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72、佑诚君最好了,我最喜欢你了
    我刚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浴室门便被撞开。

    身材高挑的美树拿着衣服大大咧咧的走进浴室里面,见到脱了衣服的我她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

    想起刚才我把浴室门撞开看到绫小路的事情,我现在有种恶有恶报的感觉。

    “出去,我先洗!”美树极为霸道的朝我挑了挑眉。

    “知道什么叫做先来后到吗?”我黑着脸反驳她。

    “我只知道女士优先!”美树嘴角弯弯反击我。

    “总之我不会出去,衣服我都脱了。美树姐不介意的话那就一起洗吧!”我无视这霸道的家伙,走到马桶前面吹着口哨上小号。

    强势的美树终究是敌不过我的无耻举动,她禁不住脸红起来败退离开了浴室。

    这家伙,非要见到我这么无耻的一面才离开,我这人可没有那么变态,这一切都是美树逼我的啊!

    之后的时间里美树没有再来打扰我。我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或许是我以前天天挨打的原因,我身体的自愈能力非常不错,如今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洗完澡把头发吹干,我回到房间惬意的趴在了松软的床上,忙碌了一天,总算能够安心睡个觉了。

    我没花多久便睡了过去,我没有陷入熟睡而是睡得很浅,迷迷糊糊之中我感觉到有人在脱我的衣服,我怀疑是美树想要报复我,她想要把我的命根给剪了!

    心里面危机感暴涨,处于睡梦中的我骤然醒过来!

    房间里一片幽暗我看到个人影坐在我身旁,我条件反射翻身起来,一把将那人摁在了床上!

    轻微的尖叫声响起,手里面一片柔软我禁不住捏了捏,定睛一看,我发现我把绫小路压在了身下,我的双手恰好摁在了她超越同龄人规模的地方。

    手感好得让我不想挪开,绫小路小脸涨红傻愣愣看着我,她眼眸里面水雾朦胧快要被现在这样的情况吓哭了。

    “小学姐怎么跑我房间来了?”我把手收回来,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样。

    “我,我想要看看你身上的伤好了没有,没想到你这么变态……”绫小路有些惊恐的饮泣着,“你刚才一定是装睡吧。然后故意袭击我!”

    “我以为是美树姐要对我乱来。”我尴尬的挠了挠脑袋把话题转移开来,“昨天的时候,你和心悦她们去出租屋里面探望过我。当时我感觉有人在我身上乱摸,那时候你们也是在查看我身上的伤吗?”

    “不然你以为我们是在对你怎样,区区一个留学生竟然这么嚣张,我好心关心你,结果你这样狼心狗肺!”

    绫小路扳着小脸大骂我,她从床上翻身起来,然后像是小狗一样朝我扑过来,她一口咬在我肩膀上报复我。

    我没有觉得痛疼,反而是觉得这样的姿势有些暧昧。

    我禁不住抱住这个身材娇小得如同萝莉的家伙。我摸了摸她的后背,隔着薄薄的睡衣我能够感觉到她后背肉乎乎软绵绵。

    整个人散发着淡淡香味的绫小路简直像是宠物一般,我禁不住将她抱紧,深深呼吸她身上香香的味道。

    绫小路被我的变态举动吓得不轻,她开始尖叫挣扎起来,“变态学弟快放开我!”

    “小学姐我们都订婚了。今晚上别走留下来陪我睡觉吧。”绫小路身上香香的味道撩拨着我的心,我恨不得一口便把这伪萝莉给吃了。

    “变态学弟不可以……”绫小路急得快哭了,她抓着我的头发捶打着我的脑袋。

    这身材娇小的家伙越是慌张我越觉得有趣。本想好好的调戏她一番,没想到房间门被推开,身材高挑的美树出现在门口。

    绫小路赶紧向美树求救。我不得不把绫小路松开。

    顺利脱离我怀抱的绫小路,她气呼呼的给了我一拳头,然后跳下床鞋子也不穿。一溜烟离开了我房间。

    美树站在我房间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那个死家伙竟然过来破坏我的好事,我打算去夜袭她!

    “佑诚君,祝你在这里生活的每一天都过得愉快。”美树嘴角弯弯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她,这家伙说什么过得愉快绝对是反话。

    撇下这样一句话,美树转身便走不打算继续和我说什么。

    我本想跟着她上楼去,但对于美树刚才说的话我很是在意。

    观月唯不得不拉扯我过来这里与她一起住,对于这样的事情美树心里面肯定是反对的,她可不希望我这个变态和观月唯太亲近了。

    美树会怎么对待我呢?

    思考了下。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我打算继续睡觉,但躺在床上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房间里一片幽暗。天花板的某个地方有着若有若无的红点,那东西该不会是监控探头上面的指示灯吧?

    想到这样一件事,我赶紧翻身起来打开灯。然后站在椅子上查看天花板上面的情况,一会,我在天花板的角落位置找到了一个崭新的针孔探头!

    不用说。这绝对是美树对付我的手段,那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乱来。

    我很想把这个针孔摄像头安装去浴室里面,但我转念一想,美树刚才为什么要说出句祝我过得愉快的话语,她分明是用那样一句话暗示我。

    假如我把针孔摄像头安装去浴室里面的话,她肯定能够轻而易举的找到。

    估计她找到针孔摄像头之后不会立刻拆下。而是会给观月唯看我是个怎样的变态,让观月唯彻底对我失去好感!

    这绝对是美树的计划,那家伙真是腹黑我差点就上当了。

    把手里的针孔摄像头一脚踹碎丢进垃圾篓里面,我再次躺下睡觉。

    疲惫的我本想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没想到窗外不过蒙蒙亮的时候我便接到了凉宫熏的电话,那家伙让我过去给她料理早餐。

    “我一晚没睡呢,佑诚君赶紧给我料理一份早餐,然后我吃了睡觉。”手机听筒里传来凉宫熏分外疲倦的声音。

    “你怎么不睡觉啊?”我万分疑惑。

    “刚刚搬过来这屋子里面很孤独寂寞,很陌生害怕。我想把这样的感觉记录下来而已。”

    凉宫熏说出自以为理所应当的正常话语,而我没说话被她惊讶到了,那家伙已经获得了别人这辈子都达不到的成功,但她依然这么努力。

    她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努力呢,或许什么都不为了,人只有在做自己感兴趣事情的时候,才会感觉到是真正的活着吧。

    “佑诚君怎么不说话,你赶紧过来,不然我向森下小姐投诉你欺负我!”那大明星很是任性。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你还真是把我当作为男佣了。”

    “嘻嘻,佑诚君才不是我的男佣,而是男友!”

    “在我看来,你嘴里面说的男友就是男佣!”

    吐槽了她一句,我起床换好衣服走去洗漱,然后开门往隔壁房子走去。

    凉宫熏从楼上窗户给我丢下来一串钥匙,她说那串钥匙给我,她对我还真不是一般的信任。

    进入屋子里面,这栋房子和观月唯居住的房子没有什么区别,我上楼看了看,发现楼上一片凌乱,凉宫熏穿着一件白色衬衣露出两条白白的腿,慵懒的坐在粉色的单人沙发上喝咖啡。

    “别喝那么多咖啡,我这就给你准备早餐。”

    “嘻嘻,佑诚君真好,待会佑诚君帮我整理一下房子好吗?”

    “……我能够拒绝吗?”

    “不能,佑诚君最好了,我最喜欢你了!”

    “如果你真的是喜欢我那就太好了,你这狡猾的家伙不过是说好话让我开心,然后让我心甘情愿的帮助你而已。”

    我这样吐槽,凉宫熏小虎牙亮闪闪的笑而不语。

    没等我把早餐料理好,凉宫熏便蜷缩在沙发上睡了过去,我把她抱到床上牵好被子。

    之后,我把料理好的早餐封存好放入冰箱,帮这懒散的家伙收拾房子。

    把凌乱的房子收拾整齐之后,我接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