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16、佑诚君该不会想换个女朋友吧
    观月唯掐了我的脖子一下,门铃声还在不断的响。

    她无奈的往房间门走去,我也跟过去打算离开。

    然而,透过猫眼往外看了看,观月唯大惊失色的朝我比划手势,说是神田雪奈的母亲过来了。

    我好奇也往猫眼看去,门外有些幽暗,我觉得站在门外的人是神田雪奈的姐姐。

    但是。神田姐回自己居住的地方不可能摁门铃吧。

    当然,也许她像是七濑真希的父母那样,认为屋子里面进来了盗窃犯吧。

    如果对方是神田姐还好,那我可以离开,但真的是神田母亲的话,那就糟糕透了啊!

    我告诉过她我有女朋友,而我与雪奈的关系很亲密,现在我更加是和观月唯不清不楚的在她女儿的房间里面。

    神田母亲见到这样一幕。不知道她会做何感想。

    观月唯也是焦急万分,她不断朝我比划手势怎么办?

    我满头黑线看着这个不靠谱的老师,她和神田姐是好朋友吧,神田母亲自然也认识她,她这么慌乱做什么呢?

    我继续透过猫眼查看外面的情况。

    神田母亲的表情似乎很严肃,她不断摁门铃,却没有开口呼喊自己女儿,她似乎是有些生气。

    好一会,见到没有人来开门,她满脸落寞打算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观月唯竟然推了我一把,我整个人撞在门上发出咚的一声。

    本打算离开的神田母亲不走了,她有些惊恐的敲了敲门,“小琪,怎么啦,摔跤了吗,快开门啊!”

    我黑着脸扭头往后看去,观月唯把自己的鞋子藏起来,然后一溜烟钻进衣柜里面躲藏起来。

    那家伙究竟是在做什么啊,她有必要躲开神田母亲吗,她们两人有仇,神田母亲会弄死吗?

    敲门声不断响起,神田母亲极为的焦急,我不开门她都要报警了,我尴尬万分的把门打开,喊了句伯母好。

    “宋佑诚同学怎么会在这里?”见到我,靓丽的神田母亲被吓得不轻,她眼眸里充满了诧异,“宋佑诚同学该不会是和小琪……”

    眼看神田母亲竟然误会我和她大女儿有一腿,我赶紧摆手解释。

    “伯母,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其实是这么一回事……”我赶紧把神田雪奈拜托我的事情说出来。我没把观月唯那家伙说出来,我之所以能够进入这里,因为是跟踪狂潜入了这里。

    听到这样的解释,神田母亲被吓得不轻。“那个跟踪狂呢?”

    “十分抱歉,我没有把那个跟踪狂抓住,让她给跑了。”我尴尬道歉。

    “竟然有这样一回事。”神田母亲十分惊恐。

    我打算穿好鞋子离开,没想到神田母亲拍了拍我的肩膀,“宋佑诚同学待会再走,陪我喝一杯吧。”

    说着,她进入房间把外套脱下挂在衣帽架上。

    套着黑丝袜身着白衬衣搭配着黑色短裙的她极为性感的走去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几罐啤酒放在榻榻米上的矮桌上。

    她盘腿坐下丝毫没有长辈的模样,见到我的神情有些惊讶,她朝我招了招手,“没想到雪奈会拜托你这样的事情,佑诚君过来和我聊聊吧。”

    我有些惴惴不安的在矮桌旁边坐下。神田母亲给我打开一罐啤酒。

    我都还没有成年,一般是不允许喝酒的,神田母亲明显是想要套我的话,既然如此我顺从的拿起啤酒喝起来。

    神田母亲也是微笑端起啤酒喝了口,然后长长的呼了口气。

    “佑诚君与雪奈真的不是恋人吗?”神田母亲又是问出这个问题,似乎每次见面她都会这样问我。

    “伯母希望我和雪奈是恋人吗?”我微笑反问她。

    神田母亲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估计她很是郁闷所以把话题转移开来,“听说佑诚君现在是和观月唯老师住在一起。对吧?”

    没想到神田母亲竟然知道了这件事,我点头没有否认。

    “佑诚君和观月老师真亲密啊。”神田母亲这样说了句。

    “……”我郁闷的喝着啤酒,知道她是希望我解释这样的事情,“我和观月老师住一起并非我们之间很亲密。而是因为别的原因,观月老师需要我帮忙而已。”

    我模糊笼统的解释了下,神田母亲也没有在意。

    她喝着啤酒叮嘱了我一句,“我劝佑诚君还是和观月老师保持距离比较好。佑诚君知道小琪为什么住在这里吗,对了,小琪就是雪奈的姐姐,估计佑诚君也听雪奈说过小琪的一些事情。对吧?”

    我点点头,竖起耳朵期待神田母亲的解释,我觉得我要知道观月唯为什么躲起来的原因了。

    果然,神田母亲这样解释,“小琪之所以没考上东京大学,其实就是那个观月老师的错,虽然她现在很努力在辅导雪奈的功课,但我不会原谅她。”

    “观月老师对小琪姐做了什么吗?”我好奇问了句。

    “佑诚君想要知道吗?”神田母亲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靠近她一些。

    我忍不住探过脑袋去,把耳朵伸到她嘴巴,我的眼睛恰好落在她高耸的胸脯上,神田母亲的衬衣解开了几颗钮扣。我看到了一道深邃的沟壑,以及紫色的内衣。

    我也不想这么猥琐的偷看,但这个角度恰好就看到了。

    本以为神田母亲要向我解释,没想到她伸手把我脖子上的创可贴撕掉了。

    我愣了下。忽然意识到观月唯刚才掐我的脖子,估计她把我脖子上的创可贴弄松了,结果被神田母亲看到了。

    “佑诚君,这是谁给你留下的痕迹呢。该不会是观月老师吧?”神田母亲咯咯笑着询问。

    “怎么可能……”我有些心虚,“伯母上次可是见过我女朋友。”

    “好吧,抱歉,我们聊到哪里了?”神田母亲道歉了句。她继续往下说,“佑诚君分明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却依然和雪奈走得那么近,佑诚君该不会想换个女朋友吧?”

    貌似她对我的怨念很深,我不得不向她解释,“我和雪奈是好朋友但并不亲密,请伯母千万别误会我们。”

    神田母亲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显然是不相信我。

    她拿起啤酒便喝。咕噜噜几声便喝完一罐,然后打开了第二罐。

    我有些担心她喝醉,也担心观月唯在衣柜里面闷死,我心里面有些抓狂,十分想要知道为什么神田母亲认为神田姐没考上东京大学是观月唯的错。

    我越是想要知道观月母亲就越是不说,她似乎是故意吊我胃口,迫使我主动说些别的事情出来。

    从观月唯躲开神田母亲的情况来看,神田母亲并没有撒谎。

    观月唯也觉得是自己的错,所以她才选择留在三流的穗见高中吗?

    得不到答案,我心里面如同猫爪般难受。

    神田母亲一连喝了三罐啤酒,也不知道是啤酒让她觉得燥热,还是她本身就十分怕热。本来她的领口就很低,现在她又是不耐烦的解开了一颗钮扣。

    这下子,好端端的一件衬衣变成了低胸装。

    神田母亲没有在意我,估计在她的眼中我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

    我装作喝啤酒偷偷打量她,她的大女儿都上大学了,而神田母亲仍旧是一副三十出头的靓丽模样,她保养得可真好。

    “佑诚君愿意陪我继续聊下去吗?”神田母亲笑盈盈朝我看过来,她似乎是在引诱我。

    “可以……”我下意识点点头,我忽然有种这样的感觉,神田母亲该不会知道有人躲在屋子里面,所以她故意坐下来拉着我聊天,让躲着的人难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