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43、心悦酱是在约会吗
    千岛心悦说不期待礼物一定是在撒谎。

    如果她真的不期待礼物的话,就不会这样乖乖跟着我来机场拿礼物。

    如果她真的把我看作是敌人,即便我拿了她的手提包她也不会听从我的命令。

    我早就看透这个家伙了,她就是傲娇而已。

    抵达熙熙攘攘的羽田机场之后,我担心和千岛心悦走散,也担心这家伙撇下我坐车离开。所以我一把抓住她的手。

    千岛心悦挣扎了好一阵,无法挣脱我的坏手她只好认命那样被我牵走。

    牵着千岛心悦往机场里面走去,我一边走一边拨打电话找寻货运处。

    然而,有些地方不是我们能够进入,我只好不断拨打电话找寻负责人,千岛心悦虽然一直跟着我。但她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看我瞎折腾一般找人。

    日本人办事比较严谨,就是因为严谨所以把我折腾了半死。

    因为从我家那边运过来的东西是活体动物,动物体内存在病毒寄生虫之类的东西会跨境感染传播,所以国与国之间动植物的运输比较复杂。

    老爸老妈那边把东西送上飞机可是托了关系,到了我这边,负责人告诉我那东西必须隔离一段时间才可以入境。

    我废了好一番功夫,打越洋电话打得手机都快欠费了,总算是得到了许可。

    我领着神情很不悦的千岛心悦往货运处走去。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中午了,千岛心悦对我快失去耐心,若不是这里是机场,她早就冲着我咆哮一番了。

    然而,往货运处走去的时候,她脸颊上的冰冷神情一点一点融化。

    听到货运处四周传来猫猫狗狗之类的吼叫声,这傲娇的家伙猜到了我给她的生日礼物是什么,她禁不住抓紧我的手,显然是激动了起来。

    这家伙主动和我一起找寻起来,在嘈杂的货运处找寻了好一阵,我们在一个角落位置找到了一个蓝色的塑料笼子,里面躺着一个白色的身影。

    这小东西连夜搭乘越洋飞机抵达日本,它的气色有些不太好。

    我和工作人员办理取货手续,千岛心悦已经急不可耐的把那小家伙从笼子里取出来。

    那家伙显然是很喜欢我准备的这份生日礼物,她抱婴儿一样抱着那只瑟瑟发抖的小白狗,并且在小白狗的耳边轻声说话像是在安慰它。

    完成手续的我朝她们走过去。我离开家快一个月了,那小东西依然还记得我。

    见到我它发出嘤嘤的叫声想要来我怀中,千岛心悦不想把它给我。但见到小白狗这么可怜,她只能够把小东西送到我怀中。

    我抱着那小东西,它舔了舔我的手不再发抖害怕了。

    见到这样一幕,千岛心悦顿时有些吃醋,她赶紧翻找自己的手提包找到零食贿赂小白狗。

    “它叫什么名字啊?”千岛心悦一边喂小白狗吃东西一边朝我询问。

    “这是你的生日礼物,你给它取个名字吧!”我理所当然的说道,但很快我便后悔了。

    千岛心悦看着我怀中的小白狗眯着眼睛思考了下,很快,她想到了名字。她古灵精怪的微笑着说道,“以后就叫它诚诚吧!”

    诚这个字可是我的名字啊,这家伙把我的名字安在小狗的身上,不用说,自然是在拐着弯郁闷我!

    “它是母的啊,别取一个男生的名字!”我赶紧抗议。

    “我不管。以后我就叫它诚诚!”千岛心悦很是倔强的说道。

    我满头黑线的反击她,“那我以后叫它小千好了。”

    千岛心悦红着脸白我一眼,她从我怀中一把抢过小白狗。嚷嚷着诚诚我们回家,我黑着脸拎着笼子跟上她们。

    千岛心悦没有直接带着小白狗回家,离开机场之后。她带着小狗和我一起上街购买狗粮狗窝,以及小狗吃饭的盘子,甚至是给小狗买了套粉色的花裙子。

    跟在她身后担当搬运工的我忍不住大骂这家伙败家。前几天她还朝我嚷嚷说是没有生活费了,现在她竟然采购了一大堆没用的东西。

    面对我的指责千岛心悦没当回事,她哼着歌心情很不错的逛着街。

    这家伙张罗着小狗的事情连午饭都忘了吃,要不是我提醒她的话,估计她会被饿得饥肠辘辘。

    我们一起进入一间拉面馆,吃着拉面的时候,这家伙才把麻烦的小狗塞给了我。

    我捏着小狗的脸颊教训这麻烦的小东西,千岛心悦气恼的挥舞着筷子打我的手,她瞪我一眼之后。掏出手机给神田雪奈拨打电话。

    “雪奈,我知道我们应该组建一个什么社团了,你赶紧向观月姐写申请。我们要把那间最好的活动室占据下来,对了,我们部室的名称就叫做小白部吧!”

    虽然我听不见神田雪奈的声音。但我能够想象出那萌萌家伙满头黑线的模样。

    不过,不管组建什么社团,其实千岛心悦都是为了找个地方玩吧。

    看来千岛心悦打算把小狗带去学校里面。我没对这件事惊讶,日本的小学每个班都会饲养一些小动物,班里会分成一个个饲养小组轮流照顾小动物。

    虽然高中学校没有这样的传统,但学校并不反对动物入校。

    “小千可真幸福啊,遇到了一个对你这么好的主人!”我把碗里面的肉丸子夹给小狗吃,黑着脸吐槽千岛心悦。

    “它叫诚诚!”千岛心悦听到我的话语。她很是激动的抗议。

    “小千!”

    “诚诚!”

    “小千!”

    “诚诚!”

    我们两人在拉面馆里面针锋相对,大眼瞪小眼。

    与我争执了一阵,千岛心悦朝我露出个狡黠的微笑,“如果你非要叫它为小千也可以,它每天吃的狗粮你必须负担一些,变态你每天给我一千日元买狗粮吧!”

    一千日元可是五十多块人民币,一天五十多的话一个月是一千多,这是养狗还是养女儿啊,真是的。

    “别忘记你的处境!”我黑着脸瞪着千岛心悦。“如果你没钱养它的话,那就交给我来养吧。”

    “真的啊?”千岛心悦疑惑的看着我,“变态你该不会是打算给它吃一些剩饭剩菜吧?”

    “不然还天天花钱给它买山珍海味吃啊?”我黑着脸看着千岛心悦说道,“每天都有班级上家政课吧,每节课上完之后有那么多的食物倒掉,那些食物……”

    “停!”千岛心悦脸色煞白的举起手示意我住嘴,她咬牙切齿的瞪着我,“你这个混蛋还真不是一般的变态,那些东西是给人吃的吗?”

    “当然不是给人吃的,所以才给狗吃嘛!”我嘿嘿笑着说道。

    千岛心悦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她赶紧纠正,“学校里有很多人根本不会做饭,料理出来的东西都是暗黑料理,那种东西吃了可是会死人的啊!”

    “对哦!”我托起下巴疑惑的看着千岛心悦,“日本的学校从小学开始就有家政课吧,为什么小千你没有学会料理呢?”

    被我称呼为小千,千岛心悦整个人进入暴走状态。

    而我们一直在说话,被我抱在怀中的小白狗,这个小东西竟然把嘴巴伸进去了我的拉面碗里面。

    这样一幕逗得千岛心悦哈哈大笑,嚷嚷着诚诚帮她报仇了。

    我赶紧把拉面碗推开,担心被拉面馆的服务员看到,这碗可是给人用的,若是服务员见到碗被狗舔了可不得了。

    推开碗我黑着脸教训这不听话的家伙,当然,它可能是饿坏了。

    就在我教训着小狗,千岛心悦哈哈大笑的时候,有个人走了过来发出好奇的声音,“心悦酱是在约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