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67、我哪里比不上那个叫美树的家伙
    凉宫熏把房间门打开之后,对于观月唯和美树来找我的事情她颇为好奇。

    当然,对于我和观月唯的事情她也知道,这家伙知道我很多秘密。

    如今我把要去和观月唯一起住的事情说出来,凉宫熏鼓起香腮很是不满意,“原来佑诚君喜欢成熟类型的女生,怪不得一直都不愿意接受我的表白。”

    “其实我更加喜欢有着大明星属性的女生。”见到凉宫熏没有很烦恼,我禁不住笑着调侃了她一句。“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帮人要帮到底嘛。”

    “森下小姐可是让你照顾着我啊!”凉宫熏的意思是让我也要帮她帮到底。

    “以后我又不是不和你说话了,真是的。”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她已经戴上平光眼镜点缀上了雀斑进入了伪装模式。

    “那你以后住哪里,把地址给我,这样方便我去找你。”凉宫熏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观月唯恰好把地址发了过来,我顺手把地址转发给凉宫熏。

    “别太在意这样的事情。有时间我会回来给你准备中国料理。”

    “好吧。”凉宫熏点点头,很轻松便接受了这件事。

    这家伙这样容易便接受这件事,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我见到她书桌上又是散落着绘画着五线谱的纸张,估计这家伙有了什么灵感没心思在意我搬走的事情吧。

    既然如此,我没有继续打扰凉宫熏。

    与她分开之后,我快步下楼前去找寻房东退房。

    我本以为能够退回一大笔租金,但房东向我索要租房合约,我压根就没有那种东西只好给千岛心悦那傲娇的家伙打电话。

    不用说,那家伙知道我要退房的事情,她绝对不会把退回的租金分给我。

    电话里面,我把事情简单的解释了一番,千岛心悦知道我和观月唯的事情,但她还是被吓了跳,“死变态你绝对是不安好心,你对观月姐有着奇怪的想法吧!”

    “或许是吧。”我很是不爽的敷衍那家伙,“观月姐的身材可是一级棒,比你那飞机场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你昨晚可是对我说,不管我去找男人还是女人,所以这样的事情你管不着吧。”

    “……”千岛心悦很无语,昨晚她的确说了那样的话,现在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

    “房东退回来的钱就不用分给我了,留给小千当伙食费吧。”我很潇洒的说道。

    “哼,即便你想要和我分钱,但我绝对不会把钱给你那个变态!”千岛心悦气急败坏的嚷嚷,“你有本事就把观月姐拿下吧,看美树姐怎么暴打你这个变态!”

    千岛心悦以为美树能够拦住我,但我很遗憾的告诉她,“我和美树姐交过手,但美树姐不是我的对手,说不定我会一下子把她们两个都拿下呢。嘿嘿……”

    千岛心悦被我猥琐的笑声气得半死,她郁闷万分的挂了我电话。

    她应该是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神田雪奈和绫小路,没一会,我收到了那两个家伙发来的信息。她们十分好奇询问我要和观月唯同居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没办法,我只好回复解释的信息。

    如果是同居那该多好了,我和观月唯不是同居,顶多算是合租。

    何况观月唯身边有着个美树,我想要和观月唯发生点什么实在是太难了。

    解释了一番,我回到房间把行李收拾好,凉宫熏应该是戴着大大的粉色耳麦在创作,所以我敲门的时候她没有反应。

    既然如此,我就不通知她我离开了。

    走下出租楼,我依靠手机导航往观月唯父母提供的房子走过去。

    那栋房子距离这边不远,行走了一阵便抵达了,那是一片住宅区清一色是日本极为常见的那种两层小楼。

    房子门口上面悬挂的牌子尚未取下。上面写着工藤两个字,看来这房子以前的主人姓氏为工藤。

    摁响门铃,观月唯很快便打开了门,见到我过来了她笑得十分开心。

    跟随她进入屋子里面,这屋子也就是普通人家的模样没有什么值得惊喜,但较比出租屋,这栋两层小楼可谓是十分的宽敞。

    “佑诚君住楼下的房间吧,我和美树在楼上住。”观月唯显然是担心我做奇怪的事情。所以故意这样安排。

    “怎么样都无所谓。”我推开位于一楼的房间,里面的情况还可以,除了有些灰尘以外拎包便可以入住。

    “佑诚君没有什么急事的话,那就和我们一起打扫吧。”

    “抱歉。我有急事!”我才不和她们一起大扫除。

    “佑诚君有什么急事?”观月唯对我的事情极为好奇。

    “我兜里没钱了,要去打工赚钱。”我没有撒谎,很坦然的把这件事告诉给了观月唯。

    听到我这样说,观月唯的表情变得有些失落。“之前我们去到佑诚君的出租屋里面,桌子上的菜肴都是佑诚君料理的吧,我们本打算让佑诚君料理晚餐庆祝我们乔迁之喜呢。”

    我黑着脸的看向观月唯,“这样的事情应该是观月姐做才对吧。别以为我不知道日本的习俗,在日本这个国度里面,男人进入厨房准备料理意味着女人太差劲了,观月姐是觉得自己太差劲了,所以才想要让我准备晚餐吗?”

    观月唯满头黑线的看着我,“那是夫妻之间的事情,结婚之后丈夫当然不用进入厨房,你可不是我丈夫,所以……”

    “那么,观月姐有没有勇气向父母承认,其实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呢?”

    “……”观月唯无语,她敢那样做。但会带来一系列的麻烦。

    “所以说以后的话,我们要像是夫妻那样子生活才对,亲爱的,晚餐没吃完别拿去喂流浪猫。留下来给我当夜宵吧!”

    我嘿嘿笑着离开,留下观月唯脸颊涨红的站在屋子里不知所措。

    离开之后,我快步抵达上杉家餐厅,时间还早。但我多打工一小时便能够多赚一小时的钱,我的钱夹已经见底了,必须赶紧赚钱才对。

    进入餐厅,坐在柜台里的上衫优奈见到我她没有微笑而是有些气恼。“我刚想找佑诚君呢,没想到佑诚君便过来了。”

    “优奈姐找我有什么事?”我觉得有些奇怪,搞不懂上衫优奈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刚才收到你妹妹心悦酱的邮件,她说佑诚君要和自己的老师同居,这是真的事情吗?”上衫优奈怒气冲冲的询问我。

    估计千岛心悦那家伙是吃醋了,所以才会这样传播我和观月唯的事情,她这样做绝对是为了给我制造麻烦。

    以上衫优奈如今愤怒的表情来看,千岛心悦的目的达到了。

    “优奈姐。其实我和观月姐的情况与天海学姐的情况差不多,因为是为了让她父母……”

    “这件事我知道!”没等我解释完上衫优奈点点头,她很不愉快的询问,“既然情况一样,为什么佑诚君和老师同居了,却没有和冰音酱同居呢?”

    “呃……”我满头黑线,上衫优奈还真是没事找事啊,“准确说起来的话,其实情况又不一样,因为……”

    “怎么不一样?”上衫优奈黑着脸直勾勾看着我,“你都是假扮她们的男朋友,哪里不一样了。莫非是因为老师还有一个漂亮的朋友所以佑诚君心动了,冰音酱也有我这个姐姐呢,如果佑诚君愿意的话,我可以陪你和冰音酱一起住!”

    “呃……”我很无语,天海冰音都没有在意这件事,上衫优奈的怨念竟然比她还大,“优奈姐,情况不是这样……”

    “佑诚君是在拒绝我吗,请佑诚君告诉我,我哪里比不上那个叫美树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