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33、当妈的最为狠毒和厉害
    虽然我刚才在美树面前表现得十分潇洒。

    但走出体育器材室之后我禁不住头痛起来。

    美树猜得没错,我的确是打算前往理事长办公室。

    我打算把自己暴露在观月唯父母面前转移她们的注意力。

    但究竟该怎么做,之后的我会面临怎样的局面,我统统想不到。

    美树那家伙真的是没事找事,竟然把观月唯的父母招惹过来,她的目标是观月唯和我其中一个离开穗见高中。

    但她没有预料到,她会和观月唯连朋友都做不了吧。

    不管怎样,如同我刚才说的。为了赎罪,为了博取美树的好感,这样的事情我只能够义无反顾的去做!

    不管结果怎样,希望能够帮到她们吧!

    抱着这样的心态,我朝着校道上的路标往理事长办公室所在的楼宇走去。

    走到二楼位置,我遇见了鬼鬼祟祟的观月唯,观月唯站在走廊转角位置往一间办公室看去,她极为的焦急。不知道是想要做什么。

    我蹑手蹑脚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结果她被我吓得浑身一颤差点叫出声来。

    “佑诚君!”转身过来看到是我,观月唯整个人又急又气,“你来这里做什么,赶紧回去上课!”

    “我来见岳父岳母的啊!”我朝观月唯龇牙咧嘴嘻嘻笑,把观月唯气得半死。

    她的脸颊唰的涨红过去,恼羞成怒的她举起手想要暴揍我一顿,但她觉得很奇怪,“佑诚君怎么知道我爸爸妈妈在这里?”

    “怎么,观月姐承认我岳父岳母在这里吗?”我依然微笑调侃观月唯。

    “别闹了,我都快急死了!”观月唯的眼睛红红的,显然是真的快哭了。

    我没有继续调侃她,而是开口撒谎,“美树姐告诉我伯父伯母在这里,她拜托我过来帮观月姐对付伯父伯母。”

    “美树让你过来的啊?”观月唯的表情十分惊讶,刚才的电话里面,美树可不是站在她那边。

    “其实美树姐被伯父伯母拜托劝说你,所以她现在也很纠结,只能够拜托我来帮你。”

    听到我这样的解释,观月唯长长松了口气,她禁不住微笑起来,“我就说嘛,美树怎么可能说出那样的话,怎么可能同意我听从爸爸妈妈的安排呢!”

    自言自语的这样说了句,她朝我挥了挥手,“佑诚君,我爸爸妈妈就在前面理事长的办公室里面,你赶紧过去做些什么吧,我会感激不尽!”

    这家伙还真是有几分依赖我的感觉。

    我疑惑的的看着观月唯,“伯父伯母不是和观月姐断绝关系了吗,怎么还过来找你啊?”

    “亲情什么的怎么能够说断就断,他们只是不适应我这个模样。给他们一点时间,她们会接受我在穗见高中工作,总之佑诚君赶紧过去,万一理事长真的答应他们的请求那就糟糕了!”

    观月唯焦急的催促我。

    而我尴尬的挠着脑袋不想过去。我和理事长还没有见过面呢,我可不想以这样一种方式与她尴尬的见面。

    “观月姐去把伯父伯母喊出来吧!”我颇为尴尬的说道。

    “噗……”观月唯毫无预兆的笑起来,她捂着嘴朝我投来揶揄的表情,“佑诚君是害怕见到理事长吗,没错哦,理事长是个很凶的人!”

    应该是很胸吧,绫小路咲咲可是她的女儿,一定是继承了她的优良基因。

    在心里吐槽了句,我推了观月唯一把,让她赶紧过去。

    观月唯快步走到理事长办公室门口,抬手敲了敲门,她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伸手往楼下指了指。示意待会与她父母在楼下见面。

    观月唯神情紧张的点了点头,她推开门走进去了理事长办公室里面。

    我深呼吸一口气快步走到楼下,然后惴惴不安的等待观月唯父母的到来。

    很快,楼梯上传来下楼的脚步声,一对中年男女从楼上走下,观月唯应该还留在理事长办公室所以没有一起下来。

    见到站在楼下的人是我,观月父母的脸色尽皆很不好。

    观月父亲脸色铁青,观月母亲神情冰冷。他们见到我之后仅是看了我一眼,并不打算停下脚步与我聊一聊。

    我赶紧上前站在他们前面,“伯父伯母我们又见面了。”

    “哼!”观月父亲冷哼了声,领着她的妻子绕过我离开。

    如果他们离开之后不会再对观月唯怎样。那我肯定不会去拦他们。

    但我肯定,他们还会继续逗留在东京催促观月唯辞职,逼迫观月唯去更加好的地方上班去。

    我再次走到他们前面,不管不顾的开口说话。“其实我和观月姐是真心相爱,观月姐之所以留在穗见高中执教是为了我,我一定会照顾好观月姐!”

    “混账东西!”听到我说出这样的话语,观月父亲毫不犹豫的抬起手扇了我一巴掌。“与自己的老师恋爱是很有趣的事情吗,中国人都像是你这样无耻吗?”

    被扇了一巴掌,我的脸颊火辣辣在痛疼,但我没有退缩,我把这样的事情看做是在赎罪,毕竟观月唯喝醉了的时候我非礼了她。

    “伯父伯母,我和观月姐真的是真心相爱,我知道伯父伯母也是为了观月姐好,上次听到观月姐怀孕的消息,你们所做的一切很让我们感动,所以后来观月姐主动承认是撒谎了。”

    “我也不希望观月姐为了我而困在这样的三流高中里面,请伯父伯母把这件事交给我吧。我会说服观月姐离开穗见高中,然后前往前景开阔的公司上班,我也会努力学习,让自己变成配得上观月姐的人。”

    我这样一番话。让观月父亲依然十分气恼。

    他挥舞着手臂还想扇我,但被观月母亲阻止了。

    四周围有学生在走动,观月母亲可不想这样一件事被学校里的学生知道。

    “刚才佑诚君说想要承担这件事。”观月母亲十分认真的看着我,“请问佑诚君真的可以让我们信任吗?”

    我重重的点头。“我和观月姐的关系如何,伯父伯母可以说是有目共睹,所以请不要怀疑我说的话,既然我刚才许诺了让观月姐离开穗见高中的事情我会说到做到。毕竟这是作为男人的约定!”

    听到我这样说,观月母亲露出安心的微笑,她看向自己的丈夫,“这件事就交给佑诚君去做吧,小唯现在根本不听我们的话了,刚才我们去找理事长谈论小唯的事情,这样的举动可是极为的失礼和丢脸,我们也该回去了。”

    话是这样说。但观月父亲很不爽的看着我。

    他若是点头了的话,等于是把女儿交给了我啊!

    “既然你这样说,那你就那样做!”观月父亲板着脸看向我重重的说道,“我会让美树监督你,如果你敢伤害小唯的话,我不会饶恕你!”

    撇下这样一句话,观月父亲哼了声大步往前走去。

    观月母亲没有急着离开,她伸手摸了摸我红肿的脸颊有些心疼,“佑诚君,刚才真的是对不住,爸爸的火气就是这样大你早就见识过了。”

    我微笑表示没什么。

    没想到观月母亲微笑着这样说道,“佑诚君还是一如既往的勇敢。将来的佑诚君肯定大有所为,说服小唯振作起来的事情就拜托你了,但是呢,我觉得佑诚君和小唯真的不是很般配。”

    “佑诚君,我们约定一件事吧,请你放弃小唯我会给你一笔钱,或是给你介绍一个更加适合你的女生,我保证她会乐意与你在一起。”

    “这件事佑诚君别急着拒绝,想好了之后再联系我!”

    观月母亲塞给了我一张名牌,然后微笑着飘然离去。

    我目送她离开的背影有些发呆,果然是当妈的最为狠毒和厉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