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53、所以说,佑诚君不能够拒绝我
    上杉优奈询问我之前向她表白与发短信的勇气哪去了。

    之前上杉优奈过来这里纠缠着我,让我追求天海冰音改变那个家伙,那时候我为了遏制她奇怪的想法,于是向她表白打乱了她的计划。

    至于发短信的事情我可没有做过,准确来说应该是那天晚上,美树用我的手机给上衫优奈发送了奇怪的内容吧。

    我记得我差点被美树杀死之后的第二天,我前往上杉家餐厅打工的时候,上衫优奈见到我她的表情有些奇怪。

    当时我向她撒谎说是大阪那边的朋友恶搞我。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上衫优奈应该是没有相信我。

    如今,上衫优奈端着一盆温水放在我身旁,打算帮我擦洗身体。

    我之所以不脱衣服是不想吓着她,没想到她竟然吐槽我没有勇气。

    既然她都不在意看到奇怪的东西,那我有什么好纠结,我一下子把我自己脱光,上衫优奈来不及阻止我。她慌忙把涨红的脸颊撇开,眼神闪烁不敢看我。

    “佑诚君真的是个变态!”上衫优奈对于我这样的举动没辙,只能够咬牙切齿的骂我。

    “刚才优奈姐说我没勇气,现在我有了勇气优奈姐怎么害羞了?”我嘿嘿在笑,惹得上衫优奈更加是脸红耳赤。

    “转身过去,我先帮你擦洗后背。”

    “好吧。”

    我转身过去背对着上衫优奈,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了。

    上衫优奈应该回头过来看着我,她发出了惊呼声,“佑诚君究竟是遭遇了什么事情,你都快被绷带缠成木乃伊了!”

    没办法,我只好又是把今天遭遇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别担心,都是皮外伤而已,过几天就会好。”

    上衫优奈似乎没有听我说话,她自言自语那样嘀咕着,“这样的情况应该让冰音酱看看,她应该会心疼你。”

    这样的话语让我满头暴汗,我敢这么无耻在上衫优奈面前脱光光,但我怎么敢在天海冰音的面前这样做。

    不过,我知道上衫优奈时时刻刻都想要撮合我与天海冰音,知道无法让她打消这样的念头,所以我没和她纠结这样的事情。

    “优奈姐想要帮我擦洗的话请动作快一点吧,我吃了药有些头晕,想要尽快睡觉。”

    “嗯。”上衫优奈应了声,她拿着拧干的毛巾擦拭着我没有被绷带包裹的地方。

    快速擦拭了下,她把毛巾一丢表示完事了。

    这货还真不是一般的不靠谱,我不知道该如何吐槽她,估计她根本就不打算帮我擦洗身体,刚才她问我的勇气哪去了,纯属是在刺激我脱衣服,然后查看我身上的伤吧。

    这个腹黑的家伙,在心里吐槽了句。我拿起毛巾自己擦拭身体。

    见到我这个变态这样没羞没臊的在房间里这样,脸颊涨红的上衫优奈惊慌失措的往卫生间方向走去了。

    等上衫优奈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房间里还有被子吗?”上衫优奈自言自语一样嘀咕着,她往我衣柜里走去打算找寻被子。

    “不会吧?”躺在床上的我忍不住发出惊呼声。“优奈姐真的打算留下来陪我吗?”

    “不留下来怎么行,你如此这个模样,万一发生意外怎么办?”上衫优奈头也不回的这样说了句。

    我很无语,我现在又不是受重伤了,上衫优奈有必要把我说得像是奄奄一息那样吗?

    “你留下来我不介意,说不定今晚上我能够和优奈姐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我猥琐的嘿嘿笑了笑。

    “哦,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我有些期待!”上衫优奈丝毫不畏惧的笑了笑。

    她可是天海冰音的剑道师傅,她厉害得很,怎么可能会害怕我一个浑身是伤的人对她做奇怪的事情呢。

    郁闷了下,上衫优奈已经把凉宫熏没有带走的被子找到了。

    上衫优奈叮嘱了我一句,说是感觉身体不舒服就喊他。

    她把被褥铺在床边的榻榻米上。她是真的在担心我,所以我没有继续调戏她了,或许是吃了药的关系,我觉得头晕选择闭上眼睛睡觉。

    然而,上衫优奈躺在床边的榻榻米上,虽然她没有说话,但是身上有香香的味道像是一阵阵清风吹拂过来。

    淡淡的幽香撩拨着我的心弦,即便我整个人迷迷糊糊都难以入睡。

    我在幽暗的房间里睁开双眼。忍不住开口打破沉默,“优奈姐对我真好,像是我的家人一样。”

    听到这样的话语,旁边传来上衫优奈的微笑声。“既然这样的话,佑诚君就当我的弟弟怎样,即便某一天你不能够与冰音酱结婚,但你仍旧是我的弟弟。当然,我更加希望你们能够结婚。”

    这家伙还真是三句不离撮合我和天海冰音的事情。

    我觉得有些好奇,“优奈姐似乎对天海学姐特别的好,一直都想要帮助学姐进行改变。优奈姐该不会是个妹控吧?”

    上衫优奈没有否认自己有着妹控的属性,“如果佑诚君非要这么说的话我不会否认,如果佑诚君是我的弟弟的话,我一样会对你很好。”

    我无语了下,怀疑上衫优奈也存在弟控的属性。

    不对,一个喜欢弟弟妹妹的人并不一定是什么控,而是对对兄弟姐妹很珍惜吧。

    我禁不住有些好奇的询问,“优奈姐是独生子女吗,家里就你一个吗?”

    这个问题上衫优奈没有立刻回答我,似乎是因为我的这句话触动了她的某根神经,隔了好一阵子她终于说话了,但她的声音有些不对劲。“没错,我家就我一个。”

    上衫优奈的声音似乎是有些哽咽心酸,我心里面莫名的咯噔了下。

    我说的‘一个’是指上衫优奈家里面是不是只有她一个孩子。

    而上衫优奈说的‘一个’的意思,似乎她家就她一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心里面掀起了名为好奇的巨浪。我想要知道上衫优奈家里面的事情!

    幽暗中,上衫优奈笑了笑,她的声音恢复了平静,“刚才佑诚君吐槽我是个妹控。我是真的很喜欢冰音酱,在我眼中她是我唯一的家人,如果心悦酱是佑诚君唯一的家人,估计佑诚君也会无比的疼惜她吧。”

    上衫优奈算是承认了她家就她一个人。我心里面一紧,顾不得头晕我已经不想睡觉了,我极为想要知道上衫优奈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知性的大姐姐知道我很好奇,她在幽暗中叙述着她的事情。

    “我爷爷创办了上杉家餐厅,餐厅虽然不大但却能够让一家人过得温暖幸福,爸爸从小时候便开始在上杉家餐厅工作,他长大之后,理所应当的继承了经营餐厅的责任。”

    “爸爸妈妈只生了我这么一个女儿。不管是爸爸妈妈还是爷爷奶奶都希望某一天,我能够与我的丈夫一起接手上杉家餐厅的经营,但是,我从小便喜欢上了剑道,这样违逆家里人意愿的事情我不知道和他们争吵了多少次。”

    “即便在全家人都反对的情况下,我依然闯入了全国大赛,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被这个消息吓了跳,他们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女儿有着那样的才华,他们的观念动摇了,他们决定前往全国大赛的现场支持我。”

    “他们关上餐厅的门,贴上要去观看女儿参加全国大赛的公告。他们换上漂亮的衣服,他们……”说到这里,上衫优奈的声音再度哽咽起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够保持沉默在幽暗中认真倾听。

    “……他们在路上遇到了海啸……后来我放弃了剑道,认真的经营家里面的餐厅,由于一开始没有经验亏损了很多钱,还好遇到了千岛夫妇给予我投资,餐厅的情况一点一点好转的时候我遇到了冰音酱,再后来便遇到了佑诚君你……”

    “所以说,佑诚君不能够拒绝我!”上衫优奈的语气徒然一变,有些恶狠狠的说道。

    “不能够拒绝你什么啊?”我整个人凌乱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