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40、希望佑诚君多生病一段时间
    胆大的七濑真希竟然主动亲我的脸颊,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站在一旁的绫小路不断郁闷撇嘴,见到我傻愣愣的模样,她残忍的将我和七濑真希分开,“好啦,别卿卿我我了,赶紧跟着我去医院!”

    身材娇小的绫小路用力拉着我离开。

    我叮嘱依然处于低头饮泣之中的七濑真希,让她把门关好注意安全。

    走下出租楼。绫小路醋意十足的抱紧我的手臂,在她的眼中我可是她的未婚夫,而我竟然被女生kiss脸颊,她有些受不了。

    “变态学弟自己的身体舒不舒服都不知道吗?”往医院走的路上,绫小路絮絮叨叨埋怨着我,又是骂我连猪都不如。

    知道这个扎着双马尾的伪萝莉是在关心我,所以我一直微笑没有反驳她。

    抵达医院的时候,医生见到我后背上的情况也是吓了跳。医生说是如果晚一些时间过来真的会很严重。

    站在一旁的绫小路又是忍不住骂了我几句。

    护士帮我处理好后背上化脓的伤口,我趴在病床上输液,绫小路虽然气哼哼很是不满,但她安安静静坐在一旁陪我。

    “小学姐,别把这件事告诉心悦她们。”趴在病床上的我这样叮嘱了绫小路一句。

    “怎么,害怕她们担心吗,还是害怕她们发现你这个留学生笨得像是猪一样?”绫小路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打击我的机会。

    “总之,别告诉她们,好吗?”我没有解释,只是朝绫小路尴尬笑了笑。

    绫小路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我答应你这件事,但变态学弟不许再忽视自己的身体了,不然你真的会死!”

    “嗯,拜托小学姐在一旁监督我。”我微笑着,换了个舒服的方式趴在病床上。

    “我当然会监督你,谁让我是你未婚妻呢。”绫小路轻声嘟囔,她坐在病床边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

    我忍不住把脑袋放在绫小路的大腿上,枕着她的大腿休息,绫小路被我这样的举动吓得惊呼连连,“变态学弟别这样啊!”

    “小学姐不是有个妹妹吗,把我当作是你妹妹就好。”

    “可你是男的又不是女的……”绫小路气恼纠结的抓住我的头发。

    她没有把我推开,而是心情纠结复杂的轻抚着我的脑袋。

    这伪萝莉身上香香的味道让我十分的舒服,她的大腿软软的让我不舍得离开。

    绫小路现在格外温柔,趁着这个时候,我禁不住询问她一些事情,“小学姐如果再次见到爸爸和妹妹,你会对他们说什么呢?”

    “不知道。”绫小路毫不犹豫的回答,“现在不知道,或许要等见到了的时候才知道吧。”

    “嗯。”我应了她一声,觉得绫小路其实没有什么要对爸爸和妹妹说,她仅仅是因为心里面的思念,想要再见爸爸和妹妹一次吧。

    回答完我的问题之后。绫小路好奇朝我提问,“变态学弟真的会和心悦结婚吗?”

    我也给出不知道的回答,“我们还小,只不过是高中生。谈结婚的事情还……”

    没等我把话说完,绫小路立马反驳我,“这里是日本不是中国,你们两人想要结婚的话,立马便可以达成婚姻关系。”

    好吧,我还真忘记这个地方是东京了,“小学姐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担心我和心悦结婚吗?”

    “才不是呢!”绫小路撇开脑袋否认,她轻轻揪着我的耳朵气恼的转移话题,“学弟你这个变态,还要这样枕在我大腿上多久啊?”

    “一辈子,小学姐愿意吗?”这样三个字我脱口而出。绫小路顿时凌乱了。

    “你,你说什么傻话,我的腿都麻了,你赶紧给我走开!”绫小路用力推开我的脑袋,她涨红着小脸起身一溜烟钻进了卫生间里面。

    好一阵,绫小路才从卫生间走出来,她红彤彤小脸上的红霞依然没有褪去,她不敢靠近我。与我保持距离的说道,“我让司机来接我了,我待会就回去。”

    “输液完成之后,变态学弟也赶紧回去吧。那个眼镜妹在等你呢,之前我大喊大叫吓到她了,变态学弟回去的时候记得帮我道歉,还有。明天你不要勉强去学校上课,好好在家里待着养伤,你们中国人都爱喝汤吧,我会继续给你送汤的。”

    说完这样的话。绫小路想走却有些恋恋不舍,“我这两天没有和妈妈吵架,不相信你可以给妈妈打电话问问。”

    我微笑点头表示我相信,惹得绫小路更加的脸红。

    “那就这样吧,变态学弟,拜拜。”

    “嗯,小学姐再见。”

    虽然有些舍不得,但绫小路还是离开了。

    对于我这个变态学弟,绫小路心里面的情感应该是产生了一些变化。

    但我没有仔细去思考这个事情,现在的我头晕脑胀十分痛苦,如果绫小路没有发现我后背上的情况,说不定我真的会死过去。

    绫小路回到家之后。她给我发了条报平安的短信。

    过了半小时,输液快要完成的时候,我接到了个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

    接通之后,听筒里传来理事长清脆的声音。“佑诚君的情况怎样,没有大碍吧?”

    没想到会得到理事长的关心,我心里面有些暖洋洋,“谢谢理事长的关心。我的情况并不严重,吃几天药就没事了。”

    “这样啊……”理事长的声音有些莫名的失望。

    “……”我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莫非理事长希望我多病一段时间,意识到这样的事情我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我微笑说道,“理事长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我不会介意。”

    “嗯,佑诚君十分聪明应该猜到了我的意思。”听筒里传来理事长颇为不好意思的声音,“咲咲刚从外面回来,她很是在意的询问我一些料理上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咲咲这样在意这些事情。”

    “这一切是因为佑诚君病了的原因吧,我希望佑诚君多生病一段时间。当然,我的意思是佑诚君康复之后可以假装病没有好,这样子的要求或许有些无理,但应该可以让咲咲的注意力得到转移。”

    理事长为了让绫小路不找寻灵魂可真是操碎了心。

    她可不是第一次提出这样奇怪的要求,上次她还让我成为绫小路的父亲呢。

    我总感觉理事长有些不靠谱,估计这就是穗见高中是三流高中的原因吧。

    假装继续生病而已,我答应了她这件事,理事长又是抱歉又是感谢的与我结束了通话。

    输液已经完成,我摁铃把护士叫过来,取下扎进手背上的针管,我拎着药离开了医院,返回出租屋的途中。我接到了凉宫熏打来的电话。

    七濑真希把我的事情告诉了凉宫熏,所以她打来电话关心我。

    我告诉她情况不严重让她别担心,凉宫熏松了口气解释了下自己的情况,因为白天在保健室听到七濑真希说出作为记者一切要公开的话。

    所以凉宫熏吓得不敢和七濑真希一起住,她给母亲森下丽香发了邮件,然后趁着逛街的时候离开。

    凉宫熏知道今晚我和七濑真希会单独睡在房间里面,她没有吃醋或是怎样,只是提醒我好好休息。

    结束通话抵达出租楼,上楼推开房间门,我见到身着睡衣的七濑真希把我之前拆开的床组合好了,见到我回来她赶紧给我倒了杯茶,询问情况怎样。

    这家伙没有平时间的泼辣,温柔得让我感觉不认识她。

    这眼镜妹指了指组合好的床,说是我的情况睡床比较好不要睡榻榻米,接过我手里拎着的药,她竟然轻声嘟囔着要帮我换睡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