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18、被别人看到就糟了
    面对神田母亲的责问我无言以对。

    我也没想到神田姐会突然回来,估计之前我给神田雪奈打了电话之后,她立马给她姐姐打电话了,于是她姐姐跑了回来。

    回来的路上,她绝对没有想到一开门会见到那样一幕。

    如今,神田母亲暴走了一般瞪着我,发生刚才那样的事情,作为母亲的她可谓是颜面尽失!

    “小琪从外面回来。说明衣柜里面的人不是小琪,那衣柜里面的人是谁?”神田母亲想起这样一件事,她风风火火往衣柜走去。

    我用手扶住额头,该做的我都做了,现在我已经不能够阻拦神田母亲了。

    神田母亲走去一把将衣柜门打开,她的神情一滞,扭头朝我看过来,“人呢?”

    没等我回答。观月唯从卫生间里面走出来,她趁刚才情形大乱的时候离开衣柜进入卫生间里面整理了自己一下。

    我伸手朝卫生间方向指了指,神田母亲扭头过去看到观月唯她愣了下,回过神来之后她整个人比刚才更加的愤怒。

    “你怎么在这里?”神田母亲几乎是在咆哮。

    “我……”观月唯万分尴尬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估计她之所以用跟踪狂的办法把神田姐吓走,目的就是不想让神田母亲知道自己住在这里。

    然而,这家伙千算万算,没想到最终的情况变得如此糟糕。

    “我把小琪喊回来,向她解释刚才的事情吧。”观月唯还是很聪明的,现在的问题不是她怎么在这里的问题,而是神田姐误会自己母亲和我的问题。

    神田母亲气急败坏的瞪了观月唯一阵,她无奈的点点头。

    遇到刚才那样的事情她也是无可奈何,但如果有观月唯在一旁解释,神田姐应该不会认为自己母亲和我怎样了。

    毕竟当时观月唯也在房间里面,我不可能当着观月唯的面对神田母亲乱来。

    得到同意,观月唯赶紧掏出手机拨打电话,询问了句得知神田姐就在楼下,观月唯赶紧离开房间往楼下走。

    观月唯下楼去了,而房间里面只剩我和神田母亲,她朝我看过来,我们之间的气氛更加尴尬了。

    被她直勾勾看看,我挠着脑袋尴尬解释,“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发现你和观月姐的关系不好,不想伯母你发现观月姐的存在,所以不得不那样做……”

    事情已经发生了,神田母亲又气又恨但又无可奈何,她郁闷的撇开脑袋不看我,将双手抱在掉了一个扣子的胸前,“这件事别告诉雪奈,不然有你好看!”

    我赶紧点点头,这样的事情并非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我可不会告诉神田雪奈。

    神田母亲不搭理我。她选择收拾矮桌上的啤酒罐,房间里再度安静下来,我想要离开,但又觉得应该等神田姐回来之后解释一下。

    在一旁坐下。我等待着观月唯和神田姐回来。

    无聊之中,我忍不住往正着收拾的神田母亲看去。

    她脚上套着黑色丝袜看起来十分修长妙不可言,就在我欣赏着的时候,她脚下跌落了一个易拉罐环,那东西很锋利,我担心没穿鞋的神田母亲踩在上面。

    我猫着腰伸长手打算把那个易拉罐环拿走,没想到还没等我把那东西拿走,神田母亲一脚踩在了上面。

    她发出一声惊呼,慌忙抬起脚,慌乱的她一只脚哪里站得稳啊,她歪歪扭扭往后倒,见到这样一幕。我下意识伸手接住他。

    但我现在半跪在榻榻米上,即便我力气再大也接不住她。

    我伸手抱住了她,但嘭的一声,我们俩一起摔在了榻榻米上。

    她坐在我身上,我整个人头晕眼花的伸手挣扎了下,胡乱之中,我的手摸到了软绵绵的东西。

    意识到那是什么我吓得赶紧把手缩回来,我本以为接下来会遭遇一场疾风骤雨。会被她大骂一顿甚至是扇耳光。

    然而我回过神来之后,发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神田母亲尴尬从我身上起来,她本就涨红的脸颊出现了几分难为情。

    “赶紧起来,不然她们看到又要被误会了。”她轻声快速的说道。并朝我伸出了手。

    “谢谢……”我抓住她的手被她拉起来,我开口道谢。

    没想到她摇摇头,说是她才要谢谢我,看来她知道我刚才是想要接住她。而并非是故意非礼她。

    这样的事情算是一个小意外,即便向我道谢了,不代表神田母亲不生我的气了。

    她选择坐在一旁不再继续收拾了,担心再次发生意外。

    过了一会。观月唯陪同着红了眼睛的神田姐回来了,看到刚才那样一幕神田姐误会了,然后跑到楼下大哭吧。

    见到自己女儿这个模样,神田母亲十分的尴尬窘迫,“小琪,刚才是个意外,我不小心和佑诚君摔倒了而已。”

    “嗯,我知道了,唯姐向我解释了,我不应该怀疑妈妈,对不起。”神田姐低头道歉。

    “没事没事,被小琪看到那样一幕我才要道歉。”

    神田母亲起身和女儿拥抱在一起。两人消除了误会,站在一旁的我忍不住微笑为她们感到高兴。

    但没想到,与自己母亲抱在一起的神田姐见到我在微笑,她朝我投来一个厌恶的眼神。

    被讨厌了。我尴尬万分的低下头,“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抱歉,时间不早了,我该告辞了。”

    道歉了句我往房间外走去。观月唯也是表示自己该离开了。

    我们俩没有被挽留,她们母女俩没有说任何的话语,我和观月唯一起离开。

    刚走到楼下,观月唯身体一软歪歪扭扭的往我怀中倒过来。

    我被这家伙吓了跳赶紧将她抱住。观月唯双手抱住我的脖子,她极为无力的说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会被杀呢。”

    “神田姐之所以没有考上东京大学的原因,真的是观月姐的错吗?”这个问题已经把我折磨得快死掉了,我忍不住问出来。

    “没错,的确是与我有关,所以她母亲恨不得弄死我。”观月唯万分无奈的说道。她将我的脖子抱紧了一些,在我耳边嘻嘻笑了笑,“佑诚君刚才做得真不错,成功把她的注意力转移了,不然我就糟糕了。”

    “我又不是故意和她一起摔跤。”我郁闷的解释。

    “知道知道,总之,如果不是佑诚君的话,就算不被杀死我也会被闷死,躲在衣柜里面真的好累,我现在没有力气了,佑诚君背我回去。”

    观月唯嘟囔着像是在撒娇,我们可是地下情人呢。她向我撒娇没有任何的问题。

    “好啦好啦,别这样子,被别人看到那就糟糕了,赶紧把身子站直,然后我背你吧。”

    “已经很晚了,不会有人看到,我又想念那种触电的感觉了,佑诚君,给我充充电吧,我已经没电了……”

    抱住我脖子的观月唯仰起头嘟着嘴向我索吻。

    这样的事情几乎任何人都拒绝不了,而我十分头痛。

    因为是被我kiss过,所以观月唯觉醒了这样奇怪的属性。

    在她粉润的唇瓣上触碰了下,她不满意的嚷嚷着说是都没有被电到,我狠狠拍打了下她挺翘的屁股让她赶紧松开我,不然我就不背她让她自己走回去。

    浑身无力的观月唯撒娇扭捏了下,旁边的楼梯上传来咳嗽的声音。

    观月唯这次真的是电到了,而且是被闪电劈中了,她慌忙松开手与我保持距离。

    但为时已晚,从楼上走下的神田姐应该是听见了什么,或是看到了什么,她把手里拎着的手提包交给观月唯,那是观月唯拉下的包包。

    神田姐没和观月唯说话,她扭头过来怒目瞪着我,咬牙切齿的骂了句,“果然是个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