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32、你要去哪,当然是当英雄去啊
    我愤怒的朝美树扑过去。

    美树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脸色煞白,她没想到我这个变态竟然敢在学校里乱来。

    虽然这里是学校,但这里是没有其他人的体育器材室,若是在这样的地方我都不敢乱来,那我还算是什么变态啊?

    没错,我就是个变态!

    普通人可不会举起巴掌朝自己的老师招呼而去,只有变态才会做这样的事情。

    作为变态的我一把将来不及反应过来的美树懒腰抱住,我坐在叠起来的运动防护软垫上。高高的举起巴掌,狠狠朝美树挺翘的屁股招呼而去!

    “啪!”我的手掌和美树挺翘的屁股亲密接触,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美树趴在我的大腿上,她整个人被我胆大的举动吓得尚未回过神来。

    打完一巴掌,第二巴掌也随之而来,一边打着美树的屁股我一边开口大骂这家伙,“美树姐又不是小孩子,为什么要做出这样意气用事的事情!”

    “不管观月姐出于什么理由留在穗见高中执教。那都是她的选择,即便你是她的朋友,你以为了她好为理由就可以随意的干涉她的选择吗,你觉得你就是对的吗?”

    “你现在让她陷入难堪之中,根本就不是一个朋友应有的所作所为,我知道你的目标是为了赶走我,可你很清楚,我未婚妻就在这所学校里面,我来东京的日本就是为了她,我怎么可能会被你逼迫离开呢?”

    “没有哪个人可以干涉别人的人生,即便是父母也不行,朋友更加不行!”

    我拍打着美树的屁股,大吼出这样一番话。

    而这时候,美树也终于回过神来了,她发出低声压抑的咆哮,“宋佑诚同学,你成功的激怒了我,我后悔前天晚上没有把你给杀了!”

    说着话,美树剧烈挣扎起来,而浑身伤痛的我无法将她控制住。

    几乎是眨眼之间,局面瞬间变幻!

    刚才还被我打屁股的美树,她成功把我推倒在运动防护软垫上面,而她坐在我肚子上伸手掐住我的脖子!

    这家伙的力气很大,真的要把我掐死过去!

    我可不会坐以待毙,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我伸手抱住美树的腰肢用力翻身,成功将她压在了身下。

    被我这样的变态压住,即便美树还掐着我的脖子,但她整个人凌乱不堪,我没有在意被她掐着脖子,我的手肆无忌惮在她身上乱摸占足了便宜!

    无法忍受我坏手乱摸的美树,她不得不松开我的脖子。然后扭住我的手把脚伸过来试图踹开我。

    我见招拆招,与美树在运动防护软垫上翻滚了好几个回合。

    毕竟我身上有伤渐渐体力不支,就在美树占据上风将我的双手反扭住,用膝盖顶着我的后背制服了我的时候。器材室的门口传来脚步声。

    有学生过来找寻美树,美树不得不松开我,她拿起塑胶夹板装作是在记录器材,询问走进来的学生有什么事。

    我起身没事人的站在一旁,心里面禁不住吐槽美树这样的演技够可以获得奥斯卡金像奖了。

    学生过来提醒美树该上课了,美树让学生回去告诉大家自由活动,把那学生给打发走。

    目送那学生离开之后,美树走去把器材室的门关上然后反锁,她一把丢开手里面的塑胶夹板,然后黑着脸看着我活动四肢关节,她打算和我正式开战!

    我也打算和她拼了,这家伙实在是太疯狂了。不给她一点颜色看看,指不定她还会做出怎样疯狂的事情来。

    然而,没等她对我动手,她兜里的手机响起,很可能是观月唯给她打来了电话。

    我厚着脸皮,死皮赖脸的走过去偷听她的电话,美树被我无耻的举动气得直翻白眼,推不开我。她不想让观月唯知道我和她在一起,只能够默认我这个无耻之徒在一旁偷听。

    电话果然是观月唯打来的,听筒里传来她焦急的声音,“美树怎么办。我爸爸妈妈前往理事长办公室了,他们打算代替我辞职,让我离开穗见高中!”

    美树又是开始飙演技,她装出惊讶的模样。让站在一旁的我差点笑出来。

    美树黑着脸瞪我一眼,她选择平静的说道,“小唯,伯父伯母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我觉得你还是听从他们的安排吧。”

    听到这样的回答观月唯都快急哭了,“这真的是美树的意思吗,美树怎么变成了这样,美树以前都是支持我的啊,现在怎么这样说?”

    美树很尴尬,因为我在一旁,所以美树身上的那种尴尬被放大了不少。

    她尴尬的坚持自己的意见,“小唯是很聪明的一个人,如果小唯去大公司或是研究所工作的话,以小唯的聪明才智绝对能够为国家和整个社会做出出色的贡献,所以……”

    “怎么会这样……”听筒里传来观月唯失望透顶的声音,“我还以为美树是最了解我的人。我以为美树会帮我摆脱如今的困境,美树怎么变了……”

    “抱歉,我帮不上小唯的忙……”美树现在不仅仅是尴尬,而且变得十分难受。

    如果观月唯知道。她父母之所以会出现在穗见高中的原因是美树的话,估计会气得和美树绝交吧。

    现在,站在一旁偷听电话的我有着一个绝佳的机会。

    如果此时此刻我大吼一声,把美树为了观月唯好的举动告诉观月唯的话。她们两人估计再难回到以前那样的亲密关系了吧。

    不过,我这样是能够报复美树,但观月唯也会受伤。

    观月唯已经够可怜了,我可不想再次伤害她。

    她们已经没有什么好聊挂了电话。美树朝我看过来,她的眼眸里面没有什么神采,显然是觉得要失去观月唯那样一个好朋友了。

    “现在的美树姐,觉得这件事自己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呢?”我微笑开口调侃失落的美树。

    “你走,我不想看到你。”美树转身过去,现在的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吧。

    “美树姐,待会你告诉观月姐,说是伯父伯母拜托你劝说她。你刚才说的话并非是真心的,这样的事情美树姐能够做到吧?”

    听到我这样说,美树疑惑的转身过来看着我,“即便我这样说,对目前的情况又有什么帮助呢?”

    “有帮助,很大的帮助!”我朝美树灿烂微笑,“这样说的话,观月姐就不会失去你这个朋友!”

    说着话,我转身往器材室的门口走去,打算离开。

    听到我这样说美树愣了下,见到我要走,她赶紧喊住我。“你要去哪?”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当英雄去啊!”我头也不回的得意说道。

    “……”美树无语了下,她知道我说当英雄是什么意思,她难以理解的询问,“你是打算去理事长的办公室吧,为什么,这件事已经和你没关系了,你为什么还打算这样做?”

    “为什么呢?”我挠着脑袋想了想,扭头朝美树露出爽朗的微笑说道,“我是为了向观月姐赎罪吧,为了让观月姐不失去美树姐这个朋友,同时也是为了获得美树姐的好感,毕竟我可是打算征服美树姐!”

    我把话说得这样直白,让美树极为的气恼。

    但她无法反驳我,因为现在的她需要我那样去做。

    即便她不接受我的好,但她无法拒绝。

    “英雄都能够获得美女的kiss,如果美树姐能够kiss我一下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美树黑着脸撇开脑袋无视我。

    我嘿嘿笑着潇洒的挥了挥手,大步离开了体育器材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