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42、上药
    依偎在七濑真希柔软的怀中,我深呼吸着她身上的香味无耻的磨蹭着,我有种被她治愈了的感觉,极为舒服的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的第二天,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

    七濑真希早已经离开,她的被子和衣服以及梳妆用品统统带走了。

    我起身在屋子里转了一圈。除了空气里还萦绕着淡淡的香味,房间里已经找不到七濑真希存在的痕迹了。

    我正在卫生间里面刷牙的时候,房间门开启的声音传来。

    我疑惑的叼着牙刷满嘴泡沫的走出卫生间,想要看看是谁过来了,自从神田雪奈把备用钥匙还回来之后,除了房东应该没有人有我房间里的钥匙。

    也许是七濑真希拿了我的钥匙。然后她去而复返。

    这样想着我走到房间里,发现竟然是扎着马尾辫的千岛心悦过来了,那家伙穿着浅蓝色的水手服,手里面拎着个大大的便利袋站在玄关换鞋子。

    见到我傻乎乎看着她,千岛心悦没好气的白我一眼,“快过来帮忙拎东西啊!”

    “哦!”我应了声赶紧走过去,将她手里沉甸甸的便利袋接过,我万分好奇的看着这家伙,“你怎么过来了,你怎么有我房间里的钥匙,你怎么给我买东西了?”

    千岛心悦惊恐万状的往后退了几步,担心我嘴里喷出来的牙膏泡沫沾在她身上,“区区一个病人废话真多,赶紧刷你的牙去!”

    这家伙依然这样强势泼辣。

    我朝她笑了笑,将沉重的便利袋拎到房间中央放下。

    等我洗漱好再次走到房间里的时候,我见到千岛心悦站在冰箱前面,她把便利袋里面的东西摆放进入冰箱里面。

    见到我在微笑看着她,这傲娇的家伙有些脸红的嘟囔说道,“哼,你来东京的任务是照顾我,现在究竟是谁照顾谁啊?”

    “谢谢表妹的照顾!”我微笑向她道谢。

    即便我们的关系很不好,但我们毕竟是兄妹,而千岛心悦应该知道了我伤势很严重的事情,所以她才会过来我这里。

    果然。把东西摆放进入冰箱之后,她关上冰箱门板着脸朝我看过来,“身上的伤怎样了。上药了吗,如果你够不着的话,我勉强可以帮帮你。”

    既然她这样说,我赶紧把身上的睡衣脱下,然后转身过去让她帮我上药。

    见到我后背上的伤,千岛心悦显然是被吓了跳,“你,你这变态究竟是做了什么坏事啊,竟然被人伤成这样?”

    千岛心悦找到药。她一边帮我上药一边气恼的说着话,“现在知道东京是个多么危险的地方了吧,我劝你还是赶紧回中国去,你们宋家就你一个儿子,若是你死在东京的话,我可不想成为无辜的罪人。”

    我扭头过去朝她微笑。“不管是中国还是日本其实都很危险,或许我明天会死去,所以今晚上我们生个儿子出来吧!”

    听到我这样无耻的话语。千岛心悦可不会心疼我,气恼的她在我后背上没有受伤的地方狠狠拍一巴掌。

    干净利落的脆响声响起,我痛得龇牙咧嘴。

    “我好心过来探望你。你竟然说出这样无耻的话,你这样的变态最恶心了!”千岛心悦气恼的嚷嚷了句,她已经帮我上好了药打算离开。

    “心悦酱别急着离开啊!”难得与这家伙独处。我赶紧把她喊住。

    “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来探望过你这个变态,既然我来过,即便你死了的话,不管妈妈还是大姨都不能够埋怨我。”

    这傲娇的家伙是担心我死了,然后会被小姨和我母亲责怪,所以才过来探望我的啊。

    “其他人不知道你过来了啊,那正好,我也不想让其他人看到我送你生日礼物。”

    “我才不要你的生日礼物,我说了我不过生日!”

    千岛心悦十分傲娇的打算离开。

    我顾不得穿衣服。赶紧一把将她拉住,“不过生日不代表不收礼物,别人的礼物你可以不收。但我的礼物你必须要收下!”

    “你以为你是谁啊?”千岛心悦一把甩开我的手,朝傲娇的白我一眼,然后没好气的询问。“礼物呢,赶紧拿出来我要离开了!”

    我就知道她会这样,我嘿嘿笑着表示礼物不在这里。

    千岛心悦气得打算离开。我再次把她拉住,“礼物是从中国寄过来的东西,现在应该快到了,我们一起去机场接礼物吧!”

    听到我这样说,千岛心悦很是纠结。

    她对中国寄过来的礼物有些期待,但要和我一起去机场的话。她担心被其他人发现与我在一起。

    不等她考虑好这个问题,我一把将她的手提包给抢了,“你陪我去机场我就把手提包还给你,如果不陪我的话那就不还!”

    千岛心悦被我幼稚的举动气得直跺脚。

    我嘿嘿笑着拿着手提包往卫生间走去更换衣服,同时不忘提醒千岛心悦帮我准备早餐。

    等我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气恼的千岛心悦帮我准备了杯面作为早餐。

    虽然让我这个病人以杯面当早餐,但不懂得料理的千岛心悦,她只能够为我准备这样的东西。

    即便是杯面我也没有嫌弃,这可是我未婚妻准备的爱心早餐啊!

    见到我满脸幸福的吃着杯面。千岛心悦的漂亮脸颊一直在抽搐无语。

    吃完杯面之后,在我用手提包的威胁下,千岛心悦不得不跟着我一起下楼。

    直到走上出租车前卫机场,我这才把手提包还给她,接过手提包的千岛心悦冰着脸拍了拍自己的包包,好像被我拿过的手提包变脏了那样。

    “之前的一个晚上,我像是做梦一样梦见了有人在照顾我,那人是心悦酱吗?”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我微笑朝千岛心悦问出这个问题。

    千岛心悦面无表情的白我一眼,“你这变态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解释下你怎么有我房间里的钥匙吧,一定是那时候顺手拿走的吧!”

    “哼!”千岛心悦傲娇的哼了声,她懒得与我废话,扭头过去看着车窗外快速倒退的街景。

    我已经确定那晚上的人就是她,我一把抓住她柔软的小手放在嘴里亲了下,千岛心悦被我这样变态的举动吓得半死。

    我们现在是在出租车里面,她有些不好怎么发怒,她丢开我的手与我保持距离,压抑着怒火咬牙切齿的询问我究竟是怎么弄得浑身上下是烫伤。

    这个问题我没有回答千岛心悦,而是嘿嘿笑着敷衍了过去。

    等不到我的回答,千岛心悦更加的恼怒,气急败坏的她甩着马尾辫撇开脑袋,即便我们之间的距离不到二十公分,但我们如同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很想把一切都告诉千岛心悦,但有些事情并非是我想说便可以说。

    出租车的目的地是羽田机场,距离有些远,走了半天也没有到。

    途中,千岛心悦接到了神田雪奈和绫小路她们打来的电话,这家伙尴尬的撒谎说是妈妈寄来了东西她要去机场拿。

    在我身旁撒谎,千岛心悦可谓是窘迫到了极致。

    挂了电话之后,她为了摆脱尴尬故意说起了我和绫小路订婚的事情,“我听理事长说过这件事,如果咲咲答应的话你们就订婚吧!”

    这家伙还真是把自己的未婚夫拱手相送啊!

    “我答应订婚的事情是为了改变绫小路!”我这样说了句,终结了这个话题,“心悦酱猜猜礼物是什么吧?”

    “哼,是什么都无所谓,反正我一点都不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