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75、我是在心疼佑诚君
    我邀请天海冰音走进我丰富多彩的生活。

    面对我这样的话语,天海冰音很平静的表示那是我的生活,而她有她的生活。

    刚才的问题我可以算是在调戏天海冰音,但得到的答案我听到了弦外之音,上衫优奈让我做的事情天海冰音自然是知道。

    她如今给出的回答,分明是让我别太干涉她的生活。

    既然如此我没有再说奇怪的话语。安安静静跟随天海冰音一起回家去。

    时间快到中午了,上衫优奈已经离开返回了餐厅里面,艾丽子待在家里面眼巴巴的等待我们回来。

    我不打算留下来,毕竟与冷冰冰的天海冰音待在一起我很是不自在。

    见到我要走,艾丽子赶紧跟上我的脚步,她扭头朝天海冰音表示她要和我去玩。

    或许天海冰音会答应艾丽子的无理要求。但我赶紧摁住艾丽子的蘑菇头让她别跟着我,“艾丽子确定要跟着我吗,我可不是去玩而是去上杉家餐厅打工,艾丽子要一起去吗?”

    听到上杉家餐厅,艾丽子的小脸上出现一丝恐惧,她可不想走去餐厅里见到可怕上衫优奈。

    这个蘑菇头萝莉揪住我的衣角摇晃着嘟囔,“我今天刚过来东京,哥哥别去打工留下来陪我玩嘛!”

    “陪你玩的话,我要花钱给你买零食什么的吧,我兜里现在可没有钱,所以等我打工挣到钱之后再陪你玩吧。”我说出这样的话语敷衍艾丽子。

    “嘻嘻……”听到我这样说,艾丽子高兴的笑起来,她伸出小手指要和我拉钩约定,“这是哥哥说的话,以后你不陪我玩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与艾丽子拉钩约定好这件事,我总算是顺利离开了天海冰音家。

    我可没有往上杉家餐厅走去,上衫优奈如果知道我和天海冰音简单的在街上转了一圈便回来那家伙绝对会发飙。

    返回和观月唯以及美树居住的地方,那两个家伙出门去了,而这时候我才想起观月唯忘记把这房子的钥匙给我了。

    自己居住的地方竟然进不去,我满头黑线无语的很。

    虽然我有隔壁房子的钥匙,但凉宫熏处于睡梦之中我没有去打扰她。

    既然如此,我厚着脸皮往小姨家走去,打算去千岛心悦她们那里蹭饭。

    对于我和观月唯同居的事情她们有些小生气呢。我打算趁这个机会与她们联络下感情。

    然而,我对这样一件事太过乐观了,当我抵达小姨家的时候。虽然摁响门铃萌萌的神田雪奈给我打开了门,但这家伙完全没有和我说话的打算。

    千岛心悦见到是我过来了,她一如既往的傲娇撇开脑袋,马尾辫甩甩不想看到我,选择抱着小白狗上楼去了。

    “吃午饭了吗?”我尴尬微笑着朝神田雪奈询问。

    “还没有。”神田雪奈低着头微微应了我一句。

    “那我来料理吧。”我正好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就给她们料理一顿午饭,不知道能否让她们脸上的寒冰融化。

    我进入厨房熟络的准备着各种食材,这并非是我第一次在小姨家的厨房里忙碌。

    神田雪奈虽然不想和我说话,但她还是低着头跟着进入厨房帮我的忙。

    这萌萌的家伙脸上有着团浓浓的忧愁无法化解开来。让我心里面十分的担忧,“雪奈,其实我和观月姐同居的事情是为了应付她父母,所以……”

    “我知道,佑诚君不必向我解释。”神田雪奈轻声开口,即便她就是站在我身旁。但她给我的感觉好像与我隔着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

    “既然知道,为什么雪奈这样忧愁?”

    “不管我如何忧愁,貌似都和佑诚君没有关系吧。”

    神田雪奈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她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让我感觉与她的距离又是增加的十万八千里。

    这样一句话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即便我说了什么一切都会变得苍白无力。我与神田雪奈是同学是朋友,但也仅此而已。

    不管是我的事情还是她的事情,其实都与彼此无关。

    见到我不说话。神田雪奈在水池洗着洋葱主动开口,“佑诚君和咲咲学姐订婚的事情,也是为了帮助咲咲学姐吧?”

    我愣了下,没想到这件事竟然被神田雪奈知道了,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是谁散播出去的,不可能是绫小路自己说出来的,应该是理事长告诉千岛心悦,然后千岛心悦告诉神田雪奈吧。

    理事长那个大嘴巴,为什么要把这样一件事说出来。

    事情已经被神田雪奈知道了。我只能够点头承认,“小学姐找寻灵魂的行为在理事长看来十分的怪异,所以理事长拜托我和小学姐相处。希望能够让小学姐发生一些变化。”

    这样一句话让神田雪奈笑了起来,她并非是得到我的解释而释怀的微笑。

    她脸上的笑有种惨淡无奈的感觉,“佑诚君未免太好了吧。不管是谁的拜托都没办法拒绝,佑诚君想过后果吗?”

    “嗯?”我有些听不懂神田雪奈的问题。

    “佑诚君知道自己是个怎样的人吗?”神田雪奈这样询问。

    “我啊,我是个无耻的变态吧。”我自嘲的笑了笑。

    “不对。不是这样的。”神田雪奈摇头否认,“佑诚君或许脸皮厚,或许行为有些让人无法接受,但佑诚君是个绅士,只有绅士才会在别人危难的时候奋不顾身的帮助别人。”

    我惊讶了下,没想到神田雪奈对我的评价这么高。

    没等我说话。神田雪奈继续往下说,“与佑诚君相处越久,我就越能够发现佑诚君是个怎样的人,佑诚君知道我现在为什么不高兴吗?”

    “抱歉,我不知道。”神田雪奈失落的模样让我的情绪也禁不住变得低落。

    “我是在心疼佑诚君,是在为佑诚君感到不值,佑诚君分明是个很好的人,可惜却是个笨蛋。”

    “……”被骂了,我有些郁闷。

    “佑诚君想过与天海学姐的事情怎么收场吗?”

    没等我回答。神田雪奈继续往下说,“佑诚君想过与观月老师的事情怎么收场吗,想过与咲咲学姐的事情怎么收场吗,佑诚君这样帮助她们,难道不害怕她们爱上你吗,到时候的话佑诚君怎么收场呢?”

    “所以说佑诚君是个笨蛋,只知道傻乎乎的去帮助别人,但自己将要遇到的危机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佑诚君让我很心疼。”

    神田雪奈抬起头朝我看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黑白分明的眼眸里面满是正在打转的眼泪。

    见到这样的神田雪奈我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周围那么多女生,神田雪奈是唯一一个很认真告诉我,她喜欢我的女生。

    如今,她因为心疼我而伤心失落,因为心疼我而眼泪汪汪。

    而我,该做些什么呢?

    “雪奈……”我打算说点什么,但神田雪奈慌忙低头下去不再看我。

    “佑诚君的本质就是个笨蛋吧,如果佑诚君因为我的话语而改变什么的话,那样的佑诚君就不是佑诚君了,抱歉,刚才的话请佑诚君忘记吧,我只是感觉到寂寞无聊胡言乱语了几句而已。”

    这萌萌的家伙让我说什么好,如同我是个笨蛋一样,这样的神田雪奈就是真正的神田雪奈吧。

    “雪奈说得没错,我的确是个笨蛋,是个身不由己不懂得拒绝的笨蛋,不管是你还是我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就是因为未来的一切都属于未知所以才会让人憧憬。”

    “即便这样的生活让我很累让雪奈很伤心,但我不打算改变什么,因为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既无耻又变态的人!”

    说着这样的话,我靠近神田雪奈一步,低头朝她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