋友不接电话她也不担心一下吗,真是太没心没肺了。

    在心里面吐槽了下那个高挑漂亮的美树,我说着恶趣味的话,轻轻把观月唯抱起。“好吧,女儿乖乖不要动,妈妈我帮你脱裤子,真是的。你都几岁了啊,竟然还尿裤子……”

    “嘻嘻,妈妈好温柔……”观月唯用她满是酒味的脸蛋与我的脸颊磨蹭了下,迷糊的这样说道。

    “温柔吗,嘿嘿。”我一手抱着她,一手将她黑色西裤的拉链拉开。

    再次把她放在马桶上坐着,我弯腰下去抬起她的脚,将她腿上的裤子一点一点拉走。

    这家伙穿着白色的胖次,这样一刻本来是一件十分暧昧的事情,但因为观月唯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我现在只想要快速的完事。

    我蹲在地上,把裤子从观月唯的脚踝上取下。

    醉醺醺的观月唯伸手玩着我的头发。我刚想让她别玩,没想到她发出一声呕吐的声音,没等我反应过来,大雨倾盆而下!

    观月唯没有吃东西。她吐出来的全都是液体,除了刚才我喂给她的水,还有她自己喝下的酒,自然是还有胃液那种东西。

    虽说那些东西没有淋到我的脑袋上。但却落在我的后背与脖子上,那些东西从我脖子上滑落,流淌进入衣服里面,顿时间。我杀人的心都有了!

    “你是不是报复我看到你了啊?”我站起身,伸手掐住观月唯的脸颊大吼。

    “妈妈好凶,对不起……”这醉醺醺的家伙龇牙咧嘴在笑,道歉完之后,她又吐起来,这一次她是吐在自己身上。

    见到她把胃都快吐出来的模样,我于心不忍,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

    等她吐完缓过气来。她虚弱的抱住我的腰,嘟囔着头好晕,现在不管是她还是我,浑身上下都臭烘烘。

    事到如今我什么都不管了,反正看都看到了,看一次也是看,看两次也是看,只要我不对她做什么的话,一起洗个澡应该不会有什么。

    并非是说我想要和观月唯一起洗澡,而是我们身上满是臭烘烘呕吐物,不洗澡不行啊!

    三两下把衣服脱下,观月唯没有抗拒。她以为是妈妈要给她洗澡十分的配合。

    我把她放进去浴缸里面,而我尽量不去看她,我担心我会把持不住。

    我站在莲蓬头下冲刷身上的呕吐物,身后传来咕噜噜的声音,我扭头一看差点被吓死,观月唯竟然整个人都滑进去了浴缸里面,不理会她的话,她绝对会被淹死过去!

    我赶紧把她捞出来,她剧烈的咳嗽,条件反射的抱着我痛苦哭泣。

    这家伙主动抱着我真的是想要了我的命啊,我们的肌肤毫无阻碍的紧挨在一起磨蹭,能够感觉到彼此的体温。

    在这样一个时刻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我感觉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往脑袋上涌去,我的脑袋快炸开了一般轰隆隆在响。

    我顾不得现在是趁人之危还是怎样,顾不得观月唯醒来之后会是怎样的反应,在这样的情况下太监都会忍不住吧,何况我不是太监而是朝气十足的少年人啊!

    低头亲了亲她的嘴,味道怪怪的,我不打算亲她的嘴,没想到观月唯条件反射那样抱住我的脖子,她笨拙的咬住我的嘴唇。

    见到观月唯的反应竟然是这样主动,我索性也进入浴缸里面与她挤在一起。

    与观月唯这样歪腻在一起我竟然忘记洗澡的事情了。

    当浴室外面传来脚步声的时候,我这才触电那样清醒过来。

    美树的声音在浴室外响起“小唯,房间门怎么坏了,满屋子啤酒罐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