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34、我想要和你弟弟恋爱
    观月母亲给的名片上只有电话号码和姓名,并没有标注工作单位之类的文字。

    她刚才说会给我介绍一个乐意和我在一起的女朋友,这让我禁不住好奇,她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日本是个很开放的国家,对于自己子女的工作。作为父母的人一般都不会干预吧。

    像是日本某位姓苍的女演员,她进入那一行家里人不但没有反对,反而给予了祝福。

    这样比较一下,观月唯的父母简直是老古板。

    当然,整个国家观念开放不等于全部人都开放,也许观月唯的父母这样在意观月唯的职业是有什么理由吧。

    在心里面思考了一番。我没有得出什么结论。

    身后传来脚步声,我收起观月母亲留下的名片回头看去,见到身着职业装的性感观月唯急匆匆走下楼。

    “痛不痛?”观月唯显然是在楼上看到我挨了她父亲一巴掌,如今她站在我面前无比愧疚的看着我。

    “观月姐kiss我一下我就不痛,要嘴对嘴的那种才可以!”我咧嘴微笑调侃观月唯。

    观月唯脸红起来,她有些恼羞成怒的敲了敲我的脑袋,“别一天到晚没个正经,赶紧跟我去保健室,不然心悦她们知道你为了我而被打了,她们一定会恨死我!”

    “不会的。”我微笑摇头,“她们巴不得见到我吃亏上当挨打呢。”

    “说什么呢,谁都不会喜欢那样的事情发生!”观月唯拉着我快步前往保健室。

    途中,她询问了下事情怎样了,我如实相告。

    得知我把劝说自己的工作揽下来了,观月唯兴奋得咯咯直笑,“佑诚君真是太棒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

    “亲我一下就行,嘴对嘴的那种!”

    “……”观月唯黑着脸朝我看过来威胁说道,“再说这样的话我可要揍你一顿!”

    我微笑不语,观月唯还不知道,她早就和我kiss过了。

    进入保健室,观月唯带我来过好几次保健室,她也不让医生帮我检查,直接找到冰袋帮我敷着红肿的脸颊。

    我想要自己来。但观月唯认为我受伤是因为她,所以她坚持自己拿着冰袋帮我敷脸。

    保健室里没有其他人,我倚靠在病床上躺着颇为舒服。我把刚才的疑问说出来,希望观月唯能够解答一下。

    “我父母的事情,难道千岛学姐没告诉你吗?”观月唯惊讶的询问我,她嘴里的千岛学姐是我小姨。

    “她没告诉我,而且你的很多事情她都没有告诉过我。”我有些无辜的看着观月唯,这家伙父母的身份一定很了不得吧。

    果然,观月唯略显尴尬的说出了自己父母的身份,“我外公是某个黑社会组织的高级干部……”

    观月唯只说了外公的身份,我被吓得差点从病床上跳起来。

    依照观月唯尴尬的神情推断。她父母的职业肯定与黑社会有关,外公是黑社会的高级干部,怪不得我心里面感觉观月母亲比观月父亲更加可怕,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即使这种存在是合法的,观月唯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十分的尴尬。

    想起刚才的事情,想起星期六的事情。想起观月母亲夸我勇敢的事情,我后背上满是冷汗!

    我竟然在两个黑社会成员面前,一直大言不惭的顶撞他们。如今的我心里面有种后怕的感觉!

    “观月姐请老实告诉我,以后我走在街上的时候,会不会有人拿着刀冲出来砍我?”

    “噗……”观月唯没心没肺的笑起来。笑了一阵,她气恼的瞪着我,“刚才你不是喊他们为岳父岳母吗。现在怎么怕了?”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啊!”我心里面惴惴不安赶紧掏出手机,让观月唯把小姨的号码给我,我拨打小姨的电话,打算大骂她一顿。

    真是的,她是不是不希望我当她的女婿了,竟然不把事情说清楚,竟然让我在鬼门关转悠了好几圈,我真的是恨死她了。

    然而,小姨现在正在忙。她拒接我的电话快速回复了一条忙碌的短信。

    既然如此,我只好放下手机朝微笑的观月唯看去,埋怨这家伙不把她父母的身份告诉我。

    结果观月唯还理直气壮的表示我没有询问她。我真是被她气死了。

    想到我非礼观月唯的事情,我心里面更加的不安,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够让她父母知道。不然我的日子一定会很难过。

    “观月姐,这么说来的话,伯父伯母劝说你振作起来什么的。其实是为了让你去组织里面的公司工作吧?”我问出这个问题。

    观月唯点点头,“爸爸妈妈没说但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组织名下也有很多产业,像是最有名的山口组,各行各业都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

    我点点头继续询问,“观月姐之所以在穗见高中任教的原因。该不会是为了逃避家里面的那种情况吧?”

    “你觉得我是在逃避吗?”观月唯有些气恼的瞪着我,“之前我就说过,我很喜欢很享受如今这样的生活,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为什么说我是在逃避呢?”

    这家伙生气了我赶紧住嘴,她可是黑社会组织高级干部的外孙女,我可不敢得罪她,我担心走在街上的时候被人砍。

    我和观月唯聊着,身材高挑的美树也进入了保健室。

    观月唯忘记了刚才的事情那样。她微笑朝美树打招呼。

    美树朝我看了看,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小唯,我有事情要问你。”

    “美树有什么问题?”观月唯好奇看着美树。

    “小唯出来再说吧。”

    “就在这里问,反正佑诚君不是外人。”

    我帮观月唯解决这样一个麻烦,看来我与她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听到观月唯这样说,见到观月唯拿着冰袋帮我敷脸,美树脸上浮现出了浓浓的醋意。

    她瞪我一眼然后问出这样一个问题,“星期五的晚上,这小子是不是躲在你房间的衣柜里面?”

    “……才,才没有那回事!”观月唯愣了下,她赶紧否定。

    “这小子已经坦白了,小唯否定也没用。”

    观月唯朝我露出生气的黑脸,她可不希望那样的事情美树知道。

    本以为美树要报复观月唯,没想到她主动坦白刚才的事情,“其实伯父伯母是被我怂恿过来学校的,所以,我们扯平了。”

    听到这样的事情,观月唯没有生气,她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美树就是喜欢做多余的事情,看到我房间出现男生的衣服也要打小报告,美树什么时候能够改改这样的小毛病呢?”

    被吐槽了,美树十分不爽的瞪着我,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错,她扭头看向观月唯,“小唯,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问吧。”观月唯帮我敷着脸颊没有太在意。

    “喜欢这小子吗?”美树问出这个问题。

    观月唯愣了下,她微笑点头,“喜欢啊,他可是我弟弟呢!”

    躺在病床上的我有些郁闷,原谅观月唯一直把我当作是弟弟啊,所以我刚才一直要和她kiss她没有答应。

    我心里头这样吐槽着,没想到美树语出惊人的说道,“这样的话,我应该不用顾忌小唯的感受了。”

    “美树究竟要说什么啊?”

    “我想要和你弟弟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