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04、这是我给观月姐的表白
    观月唯的这个问题比千岛心悦之前问的那个,我究竟喜欢谁的问题更加尖锐。

    我有些哭笑不得,不打算回答观月唯的这个问题,“观月姐,这样的事情没有可比性吧,小姨肯定是开玩笑而已,你不必生气。”

    我累得很打算洗澡去,没想到观月唯竟然跟着我一起往房间里走。

    似乎不得到回答她不会放过我。这让我极为的无奈。

    我刚想开口,没想到观月唯主动解释,“我知道千岛学姐是开玩笑,我拆监控探头是担心我父母获得我们之间的生活画面,得知我们其实什么关系都没有的话,他们又该唠唠叨叨了。”

    这件事我能够理解,我也很支持,毕竟我可不想生活在监控探头下面。

    但是。观月唯没有把话说完,“佑诚君,今晚我们一起睡吧。”

    我有些惊讶,但没有给观月唯的话语吓到,“观月唯做出这样决定的理由是什么?”

    观月唯这样解释,“美树有事离开了,我父母派来了其他人在外面监视我们。”

    这件事吓了我一跳,我很想吐槽,但想到观月唯父母的身份我无力的点点头,“好吧,我累得很先洗澡去。”

    “嗯,洗完澡之后直接上楼去我房间里面。”观月唯很是爽朗的说道,对于这样的事情她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看来她习惯了这样的事情。

    在厨房里面料理了一天的菜肴,我如今累得倒头便想睡。

    快速冲了个澡,我上楼进入观月唯的房间,她已经把床铺好换上睡衣,看来她不打算让我睡榻榻米,既然如此,我直接钻入她香喷喷的被窝里面。

    “我很累,先睡了。”我嘟囔了句,牵好被子闭上眼睛打算睡觉。

    “要我帮你按摩一下吗?”观月唯十分温柔的说道。

    “不必了,我睡一觉就好。”

    被我拒绝,观月唯有些不高兴,她关了灯走上床躺在我身旁,她没有急着睡觉,而是在幽暗中好奇看着我。

    被注视的感觉很是不爽,即便很累,但我一下子难以入睡。

    就在我打算吐槽她一番的时候,楼下传来开门的声音,紧接着是有人上楼的声音,不用说。肯定是美树回来了。

    观月唯不是说美树有事离开了吗?

    在这个时候我忽然醒悟过来,我又是被观月唯欺骗了。

    美树走上楼,她抬手敲了敲观月唯的房间门,“小唯这么早就睡了吗?”

    “嗯。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很是疲惫。”幽暗中,观月唯用慵懒的声音回答门外的美树。

    “嗯,那你好好休息。”美树丝毫没有任何怀疑,她进入了隔壁的房间里面。

    “观月姐……”我黑着脸开口,想要问问观月唯究竟是在做什么。

    “佑诚君不喜欢和我一起睡吗?”观月唯笑着问了我一句。

    没等我回答,一阵馨香朝我吹拂而来,观月唯竟然朝我亲过了,幽暗中她亲得不准,仅是吻在了我的嘴角上。

    我被这样胆大的观月唯吓得不轻。

    我并非是在害怕kiss什么的,我是担心观月唯自暴自弃,想要和我弄出个孩子!

    “佑诚君别说话。我知道我现在的行为很是离谱,但是,我就是抑制不住自己这样做,我并非是爱上了佑诚君,我只是被我梦中的人折磨得受不了,佑诚君,抱我……”

    观月唯的语气骤然变得焦急,她像是妖精般在我身旁磨蹭。在我耳边吹着热气。

    我真的快被这样的观月唯吓得死过去,我很期待和观月唯发生一些什么事情,但如今的她明显是不正常啊!

    这家伙是觉醒了第二人格,还是发现了自己羞耻的一面呢?

    “佑诚君。我好冷,抱我……”观月唯枕在我胸口继续引诱着我。

    “观月姐,请你冷静一下!”我很是严肃的说道。

    幽暗中,观月唯的火热被我的冷淡冲散了。我有些担心她是不是生气了。

    好一阵她咯咯笑起来,她趴在我胸膛上柔软的挤压着我,伸手过来轻轻掐了掐我的脸颊,“佑诚君果然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存在。佑诚君以前可是十分自信的朝我说过,一定会让我怀孕,佑诚君那时候的万丈豪情哪去了?”

    观月唯的这番话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很多时候我们会说气话,比如一定要杀了某某人,但我们绝对不会那样做。

    以前我说的不过是气话而已。

    “观月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担忧的询问。

    “什么都没有发生,是我忍不住调戏佑诚君而已。”

    观月唯趴在我胸膛上不打算下来,她的语气很俏皮淡然,应该是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

    可是,面对这样的观月唯,我依然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佑诚君不喜欢我吗?”观月唯在幽暗中好奇问了句。

    “不是……”给出这个回答。我觉得不对,我赶紧摇摇头,“我对观月姐有好感,但谈不上喜欢。所以……”

    “佑诚君真冷淡,不对,佑诚君变了……”

    我变了吗,或许是吧。自从得知千岛心悦是我未婚妻之后,我每次遭遇这样的事情我便忍不住想到那个家伙。

    “心悦是我未婚妻,我不想对不起她。”

    “千岛学姐听到这样的话语一定会十分高兴。”

    观月唯十分幽怨的嘟囔,我好笑了下。“话说,观月姐是在报复千岛学姐吗?”

    “佑诚君可以这样认为。”观月唯趴在我胸膛上,她的语气有几分哀伤。

    “……”我知道她说的不是实话,可是我不知道她心里面究竟是装着什么。

    接下来,观月唯一直暧昧趴在我胸膛上,我没有把她推开也没有说什么。

    直到听见美树洗完澡进入房间里面,我才轻轻拍了拍她,“观月姐。我该回我房间了。”

    “都睡一起了,就不能够留下来吗?”

    “被你压着我好累。”

    “那你压着我吧!”

    观月唯的回答让我哭笑不得,幽暗中,我伸手轻抚了下她的粉嫩的脸颊,然后将她紧抱在怀中,“观月姐,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你此时此刻的内心是怎样的,不知道你究竟是花了多少勇气……”

    “我想说的是,我永远都是观月姐的朋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给予你支持,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给予你拥抱与肩膀依靠。所以……”

    “这是表白吗?”

    “嗯,这是我给观月姐的表白,朋友之间的表白。”

    “请把朋友那两个钟去掉!”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吧,其实我是在考验佑诚君,佑诚君完美接受住了我的考验!”

    “我知道不是这样的。”我把观月唯抱紧了一些,“我不会胡思乱想,我现在累得很,我脑袋里面一片空白,等到了明天我会把现在的一切忘得一干二净。”

    我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观月唯没有再说什么,她在幽暗中主动亲了下我的嘴唇,然后安静躺在了一旁。

    她没有再阻拦我,我小心翼翼的离开。

    顺利下楼进入房间里面,浑身上下疲惫无比的我却难以入睡,我不知道这样拒绝观月唯究竟是对还是错。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观月唯不告诉我。

    我想要询问小姨,但我没有打电话,小姨发现了我和绫小路很暧昧的监控,她没打电话给我,反而是把事情告诉了理事长,她肯定是有些生我的气吧。

    也不知道观月唯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但不管怎样,我都会如同我刚才表白的那样做。

    胡思乱想了一番,我总算是敌不过疲倦,沉沉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