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00、求你了,别说话,别呼吸,别动
    千岛心悦被我说的鼻青脸肿逗笑之后,倚靠着床头坐着的她低头轻轻挣扎,想要摆脱我这个变态紧握着的手。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也没有生气,让我有些搞不懂她究竟是在想什么。

    我握紧她白皙细腻的小手不想松开,在这样一个时候,我的感觉十分的好。

    “那时候,小姨和姨夫都很忙。心悦你总是一个人待在家里面吧,所以你想要留在中国与我这个哥哥待在一起,抱歉,当时我让你失望了。”

    我又是说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我微笑朝千岛心悦低着的脸颊看去,“小时候的事情已经过去,现在我陪在你身边了,心悦酱心里面没有一点儿高兴吗,什么时候能够再次听见你喊我为欧尼酱啊?”

    不管我怎么说。千岛心悦就是不开口。

    既然如此,我继续往下说,“心悦酱还记得吗,我们家武馆里面还有其他孩子一起练武,每次我打不过那些大孩子的时候,你都会朝那些人丢石头想要帮助我。”

    本来我对于小时候的记忆有些模糊,但如今说起来,我脑海中的记忆像是突然盛开的眼花那样绚丽多彩的出现。

    “洗澡的事情刚才说了,洗完澡之后我们可是睡一个被窝哦,我记得那时候我们俩半夜睡不着,玩过亲亲的游戏吧?”

    听到我说出这样的事情,千岛心悦羞得快要死过去了!

    她顾不得那么多,抬起脚便朝我踹过来,我一把抓住她雪白的脚丫子,在她脚底上轻轻的挠了挠。

    千岛心悦尖叫着挣扎,她紧捂在胸前的浴巾都快脱落了,我又是把这个家伙看光了。

    我赶紧松开她的脚,千岛心悦委屈万分的往被子里钻去,此时此刻,她恨不得钻进去地洞里面。

    她钻进被窝里面将自己紧裹成一团,我笑着也往被窝里面钻。

    “你个死变态给我滚开!”千岛心悦终于爆发了,“你带着那条癞皮狗给我走,你以前训练过它吧,不然它为什么那么黏你,不然它怎么知道拉扯我的浴巾!”

    钻不进去被子里面我只好躺在一旁,隔着被子轻抚躲在里面的千岛心悦,“我没有那样做,心悦酱你赶紧出来,别在被子里面闷坏了。”

    “我是生是死与你没关系,死变态你给我走开!”

    “你不生气的话我就走,你继续生气我也继续躺在你身旁,我听雪奈说你昨天没吃晚饭。今早上没吃早餐,我在过来的路上给你买了蛋糕,要吃吗?”

    “咕……”听到蛋糕什么的,被子里传来奇怪的声音。

    “心悦酱出来吧。你总该去卫生间吧,不然你打算尿床上吗?”

    “你不走开我怎么出来啊?”千岛心悦妥协了。

    但我还是不想走开,我就是想要为难她一下,“让我看看你怎么啦,你可是我的未婚妻,更何况我们小时候一起洗过澡睡过觉,而且还kiss过……”

    “死变态别说了!”千岛心悦被气得不轻,“小时候的事情可不算数!”

    “既然不算数为什么你还要生我的气,而且一下子生那么多年的气,心悦酱现在不喜欢我,因为是由爱生恨吧,心悦酱爱过我。对吧?”

    “别做梦,你这个癞蛤蟆癞皮狗,全世界只剩下你一个男人我都不会喜欢你!”

    “我说你坦诚一点好不好,这样下去对我们都不好啊!”

    对于千岛心悦说出的话我没有在意,我知道她是在傲娇而已。

    我伸手进入被子里面,结果摸到了软绵绵的奇怪东西,千岛心悦发出尖叫,我尚未把手缩回来。那家伙双手抓住我的手放进去嘴里面用力的咬住!

    她用尽全力的在咬我的手,我痛得想要大叫!

    我把手从被我里抽出来,连同光溜溜的千岛心悦被我从被子里拉出来。

    她顾不得被我看到,她像是小狗那样咬住我的手不放。想要一口把我给咬死过去!

    我痛得快要疯过去,却不能够对千岛心悦怎样,我举起手拍打在千岛心悦光溜溜的屁股上面,“赶紧松开啊!”

    千岛心悦没说话。我的手已经被我咬出血了,而她脸颊涨红,眼眸里面委屈万分的掉泪了。

    我不害怕这家伙大吵大闹,但我害怕她哭泣。我赶紧把被子拉过来遮掩住她的身体,千岛心悦终于是松开我的手。

    她缩进去被子里面嘤嘤哭泣起来,她声音哽咽的嘟囔,说是我从小到大都欺负她。

    小时候千岛心悦十分的黏我,对我这个欧尼酱她十分的喜欢。

    可惜的是,那时候我对她可不好,伤了她的心。

    有时候做错了一件事,即便是花一辈子都无法弥补,好在现在的我不像是以前的我那样,好在我现在过来了东京,想起了当年的事情,能够给予她疼爱。

    我起身离开下楼去洗了洗手。手上有个牙印被千岛心悦咬破了皮。

    我没有在意,小白狗摇晃着尾巴又是在我脚边磨蹭,它身上的毛发已经被它甩干了。

    找到我拎过来的便利袋,我拆开几根火腿肠放在小白狗的碗里面。然后拎着蛋糕再次上楼。

    房间里面,千岛心悦依然躲在被子里面嘤嘤哭泣,听到她的哭泣声我心里面很是难受,“我把蛋糕拿过来了。心悦酱出来吃一点吧。”

    把蛋糕放在床头柜上,我伸手把千岛心悦隔着被子一把抱住,我抱着她坐在床边,分开被子让她的脑袋露出来。

    千岛心悦已经哭红了眼睛。她满脸泪花,倔强且幽怨的看着我。

    我像是抱着一个大婴儿一样抱着她,我伸手拿着蛋糕朝她嘴里面递去,她紧闭着嘴撇开了脑袋,拒绝我喂她吃东西。

    既然如此,我把蛋糕放下与这个傲娇的家伙对视,我想要看看她究竟是想要怎样。

    千岛心悦不想和我对视,她撇开慌乱的眼神在被子里面挣扎。

    很可惜。整个人都在被子里面的她,挣扎根本就是徒劳。

    “我都道歉了啊!”我颇为无奈,“而且也让你咬了,心悦酱还想怎样,莫非也想我像是你这样脱光光?”

    “死变态放开我,滚出我房间!”千岛心悦脸颊涨红更加用力的挣扎和大叫。

    如果楼下有人听见她的尖叫,估计会以为楼上正发生奇怪的事情吧。

    我一手抱着千岛心悦,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千岛心悦终于受够我了,她从被子里伸出手挣扎着把我推倒在床上,她压着坐在我肚子上,顾不得被我看到身子,她抓着床上的一只抱抱熊劈头盖脸的朝我打过来。“你这个死变态,我打死你,让你看我,让你抱着我……”

    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让她打了一阵,好让她宣泄身上的怒气。

    打了一会,千岛心悦喘着气停下来,她似乎是打算从被子里出来。

    我刚想睁开眼睛,结果又被她拿着抱抱熊打了下,“敢睁开眼睛你就死定了!”

    既然如此,我选择紧闭着眼睛,耳边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我的肚子被她踩了好几脚,但我没有在意,这家伙不重,这点重量我能够承受。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子被她弄得一团糟,那家伙估计站起身被绊倒了,她惊呼一声竟然坐在了我脑袋上!

    这家伙虽然不重,但坐在我脑袋上足以把我的脑袋压爆!

    我头晕眼花,即便是睁开眼睛也看不到东西,我大喊了一声,也不知道千岛心悦怎么啦,她发出尖叫死死的坐在我脸上,并且用力的抓住我的头发!

    她说话的声音很奇怪,“求你了,别说话,别呼吸,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