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07、观月唯觉醒了奇怪的属性
    即便是门铃声响起,但观月唯仍旧是不放开我,仍旧是八爪鱼那样紧抱着我狠狠亲吻我的脖子!

    “观月姐,够了,凉宫同学过来了!”我心里面像是猫爪一样难受。

    “嘿嘿……”观月唯总算是松开了我,她趴在我胸膛上得意的微笑,“完美的留下了个吻痕哦,也不知道被凉宫同学看到会怎样?”

    这家伙自从知道我在她胸口留下吻痕之后。她变得不是一般的乱来。

    “好啦,我要下楼去了。”我尴尬的把观月唯推开。

    “别让凉宫同学发现我哦,我可不想她误会我,她可是你的追求者呢。”

    嘴里面说着不想让凉宫熏误会,但观月唯依然趴在我胸膛上亲了下我的嘴唇,并且轻轻的咬了下。

    我敢肯定,观月姐绝对是觉醒了奇怪的属性,在这样紧张焦急的一刻。她应该是十分的享受吧!

    推开这个慵懒性感的大姐姐,我快速从榻榻米上翻身起来。

    观月唯房间里面有着穿衣镜,我站在镜子前看了看我的脖子。

    红红的一个吻痕恰好落在衣领边缘位置,衣领能够遮住一些但没办法完全遮蔽,如果是冬天还好,问题如今可是夏天啊!

    观月唯这个家伙真的想要害死我,见到我惊恐的神情她十分满意的在笑。

    我脑筋转得飞快,赶紧下楼找到医药箱从里面拿出一片创可贴,然后把创可贴贴在了位于脖子的红红吻痕上面。

    做好伪装之后,我这才走去开门,当然,我不忘把观月唯的鞋子塞进鞋柜里面藏起来。

    打开门,观月唯鼓着香腮十分不满意的站在门口,等待了许久的她有些小生气,“佑诚君也太慢了吧?”

    “咳咳,不好意思,我有些不舒服,所以……”

    “病了吗?”凉宫熏很是单纯的被我欺骗了,她大惊失色的看着我,“森下小姐还没有回去,我让她开车送你去医院吧!”

    见到凉宫熏这样紧张我赶紧摆摆手,“不是病了,或许是昨天在厨房里面忙碌了太久,我累了而已,所以如今浑身无力。”

    “哦,说的也是,佑诚君昨天真的是很累。”凉宫熏点点头没有怀疑我,昨天她可是看到了我劳累的模样,她还给我捶背呢。

    “佑诚君的脖子没事吧?”凉宫熏发现了我贴在脖子上的创可贴。

    “没事没事,因为不小心划破皮了,所以我贴了个创可贴。”

    得知我只是累了而已,凉宫熏没有太担心。“我刚才见到佑诚君回来,本想邀请佑诚君一起逛街去,现在的话……”

    “抱歉,我陪不了你。”我尴尬微笑转移话题。“森下小姐陪你一起逛街去吗?”

    “嗯,森下小姐现在正在化妆,她也打算像是我这样伪装。”凉宫熏指了指自己点缀着雀斑的脸颊,禁不住咯咯笑起来,“佑诚君好好休息吧,中午我再过来喊你一起吃饭,森下小姐打算亲自下厨呢。”

    盛情难却,我朝凉宫熏点了点头答应了这件事。

    “好好休息吧!”这个大明星像是大姐姐那样伸手摸了摸我脑袋上的头发。

    “嗯。”我有些哭笑不得的点头目送她离开。

    关上门,我透过窗户看到凉宫熏和伪装好的森下丽香一起进入车里面离开。

    观月唯也看到了凉宫熏离开,那家伙在楼上喊我一起玩游戏。

    我走上楼,观月唯见到我在脖子上贴着个创可贴,她乐得很是没有形象在哈哈大笑。我满头黑线的瞪着她。

    吻痕起码需要一星期才会消失,脖子上的吻痕消失之前,我必须一直在脖子上贴个创可贴。

    而且我必须一直保持着警惕,不然被发现那就糟糕了。

    我小心翼翼坐在观月唯身旁,担心她突然扑过来在我脸上留下个吻痕。

    Kiss本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但与观月唯kiss完全变成了一件事令我胆战心惊的事情。

    观月唯挑选着游戏,她白皙的脸颊上微微泛红,漫不经心的询问我。“佑诚君觉得,现在的我们算是什么关系呢?”

    这个问题我没有回答,与观月唯kiss了好几次,这家伙越来越放肆。我也搞不懂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没有得到我的回答观月唯并不失望,她这样说了句,“佑诚君当我的地下情人吧。”

    “为什么不是男朋友?”我不愉快的询问。

    “哦?”观月唯惊奇的朝我看过来,“佑诚君想要与我恋爱吗?”

    “如果观月姐需要男朋友的话。我可以担当。”

    “想得美!”观月唯毫不犹豫的拒绝我,“佑诚君记得我说过的话吧,我要找男朋友的话,那个男朋友必须与我结婚。佑诚君绝对不能够与我结婚的,对吧?”

    “那么,地下情人是怎么回事?”

    “就是不为人知!”观月唯微笑说道,“其实我蛮喜欢佑诚君,只有佑诚君可以担当我的地下情人,我蛮喜欢和佑诚君在一起的刺激感觉!”

    “……”

    “我是老师,佑诚君是学生,美树不喜欢我们在一起,佑诚君有着未婚妻,有着喜欢着你的女生,我们kiss的时候需要提心吊胆防止被其他人发现,这样的感觉真是刺激!”

    果然。因为喝醉被我非礼了,观月唯觉醒了奇怪的属性。

    我无语的看向她,“观月姐,我能够拒绝当你的地下情人吗?”

    “不可以!”观月唯板着脸。十分严肃的瞪着我,“分明是你这小子让我体验到kiss的美妙感觉,我和美树kiss的时候压根就没有那种触电的感觉,所以非你不可!”

    这家伙竟然和美树kiss过。我有些无语,禁不住想起了那天观月唯喝醉了的时候,我吻了她一会,与她分开的之后她嘟囔了句还要。

    那个时候即便是醉醺醺。但她仍旧是把kiss的美妙感觉记住了!

    观月唯能够起到这样的变化,全都是因为我啊!

    “佑诚君是在想什么呢?”观月唯咯咯笑着挑选好了游戏,“佑诚君输了的话,我会继续在你身上留下个吻痕!”

    “我赢了能够在你身上留下吻痕吗?”我好奇反问。

    “可以kiss我,但不可以留下吻痕!”

    “……”这样的规则不公平啊,我很郁闷,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观月姐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

    “关于地下情人的事情吗。是真的哦,我已经在佑诚君脖子上留下了印记呢。”

    “那……”我禁不住往观月唯白白的大腿上看去。

    “想你也别想!”观月唯见到我的眼神,她脸颊涨红拉了拉衬衣的衣摆,“只可以亲亲,其他不允许!”

    “那……”我往她高耸的胸脯看去。

    “别想太多了!”观月唯放下游戏手柄,把衬衣领口上的扣子扣好,“佑诚君敢乱来的话,我就告诉美树她们说你非礼我!”

    听到这样的话语我头痛无比。

    虽然成为观月唯的地下情人是一件很诱惑的事情。

    但这家伙完全是一颗定时炸弹,指不定某天会爆炸,把我炸得四分五裂!

    “观月姐,我能够拒绝吗?”

    “呵呵,佑诚君已经没有退路了。信不信我立马给美树打电话告状?”

    “……”

    “游戏已经开始了哦,佑诚君不想输了被我留下印迹的话,赶紧努力吧!”

    观月唯咯咯笑着拿着游戏手柄偷袭我,我郁闷的反击这个家伙,她说出的话把我的心弄得一片乱糟糟,根本无法钻心下来与她玩游戏。

    没多久我便被她打败,她正要再次在我身上留下印迹的时候,门铃声再度响起。

    应该不是凉宫熏去而复返,我们都没有听见汽车停靠的声音,这个时间会是谁过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