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199、你该不会一直在生我的气吧
    离开教室走到楼梯口,我遇到了拿着教材的观月唯。

    见到我拎着背包打算离开她有些惊讶,“佑诚君要去哪里?”

    我实话实说,告诉她千岛心悦和我闹别扭没来上学,我打算过去开导她一下。

    得知这样一件事,观月唯脸上浮现出一丝担心,她点点头允许了我请假离校,但对于我昨晚夜不归宿她有些好奇。

    “佑诚君昨晚怎么不在房间里睡?”

    “天海冰音生病在医院。所以我昨晚去陪她妹妹艾丽子了。”

    对于观月唯我没有什么好隐瞒,我们俩的关系其实很亲密,尤其是那晚上她主动kiss我之后,当然,因为身份的原因,我们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

    “生病了啊,严重吗?”观月唯担忧起来。

    “只是发烧而已并不严重,如今已经退烧处于修养之中。”

    观月唯点头松了口气。她略有些不满的看着我,“佑诚君也真是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不告诉我,我还以为你昨晚去凉宫同学家过夜了。”

    我无语的白了观月唯一眼,“观月姐才是,那么晚没有回来也不说一声。”

    听到我的埋怨观月唯笑起来,“我和美树在一起,佑诚君不必……好吧,以后不管去哪里我会发信息给你。”

    说完这样的话,她抬起手摸了摸我的脑袋,让我好好安慰千岛心悦,两个人好好好相处。

    说完这样的话语,观月唯抱着教材微笑着离开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有些惊讶,不久前,观月唯给我打电话说她因为我而获得了成长。

    当时我对她说的那句话不以为然,现在,我看到了观月唯的变化,她没有像是以前那样没心没肺一般,现在的她多了一份成熟与沉稳。

    那家伙真的是成长了,但真的是因为我吗?

    这个问题我思考不出答案,我摇头没有乱想,快步下楼离开学校。

    前往小姨家的路上,我买了些蛋糕之类的东西,既然千岛心悦没有吃晚饭和早餐,她一定会很饿。

    身上的钱不多,但我没有因此而吝啬,再过不久,等我成为上杉家餐厅的厨师时,我绝对能够挣到一大笔钱。

    抱着这样的心态,我拎着便利袋快步往小姨家走去。

    抵达之后,因为神田雪奈给了我钥匙所以我没有摁门铃,选择自己打开门。

    换好鞋子进入客厅。我拎着便利袋直接往楼上走,我刚要上楼的时候,厨房旁边的浴室里面传来小白狗汪汪叫的声音。

    “诚诚你这个坏家伙要做什么,以前你都是很乖的。好好的洗澡别想逃!”浴室里面传来千岛心悦的声音。

    估计是昨晚没有洗澡,所以她又是在早上进入浴室里洗澡。

    小白狗或许是嗅到了我的气息,所以不想洗澡打算走出来,它的爪子扒拉着浴室门想要走出来。

    我微笑往浴室走去,打算敲敲门,告诉千岛心悦我过来了。

    而这时候,估计千岛心悦是受不了小白狗汪汪叫,她无奈的把浴室门打开了。

    浴室门一打开,小白狗闪电般窜出去,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它在我脚下转圈摇晃着尾巴。

    而浴室里面,千岛心悦傻眼了过去,她没想到我这个变态竟然站在浴室门口。盘着头发正在洗澡的她可是浑身光溜溜毫无遮掩。

    她骤然变得惊恐娇羞,慌忙伸手遮住自己的身体,意识到不应该遮住而是关门,她一把将浴室门关上。

    而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傻愣过去,即便不是第一次见到千岛心悦这样,但我还是又是惊讶又是惊艳。

    或许是过于慌乱,浴室里传来噗通的声音,千岛心悦那家伙又摔倒在了浴室里面。

    我顾不得正在我脚边撒娇磨蹭的小白狗。我赶紧伸手打开浴室门门。

    千岛心悦跌坐在浴室的地板上,她脚边有一把给狗刷毛的刷子,估计她是踩到刷子所以才会摔倒。

    “没事吧,有没有崴到脚?”我想起了上次也是这样。千岛心悦在浴室里摔了一跤然后崴脚了。

    “没事……”千岛心悦完全已经傻眼过去,她再次暴露在我眼前,她条件反射的摇头回答我。

    或许是摔痛了,所以她眼眸里有些眼泪汪汪。

    我从墙上取下一条白色浴巾披在千岛心悦的身上。然后一把将她抱起离开浴室。

    把她放在沙发上坐下,我检查了下她的手和脚,我担心她摔伤了。

    她右手的手肘有着一处擦伤,我赶紧把医药箱找到。给她手肘上的擦伤涂上药之后,我把创可贴贴在了上面。

    这个过程中,千岛心悦一直处于傻乎乎之中。

    她没有像是以前那样傲娇泼辣,她完全是傻眼了吧。

    做完这一切,面对身上只披着浴巾的千岛心悦我有些手足无措。

    我不知道该做什么,而小白狗走过来捣乱了,它见到千岛心悦身上垂落的浴巾,它竟然咬住浴巾的一角使劲拉扯了下。

    千岛心悦尖叫捂住浴巾,但为时已晚,浴巾已经被拉扯到她的腰间了。

    小白狗听见千岛心悦的尖叫它松开嘴一溜烟跑了,而千岛心悦慌忙拉起浴巾捂住胸前,她低着头。估计羞涩得快要死过去了。

    “这没有什么大不了。”我伸手摸了摸千岛心悦的脑袋,“小时候我们一起洗过澡呢,你身上有几颗痣我一清二楚。”

    我这样说了句想要缓和气氛,但似乎是把气氛弄得更加糟糕。

    事到如今。一切都无法回到我千岛心悦打开浴室门的时候。

    既然如此,我选择伸出手一把将千岛心悦抱起,“我送你回房间吧,别着凉感冒了。”

    千岛心悦惊慌失措担心掉下来。她下意识抱住我的脖子,她没有说话将脑袋撇开,她脸红得快要滴血。

    在这样一刻,估计她的心里面。脑海里面像是爆炸了般,一片乱糟糟吧。

    上楼进入千岛心悦房间,我把她放在她的床上,不说话的千岛心悦像是安静的羊羔,刚刚洗过澡的她身上有着怡人的香味。

    此时此刻,我们之间一点都不尴尬,我们之间充满了暧昧!

    我坐在床边忽然不想离开了,我朝千岛心悦看去。“小时候我们的关系可是十分的好,那时候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不管我去哪里你都会抓住我的衣角喊我欧尼酱。”

    “那时候或许听不懂你说什么,或许你是个日本人,所以我对你并不好,我对你做了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但我记得你对我总是不离不弃,不管我去哪里都跟着我。”

    “我记得过完年你跟着小姨上飞机的时候,你抓住我的衣角眼巴巴看着我,那时候你希望我把你留下来吧,但是,我很残忍的推开了你的手。当时你很伤心的哭了,哭得撕心裂肺的那种。”

    “见到你哭了,我心里面很难受,像是做了一件特别错误的事情,那时候我很想大声的朝小姨说让心悦留下来吧,可惜,那样一句话我没有说出来。”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从那时候就开始恨我,但你不知道的是回家去之后,我爸妈立刻教训了我一顿,他们嚷嚷着臭小子,怎么不把心悦挽留下来,然后把我打得鼻青脸肿。”

    听到我说出这样的事情,低着头捂着浴巾的千岛心悦禁不住扑哧的笑起来。

    见到她笑了,我将她的手抓住紧握在手心里面,“从那以后,我思念过你很多次,也梦见过你很多次,小姨也回国了好几次,但你一直没有再出现,心悦,你该不会一直在生我的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