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27、其实心悦酱喜欢我对不对
    千岛心悦的脸色十分难看,看来她已经知道,刚才我伪装成她与小姨聊天了。

    面对她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我露出尴尬的微笑想要撤退。

    而我想走哪里有那么容易啊,千岛心悦已经气得暴走了,她黑着脸挂了电话直勾勾的盯着我。也不知道是想要怎样。

    房间门外,小白狗扒拉了一阵房间门,没人开门它只好可怜兮兮的嘤嘤叫着离开了。

    “刚才只是个意外而已,见到小姨找你所以我忍不住回了她一句……”我挠着脑袋尴尬解释。

    “死变态你跑这里过来做什么,想要夜袭我吗?”愤怒的千岛心悦轻声询问。

    “我就是心血来潮过来看看你而已,现在看到了我该离开了。”

    “你被赶出门了吧?”千岛心悦竟然知道这件事。莫非她刚才是接到神田姐的电话,所以走去和神田雪奈商量了下什么事情。

    我思考猜测着,千岛心悦没等我回答继续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奉劝你一句,你最好不要和小琪姐做对!”

    “心悦酱是在担心我伤害神田姐,还是担心神田姐伤害我?”

    “……”千岛心悦被我这个无耻的家伙打败,气恼的她懒得回答我的问题,“这次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但观月姐和小琪姐遇到麻烦事的话,你这个变态必须要帮忙!”

    我满脸疑惑,搞不懂千岛心悦为什么这样说。

    千岛心悦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走过来把落地窗关上,担心自己说出的话语被隔壁的神田雪奈听见。

    她指了指房间的榻榻米,示意我坐下,然后她坐在床上看着我,似乎打算与我好好聊一聊。

    我在榻榻米上盘腿坐下好奇看向千岛心悦,想要听听看她究竟是打算说什么。

    “观月姐和小琪姐之间的事情,变态你知道多少?”千岛心悦面无表情看着我问出这个问题。

    “唔……”事到如今我没有什么好隐瞒了,我把我知道的事情说出来,“我知道神田母亲不喜欢观月姐,因为是观月姐的关系所以神田姐与东京大学失之交臂,但神田姐并不怨恨观月姐。”

    听到我这样说千岛心悦点点头,她把双手抱在鼓鼓的胸前神情十分严肃。“刚才小琪姐找你去了吧,变态你不觉得不对劲吗?”

    “有吗?”我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也是。”千岛心悦郁闷的嘟囔了句,“虽然你这变态来到东京一个多月了。但很多事情你还不知道,当然,有些事情雪奈也不知道。”

    我皱起眉头等待千岛心悦继续往下说。

    犹豫了下,千岛心悦又是反问我,“变态你和观月姐同居的事情,小琪姐没有权力干预吧,而她今晚上来找你,你不觉得有些意外吗?”

    “不会吧?”得到千岛心悦的提示我惊讶了下,“神田姐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没错!”千岛心悦点点头。“雪奈的妈妈之所以这么讨厌观月姐,也存在这方面的原因!”

    得知这样一个事情我心里面有些凌乱不堪,而刚才神田姐的语气很坚决,她似乎是打算去找观月唯的母亲说明这件事。

    观月唯的父母绝对不会接受那样一回事吧,而神田姐的所作所为简直是找死啊!

    千岛心悦知道我猜到了一些事情,她再次开口说道。“所以,如同我刚才说的,假如她们遇到麻烦事的话你一定要帮忙!”

    “心悦酱怎么知道这样的事情?”我好奇问了句。联想到小姨和观月唯的关系很好,我瞬间明白,“你们母女俩还真是八卦。”

    气急败坏的千岛心悦把床上放着的抱抱熊抓起狠狠朝我丢过来。

    我一把抓住抱抱熊揉了揉。嗅了嗅,然后抱在怀中不打算还给千岛心悦。

    千岛心悦被我这个变态气得半死,她漂亮的脸颊变得难看。“事情到此为止,死变态你给我走开!”

    “我今晚没有地方睡,心悦酱收留我一晚怎样?”

    “你想都别想!”

    “好吧,我走就是了,我和小姨没有聊什么,我只是知道了丰胸和决胜内衣什么的,心悦酱千万不要听那个不靠谱女人的话,心悦酱保持这样就好……”

    “死变态你给我去死啊!”

    千岛心悦听到我这样说,她再也忍不住的咆哮着朝我扑过来。试图对我拳打脚踢。

    我丢开手里的抱抱熊一把将她抱住,我力气很大,千岛心悦被我抱在怀中动弹不得。即便如此她还是想要张开嘴咬我。

    “心悦酱别那么大声,被雪奈听见就糟糕了。”听到我这样说,千岛心悦没有再大声说话。但她依然在拼命挣扎。

    “别这样,消停一下我不会对你怎样。”我轻抚着千岛心悦的脑袋微笑说道,“其实心悦酱喜欢我对不对。我在你衣柜里面发现了丰胸的药物和乳液,还有极为性感的决胜内衣。”

    “虽然那些东西是小姨给你寄过来的,小姨寄那些东西过来的意思很清楚明白,她希望心悦酱改变,而心悦酱之所以没有把那些东西丢掉,内心深处一定也是希望改变。然后……”

    没等我说完,千岛心悦张开小嘴一口咬在了我胸膛上。

    我痛得倒吸一口冷气,这个家伙用尽全力的在咬我,丝毫不嘴下留情啊!

    “好啦好啦,我放开你了,别咬了,再咬我就痛死了!”我赶紧松开千岛心悦。

    即便我松开了手,但千岛心悦依然死死的咬着我,既然如此。我举起手狠狠的拍打在她不算挺翘的屁股上。

    遭受到这样羞辱的对待,千岛心悦难受得快哭了,她松了松嘴准备蓄力继续咬我,而我趁机闪开与她保持距离。

    千岛心悦坐在榻榻米上,她眼眸里充满了怨恨。

    我郁闷看了看她禁不住叹了口气,我们这对冤家般的兄妹,什么时候能够正常的相处啊!

    “我先走了,心悦酱别因为太想我而睡不着觉。”我没有从阳台离开,而是打开房间门往楼下走。

    狗窝安放在楼下,小白狗见到我下来它又兴奋的溜过来。

    它在我脚边打滚露出肚皮,我挠着它的肚皮逗了它好一阵才离开。

    离开小姨家没走多远,小姨给我打来了电话,开口的第一句话她便怒气十足的嚷嚷,“如果佑诚你今晚没有留在心悦房间里过夜,那么刚才的事情我就不原谅你!”

    我无语了下笑着说道,“反正我没想过要得到你的原谅,所以随便你怎样。”

    “你,你这小子真是有色心没色胆,都敢夜袭心悦竟然不敢留下来!”她很显然是在刺激我。

    “如果我有色心而且也有色胆的话,估计我老妈早就当奶奶了。”

    听到我这样的话语,小姨不知道该怎么说我。

    无奈之下,她只能够松了口气,心平气和的打算与我聊一聊。

    我可不想和她聊些什么,“时间很晚了,你明天还要忙呢,赶紧睡觉吧。”

    “睡不着,佑诚来陪我啊!”

    “陪你个大头鬼!”我忍不住骂了句,当然,我骂她是有原因的。

    “佑诚好凶,佑诚小时候分明很喜欢陪我一起睡,现在长大了竟然嫌弃我!”

    听筒里传来幽怨的声音让我极为的火大。

    我小时候她蛮经常回国,有时候遇到没房间她会和我挤一个房间里面,大冬天的她浑身上下冷冰冰钻进我被窝里面,她死死的抱住我取暖,把我脑袋摁去她怀中差点闷死我美名是疼爱我。

    那样的事情简直是我小时候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