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17、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现在可是燥热无比的夏天,即便已经是晚上但气温仍旧是很高,我在衣柜里面躲过好几次,所以我知道躲在衣柜里面有多难受。

    我十分担心躲在衣柜里面的观月唯闷死过去。

    但这里并非是我居住的地方,而是神田母亲大女儿居住的地方。

    她不赶我离开就不错了,我绝对不可能请她离开。

    现在这样一种情况,让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神田母亲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询问我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没花多久。冰箱里面的啤酒都被神田母亲喝完了,她喝得满脸涨红有些醉。

    “好了!”把最后一罐啤酒喝完,神田母亲重重的把啤酒罐放在桌子上,她眯着眼睛朝我看过来,像是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她大喊起来,“小琪别躲了,出来吧!”

    “……”听到她喊出这样一句话我有些凌乱。神田母亲猜到有人躲在房间里面,她认为躲着的人是神田姐。

    见到没人出现,神田母亲气恼的看着我说道,“你小子绝对说谎了吧,你能够进来这里一定是小琪开的门,你休想欺骗我是跟踪狂把门打开,你这小子的功夫可是十分厉害,怎么可能会让跟踪狂跑掉?”

    “还有,我在外面的时候观察了下钥匙孔,上面没有被撬的痕迹,所以根本没有所谓的跟踪狂进入屋子里,从我摁响门铃到佑诚君开门的时间很长,慌乱的小琪一定是选择躲起来了吧?”

    “小琪出来吧,妈妈不生你的气了,之前的事情真是抱歉!”

    神田母亲再次大喊起来,可惜,依然没有人出现。

    我扶住额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没有人出现把神田母亲气得半死,她嘟囔这说是小琪害羞了,她拍了拍桌子朝我看过来,“佑诚君你这个人还不错,我允许你和小琪交往,但你不许和雪奈太过亲密了,你脖子上的吻痕肯定是小琪留下的吧?”

    “我才不相信之前那个女生是你女朋友,如果你们是恋人的话,那时候的你们为什么是站在门口,为什么一点都不亲密,你休想欺骗我,毕竟我丈夫可是个警察!”

    神田母亲有些迷糊的嚷嚷,现在的她比平时间话多。

    “小琪别躲了,妈妈同意你和佑诚君交往的事情。”朝着空气嚷嚷了句,神田母亲又是瞪着我说道,“佑诚君刚才听见了吗。观月老师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你别和她住一起了,以后搬过来小琪这里吧,我允许你们同居。”

    原来神田母亲刚才之所以要说观月唯的事情。目的是为了让我离开啊!

    喊了半天不见有人出现,神田母亲站起身似乎是打算找寻神田姐的存在。

    我赶紧起身将她的手臂拉住,“伯母,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别拉我,我只是去卫生间而已。”神田母亲一把推开我,她摇摇晃晃往卫生间走去。

    “哦哦,你小心一些。”既然她是去卫生间,我没有阻拦她。

    目送她往卫生间走去关上门,我赶紧朝衣柜走去,一把将衣柜门打开,我见到了几乎是晕过去了的观月唯。

    观月唯坐在衣柜里面。她被闷得浑身上下大汗淋漓,她额头上脸上全是汗水,衣服也是湿透了黏在身上。

    见到我打开衣柜门,她两眼无神的看着我伸出手,希望我把她抱出去。

    我刚把观月唯的手抓住,卫生间方向传来声音,并非是抽水马桶冲水的声音,而是门被打开的声音。

    神田母亲从卫生间里面走出来。见到我站在衣柜前面拉出一双手,她露出笑盈盈的微笑,她刚才晕晕乎乎的模样完全是在假装,她十分的清醒。

    “小琪果然是躲起来了啊!”神田母亲笑着走过来。

    “……”半死不活的观月唯听到神田母亲的声音她骤然惊恐起来。她赶紧推开我的手一把关上衣柜门。

    观月唯这样害怕神田母亲,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够让她们两人相见!

    “伯母,时间不早了……”我站在衣柜前,尴尬朝神田母亲微笑。

    “佑诚君。请让开!”神田母亲的语气十分严肃。

    “这件事是我的错,是我厚颜无耻追求神田姐所以事情才会变成这样,伯母如果要惩罚神田姐的话,那就请惩罚我吧!”

    事到如今。我只能够撒谎,承认衣柜里面躲着的人是神田雪奈的姐姐。

    至于之后会造成怎样的麻烦,只能够让观月唯去解释了。

    “佑诚君,我已经答应了你们交往的事情,而且允许你们同居,现在请你让开,我想要单独和小琪说几句话而已。”

    “请恕我不能答应!”我咬着牙尴尬的继续坚持,“神田姐现在有些不方便见你,请伯母改天再和神田姐谈话吧。”

    听到这样的话语,神田母亲的神情有些惊讶,她肯定是认为自己的女儿光溜溜躲在衣柜里面。

    她禁不住举起手朝我拍打过来,“佑诚君真厉害啊。你认识我女儿才多久,你们竟然就那样了,这件事我不知道的话我不会说什么,但我现在知道了。佑诚君若是敢辜负我女儿,若是敢背叛我女儿,我绝对不饶恕你!”

    说出这样一番话,神田母亲依然想要把衣柜门打开。“我们刚才聊了那么久,小琪就一直躲在里面,你这个畜生快让开,小琪都快被你闷死了!”

    突然知道这样的事情。或许是在酒精的刺激下,神田母亲有些疯狂。

    拍打了我一阵,她想要推开我把门打开,我也喝了酒,在酒精的刺激下我禁不住一把将神田母亲拦腰抱住,劝说不动她,我只能够用暴力了!

    被我抱住神田母亲自然是拼命挣扎,而我抱着她快步往房间外走去。

    我走得很快。而她有些重,走到玄关位置,她的手抓在鞋柜上面,我重心不稳抱着她摔倒在了玄关上。

    我倒在了她身上压住了她,我的脑袋磕在了她胸脯上,痛疼不堪的她伸手抓住我脑袋上的头发,试图把我的脑袋推开。

    而我的手被她压在了身下,在刚才摔倒的时候,我的手在她身体的撞击下被撞得发麻,一下子根本用不上力气。

    我们俩尽皆是摔得痛疼不堪,倒吸着冷气。

    而好死不活的是,就在这样一个时候房间门被打开了。

    推开门之后。一个酷似神田母亲的女生站在房间门口,见到自己房间的玄关上,一个男生扑倒了一个女人,男生压在女人身上,脑袋埋在女人胸口,而女人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

    这样的一幕想要不被误会都难。

    那女生被吓了跳,搞不懂如今是什么情况。

    她认真朝我们看了看认出我来了,不久前神田雪奈给她看过我的照片,而她看清楚我身体下面的人是谁之后,她整个人像是被闪电击中了那样,彻底的石化过去。

    神田母亲听见房间门被打开了,她艰难的扭头往门口看了眼,她也是石化了过去。

    门外站在的女生率先回过神,遭遇这样的事情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左手拉着右手焦急了一阵,最终,她选择转身离开。

    这个时候我的手不发麻了,而神田母亲也回过神来了,气恼的她一脚把我踹开。

    翻身起来发现自己衬衣上的钮扣因为摔跤而掉了一颗,她胸前的紫色内衣彻底的暴露了,这下子更加解释不清了。

    她赶紧把其他扣子扣好然后走到门口往外看,估计是没有见到女儿,她转身回来用杀人的眼神瞪着我询问,“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