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06、你脖子上怎么有个胎记
    观月唯微笑下楼离开了。

    她说她想要休息一段时间,我有些搞不懂她说的休息是不是辞职。

    已经是上课时间,美树在班里面上课,我脑海里面一片乱糟糟没有返回班里面去。

    我很想找理事长询问这件事,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想起昨晚上观月唯胆大的举动。我选择往小白部走去。

    拉开小白部的门,我惊讶发现千岛心悦竟然没去上课,她待在活动室里面与小白狗在玩。

    我的突然出现吓了那家伙一跳,见到是我过来了,她本来是在微笑的脸颊立马板起。

    “美树姐成为了我们班的班主任。”我把活动室的门拉上这样说了句。

    “哦。”千岛心悦应了声,似乎不觉得惊讶。

    “我不知道观月姐怎么啦。但她刚才说这样做是为了我和美树姐。”我郁闷在椅子上坐下,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千岛心悦抱着小白狗不让它过来我身边,她好奇看着我,想要知道观月唯为了我做了怎样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但我把事情解释了下,“之前我向观月姐说了句,说我想要回去和你一起住,然后观月姐刚才说,她做出的决定和我的那句话有关。”

    听到这样的话语千岛心悦的脸色很难看,“你想回来一起住只是你的想法,我绝对不会让你住进我家里面!”

    千岛心悦的语气并非是傲娇,而是有些厌恶。

    看来她还在生气昨天的事情。

    “你拒绝我是另外一件事,但观月姐现在已经做出了决定。”我郁闷的说道。

    “然后呢?”千岛心悦不爽的看向我,“观月姐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你想怎样?”

    “不知道。”我有些无奈的摇头,“虽然我很想挽留她,但她做出这样的决定我无法改变,我也没有正当的理由去干涉。”

    “呵呵……”千岛心悦抱着小白狗没有看我,但她发出轻蔑的笑声。

    “心悦酱笑什么?”我疑惑看向那家伙。

    “你这变态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优柔寡断了?”千岛心悦十分不愉快的看着我,“以前的你不是想到要怎样就怎样吗,比如毫不犹豫就把你们班的班长kiss了,现在你既然想要挽留观月姐,为什么没有挽留,而是在我这里唠唠叨叨?”

    被这个傲娇的家伙教训了,我也有些不爽。“以前我是有些乱来,那是因为不知道你是我未婚妻,现在知道你是我未婚妻之后。所以……”

    “变态你是在顾忌着我吗?”千岛心悦好笑的反问,“即便我们是未婚夫妻那又怎样呢,我答应做你的女朋友,答应要与你结婚了吗?”

    我黑着脸看向这个傲娇的家伙,“如果你不在意我的话,平时间怎么老是吃醋?”

    “那是你的错觉!”千岛心悦尴尬的撇开脑袋不与我对视,“之前我就和你说清楚了,不管你和谁暧昧都不关我的事!”

    没错,这家伙的确说过这样的话语。

    但是。即便她说了那样的话语,但她很多时候仍旧是会吃醋。

    “请变态别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只是你妹妹而已,中国的法律允许兄妹结婚吗,不可以吧,你会为了与我结婚而加入日本国籍吗。显然也是不可能,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不会同意与你结婚。”

    “所以请像是对待妹妹那样对待我就行。别把我看作是未婚妻什么的,我这样说,欧尼酱满意吗?”

    千岛心悦破天荒的称呼我为欧尼酱。但她的语气有些冷冰冰。

    她低头说出这样一番话,我禁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千岛心悦没有躲闪,我还想摸一下她的脸颊。她抬起头有些气恼的瞪着我,“即便你是个公认的变态,但对待自己的妹妹也不可以太过份了!”

    “好吧,我知道了!”我微笑起来,还是摸了摸千岛心悦的粉嫩脸颊。

    “既然知道了那就赶紧给我走,这是我的活动室你别留在这里!”千岛心悦很是傲娇的赶我离开。

    她的确是在赶我离开,但她实际上的意思是让我去找观月唯。

    我还真想不到,我竟然被这个家伙开导了。

    有了千岛心悦的开导,我深呼吸一口气起身离开了小白部活动室。一边往楼下走我一边拨打观月唯的电话。

    那家伙竟然不接我电话,既然如此,我快步往居住的地方走去。

    抵达开门进入屋子里面。我在玄关前面看到了观月唯的鞋子,这家伙果然是回来了。

    “观月姐。”我一边喊着观月唯一边往楼上走。

    “佑诚君怎么也跑回来了?”楼上房间里面传来观月唯疑惑的声音。

    我推开她的房间门,被房间里的情况吓了跳。观月唯把身上的职业装脱了,她身上仅是穿着白色衬衣以及布料很少的蕾丝胖次。

    她并非是在更换衣服,而是跪在榻榻米上撅起屁股。正在连接游戏机和电视机之间的线。

    “既然回来了那就帮我把游戏机连接好。”观月唯有些脸红的在榻榻米上坐下,她将一个抱枕抱在肚子上,让自己获得一些安全感。

    “观月姐怎么会想要玩游戏?”我疑惑的询问着,帮忙把游戏机和电视机连接好。

    “我说了想要放松啊!”观月唯无语的看着我,“佑诚君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所以才会满脸担心的跑回来?”

    我连接好游戏机和电视。好奇看向观月唯,“观月姐真的是打算放松一阵子,而不是辞职吗,那你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了什么?”观月唯不懂的看着我,“让你回去和心悦一起住的事情吗,我正在做决定啦,乱七八糟的事情让我很累,所以我要放松。”

    观月唯挥舞了下手里面的游戏手柄,“佑诚君回来得刚好。陪我一起玩游戏吧!”

    我似乎是白担心这个家伙了,因为她请假了所以美树如今是在帮她代课而已。

    “观月姐一开始就要把事情说清楚啊!”我有些气恼的看着她。

    “虽然我没有向佑诚君解释很清楚,但我也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语,是佑诚君胡思乱想了吧?”

    “我是在担心你!”

    “谢谢!”

    观月唯主动凑过来毫无预兆的亲了下我的嘴唇。

    一触即分,她红着脸微笑说道,“这样的感谢,佑诚君喜欢吗?”

    这家伙真的是主动得有些离谱,她穿得很少很是诱惑,最重要的是因为千岛心悦之前说的话我没有了心理负担。

    这样主动的观月唯让我有些把持不住,我主动的朝她吻过去!

    我一把将她抱住狠狠索取她嘴里面甘甜的芬芳!

    “坏蛋一个!”观月唯被我吻得呼吸不过来,她一把将我推倒在榻榻米上,她坐在我肚子上又羞又气的看着我说道,“你这臭小子之前在我胸口留下好几个吻痕,虽然美树当时撒谎说是她留下的,但还是让我郁闷了好久!”

    “现在呢,我不管怎样,我也要给你留下个吻痕!”

    听到观月唯这样说,我主动把我的衬衣纽扣解开露出我结实的胸膛。

    观月唯红着脸白我一眼,“留在那里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的关系吧,我要在你脖子上留一个!”

    “呃……”我想要拒绝,脖子那种地方留下吻痕,如果被看见了的话那就糟糕了啊。

    “别动!”不等我拒绝,观月唯俯身下来像是吸血的妖精那样吻在了我脖子上。

    脖子可是极为敏感的地方,在脖子上kiss简直是一种折磨,我想要把观月唯推开,但她已经像是八爪鱼那样抱住我。

    让我没想到的是,门铃声忽然响起,凉宫熏像是神兵天将那样过来救我了。

    楼下传来那个大明星的声音,“佑诚君,我看到你回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