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36、你的温柔有些泛滥成灾
    本想刺激小姨一番。

    但听到我要追一大群女生的话没有让她气恼,反而是我被她调侃了,她觉得我没有那样的本事追一群女生。

    在小姨揶揄的咯咯笑声之中,我黑着脸与她结束通话。

    没多久,观月唯脸色古怪的走进保健室,她在病床边坐下,毫不客气的伸手掐住我的脸颊询问,“佑诚君和美树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她会突然说出那样胆大的话语?”

    这件事我也很好奇,我猜测说道,“也许这是你父母的命令吧,其实刚才你母亲离开的时候,她对我说我和观月姐很不般配,她打算用钱让我离开你,或是给我送个女朋友。”

    我拿出了观月母亲的名片这样说道。

    观月唯被自己母亲气得不轻,她一把抢过我手里的名片然后撕碎。“看来这是我母亲的意思,美树真是个笨蛋,被拜托这样的事情她竟然不拒绝!”

    “或许不是你母亲的命令吧。”我朝观月唯笑嘻嘻的说道,“刚才美树姐不是问你吗,她问你喜不喜欢我,估计她是担心我们两人恋爱,所以选择横插一脚进来。”

    “我怎么可能会和你恋爱?”观月唯见鬼那样瞪着我看。

    “毕竟我们很亲密嘛,比如现在。”我指了指观月唯坐在床边,主动拿着冰袋帮我敷脸的举动。

    观月唯顿时觉得尴尬难为情,“我是你姐,之前你救了我的命我就明确告诉了你,我们是姐弟关系你别胡思乱想!”

    “嗯,有姐姐的感觉真好!”我嘿嘿笑着看向观月唯。

    “……”观月唯感觉我的微笑有些不安好意,她丢下冰袋打算离开,“你自己慢慢敷,等脸颊消肿之后再去上课。”

    观月唯打算离开,我赶紧把她喊住,“观月姐,上星期五你把我塞进衣柜里说是当作打工,你还没有支付我工资呢。”

    “把美树看光了你还想要工资?”观月唯气得给了我一个爆栗,她气呼呼的离开了。

    她的意思是把那样一件事代替我的工资啊,可不可以让我继续打工啊!

    在心里嘿嘿笑着吐槽了一番,我孤零零一个人待在保健室敷着脸颊。

    保健室的病床还蛮舒服的,躺在上面我颇为疲惫的便睡了过去,醒来之后,我发现病床边坐着好几个人。

    千岛心悦和绫小路咲咲过来了,萌萌的神田雪奈也在,甚至是神情冰冷的天海冰音也出现了。

    她们或坐或站的围绕在病床四周,好像是我患了重病即将离世,她们尽皆是为我来送行那样,我被这几个家伙吓得不轻。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你们怎么全都过来了?”我赶紧翻身起来。怀疑是不是观月唯把她们喊过来,抬手摸了摸脸颊,我的脸颊消肿了不担心被她们发现异样。

    绫小路率先开口焦急的看着我询问,“变态学弟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你身上怎么有那么多烫伤啊,虽然并不严重但是很吓人,你一定是遇到了很不好的事情吧?”

    她们是为这个事情过来的啊,我黑着脸朝七濑真希那个眼镜妹看去。

    昨晚七濑真希发现了我身上被烫红的皮肤,我被烫伤的事情除了美树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被我看着七濑真希没有不好意思,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颇为得意的说道,“作为新闻部的记者,我有义务把自己发现的事情告诉大家!”

    这个眼镜妹还真不是一般的中二!

    听到这样的话语,凉宫熏尴尬的微笑朝我看过来,如果她的身份被七濑真希知道了的话,绝对会像是这样公布出来吧。

    “我之前解释过了,因为我是陪大阪那边过来的中国朋友玩游戏。所以……”没等我把话说完,面无表情的天海冰音开口反驳我。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了我们假扮情侣的事情,所以天海冰音没有掩饰大大方方的说道,“学弟去大阪见中国朋友,其实是我对我妈妈说出的谎言,学弟在大阪根本没有所谓的中国朋友吧?”

    我无语的看向天海冰音,这冰冷的家伙为什么拆我的台呢。

    千岛心悦在一旁补刀,“据我所知。宋佑诚同学在整个日本都没有中国朋友,他抵达东京的时候,接他下飞机的人是观月唯老师。”

    “好吧。”我无奈的拍了拍手,郁闷的看着这群家伙。“我撒谎了,大家过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为了关心我吗,真是谢谢了。我没想到大家都这样担心我,大家都喜欢我吧?”

    这样一句话,让我遭受了不少白眼。

    “看来这个变态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千岛心悦哼了声打算离开,关于她是我妹妹的事情并非每个人都知道。所以离开的时候她这样补充了句,“我是看在之前我被围堵的时候你帮我解围,所以我勉为其难的过来看看你。”

    这样的话由这个傲娇的家伙说出来,还真是让我有打她屁股的冲动。

    “我也走了,如果学弟下午不去打工的话,我可以帮你向店长请假。”天海冰音这样说着也是转身离开。

    绫小路焦急的嚷嚷,“变态学弟这样怎么去打工啊,我刚才问过医生了,变态学弟这样的情况不能做太重的活,最好连澡都不要洗!”

    这个身材娇小的伪萝莉对我这个预备未婚夫还真是关心。

    正在往外走的天海冰音点点头,表示她会帮我请假。

    “嘻嘻,佑诚君老实交代为什么会被烫伤的事情吧!”坐在病床边上的七濑真希拿出笔记本。打算记录我说出的话。

    我黑着脸看向她,“如果你这么想知道的话,晚上我会好好的对你说!”

    “晚上?”绫小路歪着脑袋疑惑的看着我,“莫非七濑学妹还和变态学弟住在一起。你们之间好亲密啊,你们之间除了kiss之外,还做了什么呢?”

    被绫小路当众说出这样的事情,七濑真希慌乱得不行。“我,我才没有和这个变态住在一起,我昨晚是和凉宫同学住在一起!”

    七濑真希说得没错,昨晚她是和凉宫熏住在一起。但我也是和凉宫熏住在一起。

    凉宫熏在一旁小虎牙亮闪闪的偷笑,恼羞成怒的七濑真希立马张牙舞爪要报复凉宫熏,她们两人追打着离开了保健室。

    绫小路朝四周看了看,发现除了自己,保健室里面只剩我和神田雪奈。

    因为美树乱发信息的原因,所以绫小路也知道神田雪奈向我表白的事情,她觉得自己有些多余只能够幽怨的嘟囔,“变态学弟。晚上的时候我会去看你,我先走了。”

    没等我说些什么,绫小路一溜烟离开,让保健室里面变得无比尴尬。

    神田雪奈朝我露出个萌萌的微笑,“佑诚君能够向我坦白吗?”

    我尴尬的摇头拒绝,“说出来的话,雪奈会更加的讨厌我,所以我还是不说为好。”

    神田雪奈点点头,她有些神情黯然的低下头询问,“佑诚君真的是十分的讨厌我吗,所以才会一而再的伤害我?”

    “我……”我想要开口说点什么,但我忽然发现。之前我抱着七濑真希睡觉故意刺激神田雪奈的举动,我的目的是为了神田雪奈好。

    我那时候的行为,与美树今天做的事情何等的相似啊!

    我认为美树的行为大错特错,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雪奈,其实我很喜欢你,之前我的所作所为都是我一厢情愿的笨蛋做法,我现在才意识到自己错得多么离谱,伤害了你真是抱歉!”

    “嗯,佑诚君的道歉我收到了!”神田雪奈萌萌的微笑点头,“我知道佑诚君故意伤害我是因为有一颗温柔的心,可你的温柔有些泛滥成灾,竟然和班长kiss了……”

    神田雪奈幽怨看着我,似乎在埋怨我没有kiss她。

    我犹豫着要不要也强势的kiss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