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24、这就是所谓的友情吧
    美树一开始把我叫去图书室。

    她准备了一箱子关于跑步锻炼的书籍,还说帮我报了参加马拉松的名,让我误以为她真的准备利用跑步之类的事情折磨我。

    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一切她都是在演戏!

    她在大中午的时候让我围绕着运动场奔跑十圈,等我汗如雨下累得不行,她装模作样递给我一瓶水,说是让我别渴死了。

    我根本就没有怀疑她在矿泉水里面下了药。

    如今喝了水的我脑袋变得晕晕沉沉,我想要说话。但命令无法传递到嘴里面那样,双脚也有些不听使唤。

    摇摇晃晃往前走了几步,我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美树走到我身旁,她脸上露出阴险的微笑,“宋佑诚同学怎么啦,难道是中暑了吗,真是大事不好了啊!”

    她从我兜里掏出手机,虽然手机有密码。但她直接抓住我的手放在指纹解锁键上面,我想要反抗,但浑身无力手脚不听使唤,我还是第一次那么恨有指纹解锁的手机。

    美树翻了翻我的手机,没有找到观月唯的照片,她询问我把照片放去了哪里。

    而这个时候,我已经到了极限,美树站在我旁边说的话我听不清,我像是几百年没有睡过觉那样困倦,眼皮重得像是两座山。

    最终,我躺在运动场上的泥土地上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梦见我掉进了大海里,海水将我整个人包裹,疯狂涌入我嘴里和鼻子里。

    呛水的感觉让我十分难受,我瞬间从睡梦中醒来,发现我坐在满是水的浴缸之中,手和脚都被绳子绑住。

    美树站在浴缸旁边,她拿着莲蓬头往我脑袋上喷水。

    “佑诚君真厉害,竟然一直欺骗我!”美树狰狞的微笑着,用自信万分的眼神看着我说道,“你根本就没有拍下小唯的照片,竟然以莫须有的照片威胁我,你还真是聪明啊!”

    “被你发现了啊。”我咳嗽了下,脸上露出个惨兮兮的微笑,“既然我没拍照片,美树姐能够放过我吗?”

    “放过你?”美树像是听见了个笑话那样,“虽然你没有拍小唯的照片,但你对小唯做出那样的事情,你觉得我会原谅你吗?”

    “当时的情况根本没有人能够保持清醒啊!”我试图为自己辩解。

    “我现在很愤怒。”美树坏掉了那样看着我微笑,“依照佑诚君的意思,愤怒的我现在把你杀了,因为愤怒的情绪让我整个人不清醒。所以佑诚君会原谅我,对吧?”

    我都死了还怎么原谅你啊,在心里头吐槽了句,对于如今的情况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或许美树真的会把我杀了也说不定。

    “关于我对观月姐做出的事情,我心里面也很是愧疚。”

    “呵呵,占了便宜之后说句愧疚,然后便可以被原谅吗?”

    我黑着脸朝美树看去,“看来你是不打算放过我,既然落在了你的手上,即便你杀了我也认命,但是美树姐要知道,如果这次我没死的话我一定会报复你!”

    美树微笑伸手抓住我的头发,“佑诚君还真是勇敢,处境都这样难堪了还敢威胁我!”

    她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脑袋摁进去浴缸里面,她双手使劲的摁住我的脑袋。我的手被绑在身后,根本无法使劲反抗。

    即便我能够连续两分钟屏气不呼吸,但美树不仅仅是摁住了我两分钟。

    浴缸里的水疯狂涌入我的口鼻之中,我被呛得半死美树这才松开我的脑袋。

    美树站在浴缸边,朝我露出恐怖的微笑,她拿起一瓶奇怪的液体给我看,“佑诚君,为了对付你我可是做足了准备。这个东西叫做真话水,喝了的人会变得有问必答,即便是银行卡密码都会说出来。”

    说完这样的话,美树捏住我的鼻子。等我用嘴呼吸的时候,她把那瓶东西倒入了我嘴里面。

    那东西味道很不好,比中药更加难喝。

    紧接着,美树拿来一个大大的黑色耳麦。把耳麦戴在我耳朵上的时候,她狰狞的微笑说道,她会报复我,让我生不如死!

    耳麦里传来轻柔的歌声。很显然,美树是在催眠我。

    我用力咬自己的舌头,试图让痛疼感刺激我别被催眠了,但这样的举动徒劳无功,因为我刚才喝了奇怪的东西,那东西配合音乐开始发挥作用,我又变得头晕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整个人晕晕乎乎,像是做了一个梦,在满是雾气里面的世界穿梭,有人朝我说话,可惜我听不清对方是在说什么。

    等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身材高挑的美树拿着手机在我眼前摇晃。

    “变态佑诚君。想要听听我们刚才的对话吗?”不等我回答,美树已经把手机打开播放刚才的录音。

    手机里传来一个故意捏着嗓子改变声音的询问声,“请问有哪个女生向佑诚君表白过吗?”

    问题结束后,我回答的声音很是平静。分不清我处于一种什么状态,我的回答自然是神田雪奈。

    接下来,美树询问我有没有和某个女生发生过暧昧的事情,我把我和七濑真希kiss的事情说了出来。

    美树自然还问了我一些比较龌龊的问题。我的回答也很是龌龊,让美树十分满意。

    “佑诚君抵达东京没多久,竟然和身边的女生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如果我把这样的录音放给那些对你有好感的女生听的话。她们一定会变得讨厌你吧,那样的话,佑诚君一定会离开日本回中国去吧。”

    美树希望我回中国去。

    这样的想法也算是理所当然,毕竟我对观月唯做了那样的事情,每一次见到我,美树都会想起我和观月唯在浴室里的情况吧。

    她不能够杀我,只能够让我回国去。

    “我绝对会把这个录音给你的女性朋友们听一听,待会我便去做这样的事情。我也给佑诚君准备了好看的节目!”

    美树一把将我从浴缸中拉起,将我拖到一个房间里面。

    这里是一个出租屋,应该是美树居住的地方,她昨晚搬去和观月唯一起住了,所以屋子里的东西被收拾得很干净。

    “佑诚君是喜欢欧美的片子还是日本的片子呢?”美树打开电视,找到一个专门播放限制级节目的频道,她把我绑在一张椅子上动弹不得。

    不仅如此,她把衣帽架推到我身旁,衣帽架上面斜斜绑着两根又长又大的红蜡烛。

    美树把蜡烛点燃,斜绑着的蜡烛开始跌落蜡油,有些蜡油滴落在我脑袋上,有些蜡油滴落在我胸膛上。大腿上……

    避免衣服阻隔蜡油和我亲密接触,美树细心的把我的衣服脱走,并且用碎布塞住我的嘴,不让我有吹灭蜡烛的机会。

    “我对佑诚君够好吧,希望佑诚君好好体验我给的疼爱,之后我会给你买一张回国的机票亲自送你上飞机。”

    拍了拍我的脑袋,美树微笑拿手机出门去了。

    被美树一连折磨了好几次,我本来整个人都处于晕晕乎乎的状态。

    如今,滚烫的蜡油滴落在我身上,与我身上的皮肤亲密接触,高温灼烧皮肤的疼痛让我想要尖叫。

    痛疼是一种攻击,电视里播放着的限制级节目又是一种攻击。

    我整个人被捆绑在椅子上,简直是快要被美树玩坏掉了。

    因为我非礼了观月唯,所以美树会这样子对待我。

    美树对待自己的朋友未免太好了吧,竟然不惜做到这样的份上,我有些怀疑她和观月唯的关系。

    名校毕业的观月唯之所以留在三流的穗见高中任教,莫非是因为美树?

    虽然我很在意这样的事情,但我如今最重要的是脱困离开这里,而不是纠结她们的关系。

    四肢被捆绑在椅子上的我该如何脱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