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55、到底是谁
    浅色的床单上竟然有朵璀璨的小红花!

    我的大脑骤然之间嗡嗡作响,我想到了我醒来之前所做的美梦。

    那个该不会不是梦,而是我这个变态把某个照顾我的女生给推倒了吧?

    想到这样的事情我整个人凌乱不堪,我又没有喝醉,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话说那女生是谁啊,怎么连我一个睡着了,身上受了伤的人都反抗不了?

    她是自愿的吗。还是说我梦游了?

    或许是我身上的某处伤痕出血了,然后滴落在了床单上也说不定。

    我仔仔细细检查了下我身上的伤,我身上的伤都由绷带和纱布防护得好端端,如果伤口出血的话,肯定是率先染红纱布什么的。

    而如今绷带纱布干干净净,表面伤口没有出血,那床单上的小红花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凌乱不堪的我拿起手机,上面没有任何的未接电话和短信。

    我挠着脑袋整个人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下子真的是糟糕透顶!

    也不知道我迷迷糊糊之中,究竟是把哪个女生给搞定了,如果那家伙愿意和我好的话一定会留下来吧?

    她之所以离开一定是因为生气了!

    之前我的手机被美树还原了,很多家伙的号码我都没有,既然如此,我打算一个个去找她们,如果不愿意见我的人,估计就是被我推倒的家伙吧。

    做出这样决定,我打算率先前往小姨家一趟。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凉宫熏的声音,“佑诚君开门,我来蹭饭了!”

    我把床上的小红花掩盖住,然后深呼吸一口气走去开门,超人气的美少女偶像凉宫熏同学伪装成为雀斑妹站在我房间门口,她露出亮闪闪的小虎牙朝我微笑挥手。

    挥了挥手,她往我身上轻轻打了一拳,“佑诚君真是个坏蛋,班长昨天就回家去住了佑诚君为什么不告诉,让我傻乎乎的躲了两天才知道!”

    “抱歉,是我的错。”我尴尬的笑了笑,“凉宫同学是刚回来吗?”

    “嗯,怎么啦?”凉宫熏透过她高挺鼻梁上架着的平光镜好奇朝我看过来,“佑诚君看起来有心事,我不在的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的确发生了很多事,说来话长……”

    “那就慢慢说,嘻嘻!”

    凉宫熏期待的看着我,创作遭遇瓶颈的她希望能够在我身上找寻到灵感。

    我抱歉的朝她笑了笑,“之后再说吧,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不能够给你准备料理了。”

    “嗯。”凉宫熏没有纠缠着我,她露出亮闪闪的小虎牙朝我微笑。“佑诚君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吃的就行!”

    “蛋糕可以吗,还是要关东煮,亦或是其他?”

    “这个佑诚君自己决定,给我一个惊喜嘛!”

    说完这样的话。凉宫熏挥了挥手,蹦蹦跳跳进入她房间里面,我关好房间门往楼下走,心里面略有些不安的往小姨家走去。

    行走在路上,我思考着找到那个在我床上留下小红花的家伙该怎么办。

    既然事情都发生了,我没有什么好逃避,如果她愿意那就结婚吧,不愿意结婚我会好好的补偿她。

    胡思乱想了一番,我走到了小姨家。

    天空已经黑下来了,我没有急着摁门铃进入屋里面,而是绕到厨房外面,透过厨房的窗户往屋子里面看。

    千岛心悦她们不在厨房餐厅。而是在客厅里玩闹。

    不断有银铃般的笑声传来,还有小狗的汪汪叫,我听到了绫小路的声音,那个伪萝莉也过来了,她们四个家伙玩闹得很是欢乐。

    与我发生了那种事情的女生,估计不能够那样无忧无虑的微笑吧。

    也就是说,千岛心悦和绫小路,还有神田雪奈三人可以排除掉。

    那会是谁呢。上衫优奈应该不可能,天海冰音更加不可能,凉宫熏不过是刚刚才回来而事情发生在白天,该不会是七濑真希那个眼镜妹吧。可是她怎么进入我房间的呢?

    莫非是观月唯担心美树要和我恋爱,所以抢先攻占我,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美树那家伙,她恨不得杀了我。怎么可能与我发生那样的事情。

    想不出个所以然,我离开小姨家,计划去上杉家餐厅找上衫优奈问问情况的时候,而这时候上衫优奈恰好给我打来了电话。“佑诚君醒了吗?”

    “嗯。”我应了声,没有急着询问上衫优奈,而是想要听听她打电话找我做什么。

    “佑诚君是和冰音酱在一起吗,我打她的手机打不通。”上衫优奈竟然打我的电话找寻天海冰音!

    “优奈姐是不是搞错了,天海学姐没有和我在一起。”

    “上午我让冰音酱去照顾你,她应该过去了吧,现在她的手机打不通,也没有过来打工,她不是在你那里那她去哪里了?”

    听到上衫优奈的话语我心里面被吓了跳,“天海学姐真的来照顾了我吗?”

    “当然,她听到我说你伤得不轻,她担心你这个假男友死了那就糟糕了。她嘴里说是去看看你,其实她肯定是很细心的照顾了你吧。”上衫优奈笑了笑,她很惊讶的询问,“佑诚君不知道冰音酱去过你那里吗?”

    如果我知道的话。我就不必这样六神无主了。

    “优奈姐确定学姐去过我出租屋吗?”我十分怀疑天海冰音和我那个了,天海冰音可是剑道高手,不可能没办法反抗我。

    “当然去了,中午的时候我还给她打电话询问你的情况。当时她说你睡得很香。”

    “……”我心里面更加的凌乱了,或许天海冰音是希望和我结婚,然后彻底的获得自由,所以才和我发生那样的事情吧。

    可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躲着不见人又是怎么回事,害羞了吗?

    “优奈姐别担心,我这就去学姐家一趟,她应该是在家里面。”

    “嗯,那我就把冰音酱拜托给佑诚君了。”

    上衫优奈这样说了句话,她正要挂电话,我心里面出现闪过一丝亮光。像是看到了事情的真相!

    这家伙说把天海冰音拜托给我,按道理来说,她应该说的是这件事拜托我了。

    联想到上衫优奈最想要让我做的事情,我整个人忽然间如释重负,然后浑身上下窜起了万丈怒火,“话说优奈姐,玩这样的游戏还真是你的作风啊!”

    “佑诚君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听筒里传来上衫优奈疑惑的声音。

    “别装傻了,优奈姐为了撮合我与天海学姐还真是费尽心思啊,我床上的小红花是不是你故意弄出来的东西?”

    “小红花是什么?”上衫优奈依然疑惑。

    “……就是处女膜破裂流出的血!”我黑着脸解释,顾不得上衫优奈会不会羞涩尴尬,那家伙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整蛊我。

    “呃……”听到我说出的话上衫优奈整个人都不好了。“佑诚君是什么意思,你,你在床单上发现了处……小,小红花?”

    “那东西是你故意弄出来,为了让我觉得我对天海学姐做了什么,然后心怀愧疚的与她结婚吧?”我大声说出我的猜测。

    “我的确是希望你和冰音酱结婚,但我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上衫优奈赶紧否认。

    “真的不是你吗?”我才不相信上衫优奈,“如果我找到证据证明是你做出了那样的事情,我绝对会让你的床单盛开小红花!”

    上衫优奈被我无耻的话语弄得很是郁闷,听筒里传来她无奈的声音,“好吧,如果真的是我捉弄了你,我不介意你报复我,毕竟我没有做过那种事情。”

    那家伙竟然答应了这样的事情,难道真的不是她使的手段?

    我再次惊慌起来,而上衫优奈从郁闷中回过神来变得惊喜万分,“佑诚君该不会是推倒了冰音酱吧,不对,你都睡着了,应该是冰音酱把你逆推了吧,哈哈,冰音酱还真是不声不响做了件大事,真希望她能够‘中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