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02、你这辈子都无法超越我
    千岛心悦和天海冰音在厨房里面清洗花瓶。

    如今花瓶破碎的声音传来,我和上衫优奈担心起来。

    平时间千岛心悦和天海冰音没少大吵大闹,如今她们吵起来那就糟糕了。

    然而,我和上衫优奈担心过头了,天海冰音惊恐的声音传来,“学妹没有受伤吧,清理碎片的事情交给我来就好。”

    “不,应该我来清理才对。学姐应该还不舒服,所以才会失手把花瓶打碎吧,请学姐休息去,我来清理碎片就好。”

    听到千岛心悦说出这样一番话,我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上衫优奈忍不住拍了拍我的肩膀,她惊讶万分,“里面的那个究竟是千岛心悦还是千岛心悦的双胞胎妹妹啊?”

    我微笑没有回答上衫优奈,而是快步往厨房走去。碎片什么的我来清理才对。

    厨房里面,千岛心悦和天海冰音两人很是客气,我示意天海冰音休息去,然后蹲下把地上的花瓶碎片都收拾了。

    天海冰音乖乖进入房间里面休息,估计她是不知道该怎么和这样的千岛心悦相处吧。

    之后,我下楼拿了一些食材回到厨房里面,我开始尝试着料理烹饪教材上面记载着菜肴,千岛心悦完成探望天海冰音的任务之后,她选择离开了餐厅。

    她离开我没有觉得意外,如果她留下来陪我,估计我会被她吓到。

    千岛心悦把小白狗也带走了,她应该是回家去了,我没有担心她,钻心的进行料理。

    当我把第一份菜肴料理出来的时候,天海冰音按耐不住寂寞那样走出房间,我微笑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帮忙品尝一下新出炉的菜肴。

    天海冰音没有拒绝,拿起筷子品尝了下她朝我点了点头,“我觉得很好吃,应该会让顾客满意。”

    这样的评价算很高了,但天海冰音的评价没有什么作用,我需要让上衫优奈品尝,让餐厅里的大厨们尝一尝才可以。

    我端着菜肴打算下楼,天海冰音脸颊有些泛红的喊住我,“学弟……”

    “嗯?”我疑惑朝天海冰音看去,有些好奇这个冰山女还想说什么。

    “昨天的事情,真的很谢谢你。”天海冰音弯腰朝我道谢。

    “送你去医院的事情吗,那是我理所应当做的事,毕竟我可是你的未婚夫!”我嘿嘿笑了笑,试图让气氛轻松一些。

    然而,听到我说未婚夫这个词语,天海冰音的脸色变得有些严肃。“既然学弟知道是我的未婚夫,你为什么要让优奈姐转告我,让我以后别准备便当的事情,这件事可是我们之间的约定!”

    估计天海冰音是担心我不要她准备便当。以后我会不帮助她吧。

    “学姐料理的便当十分美味,我很想每天都能够吃到。”我这样说,让天海冰音又是脸红起来,“但是,学姐每天早上要准备三份便当,这是十分辛苦的事情,所以……”

    “我不想让平白无故接受学弟的帮助。”天海冰音的语气很坚定,她的信念很简单,有收获必须要付出。

    这家伙若是继续这样下去身体绝对会受不了,某天她的身体绝对会累垮。

    我严肃看向天海冰音,“我听艾丽子说学姐每天晚上都会练习剑道,而且会练习到很晚才睡觉。我想问一下学姐这么努力的原因,学姐是不是想要打败我?”

    天海冰音没想到我知道这件事,她有些难为情的低下头,她不说话显然是默认了这样的事情。

    我有些气恼的说道,“学姐有这样精神值得褒奖,但学姐太愚昧了!”

    被我骂了,天海冰音有些气恼,她紧握拳头没有说话。

    “一个月前我和学姐交过手。我几乎可以说是轻轻松松便制服了学姐,学姐应该有自知之明,我比你厉害,或许你这辈子都无法超越我!”

    这样的话语令天海冰音超级不爽。她想要说话但我伸手制止她。

    “我并非是在歧视学姐,学姐知道奥运会吧,奥运会上有很多运动项目,每一个项目都是分男女。男人和女人不能够在一起比赛,因为男人和女人存在先天性的差距!”

    “我之所以这样自信说学姐不是我的对手,因为我们之间也存在后天性的差距,学姐练习的是单一的剑道。而我学习的功夫可以称之为十八般武艺,虽然我谈不上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但是我练武已经有十几年了。”

    我一边说,一边将我身上的围裙和衬衣脱下,展示我健壮身材上的伤疤。

    天海冰音见过我裸着上身的时候,但她可没有像是现在这样认真的看过。

    看着我身上的伤疤,听到我刚才说出的话语,天海冰音着实被我惊讶到了,她眼眸里有着震惊,但脸上依然有着不甘心。

    这家伙似乎还是没有放弃要战胜我,或许这就是日本所谓的武士道精神吧。

    “我说了那么多,学姐有什么想说的吗?”我想要听听天海冰音的想法。

    “约定好的事情不允许毁约!”天海冰音没有提自己晚上练习的事情。她仍旧是想要给我准备午餐便当。

    这家伙究竟是在想什么呢,我黑着脸看向她,“我刚才说了,我很喜欢学姐料理的便当。可是学姐累倒了的话,一切都白搭了。”

    “我不会那么容易倒下!”天海冰音十分倔强的说道。

    “你们日本人面对很多事情都喜欢气势十足,但这样的时候讲究气势有什么用,你说你不会倒下。昨天倒下的人是谁啊,你倒下了没关系,但你知道你倒下之后,会让那些关心你的人多么的心痛难受吗?”

    “昨天为了送你去医院。我不但没赚到钱反而倒贴了医药费,优奈姐提前关闭了餐厅,餐厅里面的工作人员和习惯来餐厅吃饭的食客都受到了影响你知不知道,而且学姐家里面还有个妹妹需要照顾!”

    “如果学姐还要继续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那就是一种愚昧且自私的表现!”

    我气恼说出这样一番话,让天海冰音十分尴尬。

    她低着头,脸上的表情布满内疚的表情,她显然没想到昨天的情况会是那样。

    我觉得自己把话说得有些重。我尴尬的挠了挠脑袋,“学姐应该很喜欢剑道,即便是喜欢也不能够把自己的健康搭上,所以……”

    我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毕竟天海冰音要做什么我可管不着。

    天海冰音沉默不语,我们之间的气氛变得尴尬。

    上衫优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她咯咯笑着推开门走到天海冰音身旁,“冰音酱还不懂吗,佑诚君是在关心你呢,他是担心你累坏了啊!”

    我的确是在关系天海冰音,但我是以朋友的名义在关心。

    而上衫优奈说出的话,给我一种很暧昧的感觉。

    “佑诚君放心吧。我会说服冰音酱不会再让她劳累过度,但佑诚君不准拒绝冰音酱准备的便当!”上衫优奈掺合进入这件事。

    我点点头,有上衫优奈这个师父的劝说,天海冰音应该会消停下来。

    把这件事交给上衫优奈,我穿好衬衣和围裙,打算把刚刚料理的菜肴端下去给餐厅里的大厨品尝。

    而天海冰音抬起头忽然把我喊住,“学弟……”

    也不知道这冰山女想要对我说什么,她脸颊泛红脸上有些纠结,双手抓住女仆装的裙子,很是罕见的有几分娇羞。

    上衫优奈见到这样一幕,她觉得天海冰音要向我表白了那样,她嚷嚷了句让我们好好相处什么的一溜烟便下楼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