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01、佑诚君真温柔,我不会拆穿你
    脑袋遭遇重击的我迷糊了好一阵才明白如今是什么状况。

    我的脸像是椅子那样被千岛心悦坐着,她让我别说话别呼吸,即便我想要说话呼吸都不行。

    这样一刻还真是尴尬到了极点,我老老实实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等待千岛心悦挣扎起身离开。

    千岛心悦双手紧抓着我的头发,她一点一点努力的试图站起身,她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似乎是在哭泣。

    好一阵,她总算是起身离开了。

    挤压在脸上的东西走了。咚咚的下楼声传来,看来千岛心悦是跑楼下去了。

    我睁开眼睛翻身起来,伸手摸了摸脸颊,我脸上湿湿的让我无比郁闷。

    离开房间往楼下走,小白狗已经把它碗里面的火腿肠吃完了,见到我下楼,它立马摇着尾巴朝我溜过来,看来它也是饿得很。

    我坐在沙发上剥开火腿肠喂她吃。等小白狗再次吃完火腿肠的时候,穿好衣服的千岛心悦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

    她低着头,脸红得快要熟过去。

    “我给你料理一些食物吧,饿了那么久只是吃蛋糕可不行。”我朝她看过去,像是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样。

    千岛心悦点点头,她什么都没有说,安静得像是个自卑内向的存在。

    我起身朝厨房走去,千岛心悦低着头快步往楼上走。

    刚把大米淘好放入电饭锅里面,我兜里的手机响起,从中国寄过来的快递到了。

    书籍不像是动物那样严格需要我前往机场去取,快递小哥就在门外,我走去把书籍签收搬进了屋子里面。

    老妈一共给我寄过来八本书,全国八大菜系一个菜系一本,我有些哭笑不得,她还真是体贴。

    有烹饪教材放在一旁,不管多难的菜肴我都能够料理出来,但问题是材料和设备不足,即便我想给千岛心悦料理满汉全席也只是有心无力。

    打开冰箱把里面的食材拿出来,我打算给千岛心悦煮个鸡蛋汤,那家伙两顿没有吃肠胃应该很虚弱,吃饭前喝点汤比较好。

    我一边思考着一边准备着各种食材。

    等我料理好两菜一汤的时候,千岛心悦依然还没有从楼上走下。

    既然如此,我只好上楼敲响她的房间门,“心悦酱,料理准备好了,你下来吃吧。”

    千岛心悦轻轻的应了声,她过了好一会才把房间门打开,见到我站在门外她慌忙低下熏红的脸颊,她嘴角沾着一点白色的奶油,刚才她肯定是吃蛋糕了。

    “下楼吃饭吧。”我伸手摸了摸千岛心悦的脑袋,她没有躲闪也没有抗拒,“刚才我收到了烹饪中国菜的教材。我想待会去一趟上杉家餐厅。”

    我一边下楼一边朝身后的千岛心悦说道,“待会你和我一起去吧,算是去探望天海学姐,即便你不承认她是朋友。但她好歹也是同事。”

    “嗯。”千岛心悦开口应了声,我没有提刚才的事情她心里面应该是长长松了口气吧。

    进入厨房餐厅坐下,我给她盛了碗米饭,她低着头吃得很安静。

    我没有坐在一旁让她难堪,而是走去和小白狗玩闹起来。

    没多久,千岛心悦吃饱了,她竟然主动收拾碗筷,把没有吃完的菜肴放进冰箱里面保鲜。

    她这个模样像极了是一个性格内向的安静妹妹,我禁不住思考,究竟是傲娇的千岛心悦可爱,还是羞涩内向且安静的千岛心悦比较可爱?

    不过,此时的千岛心悦虽然很安静。但一点都不活泼,看起来像是一直生活在阴影里面。

    我没有担心她,等心里面那种羞涩难耐过去之后,她又会恢复傲娇小魔女的一面。

    眼看千岛心悦把餐桌收拾好了,我找到她装小白狗的背包,将小白狗抱进包里面露出个脑袋,我拎着背包与千岛心悦一起出门。

    路上,我打算购买一个果篮。没想到我兜里面的钱竟然不够。

    没等我开口,千岛心悦把钱递了过来,接过钱不等我道谢,这家伙快步往不远处的花店走去买了束鲜花。

    拿着花与我并肩行走。千岛心悦一直都是低着头没有说话。

    我也没说话,难得与这家伙安静相处,我心里有种愉悦的感觉。

    抵达上杉家餐厅,坐在柜台里面的上衫优奈见到我们兄妹拎着果篮拿着鲜花。她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她笑得格外甜。

    “佑诚君和心悦酱是来探望冰音酱的吧?”上衫优奈起身放轻声音说道,“今天的冰音酱会让你们大吃一惊哦!”

    “嗯?”我有些听不懂上衫优奈的话语。

    “赶紧上楼吧!”上衫优奈朝我和千岛心悦挥手催促。

    我和千岛心悦对视一眼觉得十分疑惑,搞不懂上衫优奈是在高兴什么。

    楼上的门虚掩着。走上楼之后我伸手把门推开,天海冰音不在客厅,我朝身后的上衫优奈看了眼,那家伙微笑不语。

    没办法,我开口喊了声,“学姐,我和心悦过来探望你了。”

    好一阵子过去,卫生间被推开了,身着女仆装的天海冰音从卫生间里面走出来,她脸红得很,像是没有退烧一样。

    我见过天海冰音穿女仆装,当时她可是转着圈出现在我眼前。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活泼的一面。

    如今,她狠狠瞪了眼笑盈盈的上衫优奈,埋怨上衫优奈不把我们俩过来的事情告诉她。

    “我是因为没有别的衣服换,所以……”身着女仆装的天海冰音极为难为情。她禁不住解释了句。

    “噗……”千岛心悦忍不住笑了起来。

    初次见到身着女仆装的冰山女,这样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她忍不住微笑。

    我倒是没有觉得惊奇,将果篮放在桌子上朝天海冰音询问。“学姐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天海冰音赶紧点头道谢,“谢谢学弟。”

    “不客气。”我笑着碰了碰身旁的千岛心悦,示意她把手里面的花给天海冰音。

    千岛心悦已经止住了笑声。她上前几步,将手里面的鲜花送到天海冰音面前,“祝学姐早日康复。”

    一向与自己不对头的千岛心悦竟然给自己送花,而且语气十分坦然,没有一丝的冷嘲热讽,天海冰音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她朝我看过来,似乎是在询问我。这个是千岛心悦吗?

    我微笑点头,天海冰音慌忙接过花并开口道谢,她有些受宠若惊,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千岛心悦,只好找借口说是把鲜花放花瓶里面去。

    较比留在我身边,千岛心悦更愿意和天海冰音待在一起,她走去帮忙,让天海冰音更加的不知所措,她以为自己还在发烧所以头晕眼花了。

    “心悦酱怎么啦,我怎么感觉她很乖?”上衫优奈走到我身旁轻声询问我。

    “乖难道不好吗?”我反问上衫优奈一句,然后把背包里面的小白狗放出来,“刚才我收到了烹饪教材。今天我打算就在这里练习。”

    “真的是这样吗?”上衫优奈用肩膀碰了碰我的手臂,“这是佑诚君的借口吧,其实佑诚君是打算陪着冰音酱,对不对?”

    “……”竟然被误会了,我无言以对。

    “嘻嘻,佑诚君真温柔,我不会拆穿你!”

    上衫优奈还真是高兴过头了,知道她喜欢看到我关心天海冰音所以我没有解释。

    我打算下楼拿些食材上来练习,就在我下楼的时候,厨房方向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应该是花瓶被打碎了。

    我和上衫优奈对视一眼,我们都十分担心,害怕千岛心悦和天海冰音吵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