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12、这事不许说出去,不然我杀了你
    把凉宫熏咖啡壶里面的咖啡喝完我才离开。

    回到隔壁屋子,我洗了个澡然后拨通了观月唯的电话。

    那家伙又是不接我电话,把我郁闷得不轻。

    把手机丢开我钻进被子里面,如同刚才对凉宫熏说的那样,我相信那家伙会回来。

    有些疲惫,喝了咖啡也无法提神,我打算早点睡,然而楼上有奇怪的声音传来。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起身往楼上走去,结果听见了嗡嗡震动的声音,想起白天在美树房间里看到的东西,我禁不住满头暴汗的停下脚步。

    美树那家伙也太胆大了吧,现在不过是晚上十点而已她竟然开始玩成人玩具,她究竟是有多饥渴啊。

    美树发出奇怪的声音,我听得有些脸红。

    这样的事情我不想理会,但我担心被隔壁屋子的凉宫熏听见。

    如果那家伙听见了美树奇怪的叫喊声。她一定会误会什么的吧。

    没办法,我只好厚着脸皮走去敲了敲美树的房间门,“美树姐,拜托你收敛一些好不好。”

    房间里,美树停下来把她的玩具关掉了,但她气急败坏的大吼,“宋佑诚你给我滚开,赶紧下楼睡觉去!”

    “你在楼上这样乱来,我怎么睡得着啊!”我也忍不住大吼起来。

    “我不会那样了,你赶紧走。”美树竟然服软了。

    听到她的语气软下来,我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往楼下走。

    让我无语的是,我刚回到房间,楼上又是传来不对劲的声音。

    没等我上楼抗议,美树离开房间咚咚往楼下走,一会,浴室方向传来淅淅沥沥的声音,那家伙似乎是在洗澡。

    本以为她发泄了一番,如今终于消停下来了。

    然而,这仅仅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而已。

    就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过去的时候,我的房间门被美树一把推开,我从迷糊之中被惊醒慌忙打开灯,看到身材高挑的美树站在我房间门口喘着粗气。

    她浑身上下湿漉漉,她如今的装扮和上午的观月唯差不多,身上仅穿着白色的衬衣和黑色的胖次。

    湿透了的衬衣变得透明,我看到了她胸前黑色内衣的蕾丝花纹。

    美树站在门口,她双手紧握脸颊涨红的看着我,我刚想询问她怎么啦,结果浑身湿漉漉的她快步走过来,她走上床在我的肚子上坐下。

    即便是隔着被子,但我能够感觉她的体温很高。

    美树看着我,她眼眸里面对我充满了愤怒。但除了愤怒之外还有些迷离。

    她不安的扭动着腰肢,这家伙的情况像是吃错药了般。

    我脑海中闪过一丝亮光,我惊恐万分的猜测,观月唯离开的时候该不会是在美树的杯子里面加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虽然美树现在的情况很是吓人。但我不相信观月唯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好难受……”美树愤怒的看了我一会,她整个人败下阵来,脸红得快滴血向我求助,“佑诚君帮帮忙……”

    “美树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有些惊恐的询问。

    “小唯那个笨蛋,她把奇怪的东西涂抹在我玩具上,然后,然后……”美树整个人难受得快哭了,“佑诚君,救我……”

    呃,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评价这件事。

    也就是说,现在的美树除了那个地方不舒服之外。其余一切都很正常,比如她的大脑很清醒,她现在只是有些抓狂而已。

    “赶紧帮帮我!”美树朝我喷出炽热的气息,她一把将房间里面的灯关掉。

    “要我怎么帮你啊?”幽暗中,我忍不住胡思乱想,“我先去买个小雨衣吧,不然一不小心怀孕那就糟糕了。”

    “你,你这个变态!”美树气急败坏的骂了我一句。“我不会让你对我做那样的事情!”

    “那我怎么帮你啊?”我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没有任何经验。

    “我不管,反正你要帮我!”美树很是强势的趴在我胸膛上。

    她像是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如同水蛇一般在我身上难受的扭动。难受无比的她竟然张开嘴咬住我的肩膀。

    她并非只是咬我的肩膀而已,咬完肩膀她还咬我的胸膛,继续这样下去,估计我浑身上下都会被她留下牙印。这家伙的目的很简单,难受的她也不让我好过!

    幽暗中,我抱住浑身炽热的她,忍不住在她胸前摸了一把。美树没有反抗,但她咬我的力气加大了一些。

    我还想胆大一些,但美树阻止了我,我明白了这家伙跑我房间里面的意思,她内心里面并非是希望我帮她摆脱难受的感觉,她只是想我陪着她一起难受而已。

    “观月姐是不是和美树姐有仇,她竟然这样对待你。”我禁不住问了句。

    “还不是因为你!”美树怨念的咬着我的肩膀,她急促的呼吸在我耳边喘气。

    “这样的事情与我无关吧?”

    “就是因为你!”

    美树泼辣的埋怨我,我懒得与她争辩,我艰难的翻身起来倚靠在床头,美树依偎在我怀中紧抱着我,她锐利的指甲都快插入我皮肤里面了。

    “真的好难受……”美树的声音有些哽咽。她难受得快哭了。

    “我要怎样才能够帮你啊?”我也极为的无奈,这家伙像是新鲜出炉的香喷喷蛋糕,但很可惜,我只能够摸摸却不能够吃。“我送美树姐去医院吧。”

    “不可以,打死我都不去!”美树可不想去医院里面被医生检查那种地方,“这事不许说出去,不然我杀了你!”

    没办法。我只能够紧抱着她,给予她一些心理上的安慰。

    “佑诚君和女朋友做过吗?”美树忽然问出这样的问题。

    “我哪里有女朋友啊?”我苦笑了下。

    美树只是随口问问这样的问题,一会,她又是难受得发出嘤咛的声音死死咬住我的肩膀。我的肩膀都被她咬坏了,我抱起她的脑袋。

    幽暗中,我鬼使神差朝她吻过去,我希望这样能够转移她的注意力。

    让我没想到,我们俩的嘴唇触碰在一起之后,像是被胶水黏住了那样。

    美树像是找到了宣泄痛苦的地方,她双手死死的抱住我的脖子不与我分开,她如同是沙漠之中缺水渴了好几天的旅人。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了一汪清泉。

    她死死抱着我,此时此刻的我们俩简直是处于热恋之中的情侣。

    我们并非是情侣而是一对冤家,美树之前差点把我给杀死,我许诺过要报复她,如今遭遇这样的事情,我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想到观月唯对待我的举动,我决定在美树身上留下一些痕迹。

    干柴烈火一般的我们吻了很久,大概是累了,美树终于消停下来。

    她依然抱着我的脖子,依偎在我怀中沉沉睡了过去,她抱得很紧我无法推开她,只能够继续倚靠在床头这样抱着她入睡。

    美树睡得十分香甜。而我却难以入睡。

    这家伙身上的衣服本来是湿漉漉,但现在已经被体温蒸干。

    我想象不出美树明天醒来会怎样,但我猜得到观月唯之所以在美树的玩具上涂抹奇怪东西的目的,那家伙绝对是想要撮合我与美树吧。

    她做出这样的事情,该不会真的是打算一去不复返吧。

    即便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会找到她好好询问一番。

    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自然是更加不能够放过那家伙。

    这样子得到美树我可没有什么成就感,我可是说过要征服这家伙,会让她心甘情愿的臣服我,我才不需要这样卑劣的助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