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33、我可不要连妈妈也失去了
    房间门被绫小路敲响。

    那家伙在房间外万分焦急的说道,“妈妈,变态学弟不见了,他房间里面的被褥完全没有动,他昨晚没有在房间里面睡,他会不会出事了啊……”

    听到绫小路焦急的声音,理事长又羞又怒的扭头朝我看过来。

    我万分尴尬,大脑有些当机。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如今该怎么办,如果被绫小路发现我昨晚上和理事长睡了一觉,那家伙绝对会被吓傻过去吧。

    “妈妈醒了吗?”绫小路焦急万分,估计她下一秒就会打开门进入房间里面。

    我想要站起身藏去什么地方,而理事长眼疾手快,她竟然一把抓住我后背上的衣领,把我往被子里面拉去。

    眼看房间门已经被拉开一些了,我顾不得那么多。赶紧钻进被子里面躲藏起来。

    而理事长也不得不钻进来,不然她坐在床边而被子里鼓起来会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

    理事长钻进来刚把被子牵好,绫小路已经把房间门拉开了,见到理事长这个时间还躺在床上她有些惊讶。

    绫小路快步进入房间走到床边惊恐的询问,“妈妈怎么还没有起床,该不会是不舒服吧?”

    被子里面,我能够感觉到理事长的身体在轻轻颤抖,我和她并非是紧挨着,那样很容易暴露,我们是两个人叠在了一起,理事长整个人躺在了我身上。

    宽大的公主床很是酥软,两个人的重量叠加在一起让我深深陷入睡垫之中。

    虽然我们是两个人睡在一起,但绫小路不掀开被子的话她无法发现情况不对。

    理事长如今紧张得快死过去,如果这样的情况被绫小路发现的话,她以后就不用做人了。

    我也很紧张,但是较比紧张我更加是难受万分,理事长睡在我身上,虽然她很香,但她的后背压在我的脸上,我根本无法呼吸。

    我忍不住伸手试图推开她的后背一些,但不小心摸到了软软的东西,理事长对于我这样的举动,她吓得浑身上下颤抖得更加剧烈。

    她在被子里摸了摸将我的双手死死的抓住,她手心里面全是汗水。

    她不但要应付我这个原子弹那样危险的存在,还要应付绫小路的嘘寒问暖。

    “妈妈额头上全是汗水,该不会是发烧了吧?”绫小路担忧的声音传来。

    “没有发烧,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咲咲别担心。”理事长的声音也略有些颤抖。

    “妈妈别逞强了,平时间你早就起床了,而今天这么晚了你竟然还没有起来,妈妈一定很不舒服,我这就把医生叫过来给妈妈看看。”

    我听见了绫小路用手机拨打电话的声音。发现自己母亲的情况不对劲,她完全把我不见了的事情抛去了脑后。

    难得自己女儿这样关心自己,理事长现在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紧张的开口。“咲咲别在意我,你赶紧找佑诚君去吧。”

    绫小路十分不满的嚷嚷,“那个家伙估计是觉得那个房间不舒服,所以跑别的地方去了,他才不是那种需要别人担心的人,倒是妈妈的情况很不对劲……”

    “我没事!”理事长赶紧说道,“我只是昨晚上工作得太晚然后睡得也比较晚,所以一不小心就睡过头了。”

    “骗人!”绫小路有些小生气的反驳了句,“妈妈刚才还说是有些不舒服呢,我知道妈妈是不希望我担心,可我是你的女儿啊,虽然平时间我和妈妈的关系很不好。但我只有妈妈一个人亲人了,我可不要连妈妈也失去了!”

    说这样话语的时候,绫小路的语气有些哽咽。

    而理事长有些触动,她把我的手握得更加紧了,指甲都刺进去了我手掌里面。

    “好吧……”理事长妥协了般,她轻声说道,“咲咲也看到我出了很多汗,咲咲去打一盆水过来帮我擦拭一下吧。”

    理事长利用曲线救国的办法。希望可以把绫小路暂时支开,让我获得逃跑的时间。

    得到指示的绫小路没有继续打电话了,她转身快步往房间外走去,我和理事长尽皆是松了口气。

    但万万没想到。绫小路走了几步她停下脚步。

    我忽然想到个事情心里面禁不住一紧,我捏了捏理事长的手,轻声快速的提醒她,“理事长。床边有两对拖鞋,千万别被发现了啊!”

    听到我的提示,理事长浑身一颤,她被这样的事情吓得半死。眼看就要把绫小路支开了,功亏一篑可不得了。

    理事长轻轻翻身起来,然后伸手往床边快速的扫了一把,她应该是把我的拖鞋扫进去了床底下。

    我趁这个机会大口大口的呼吸,也看到了绫小路莫名其妙的站在房间门口,也不知道那家伙是在做什么。

    当理事长躺回来的时候,绫小路也转身过来,虽然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我能够听见她的声音有些不好意思。

    “妈妈出了那么多汗,估计睡衣也湿透了吧,这样可不行,我来帮妈妈换衣服吧。我还没有帮妈妈换过衣服呢……”

    绫小路说出这样的决定,她刚才站在门口就是在纠结这样一件事,看来她和理事长的关系真的是不太好啊,就连换个衣服也要纠结。

    也亏绫小路和理事长的关系不好。不然的话我早已经暴露了。

    但是,即便我刚才没有暴露,现在绫小路提出这样的事情我迟早会暴露出来啊!

    理事长紧张得快死过去,她死死掐着我的手。作为一校之长的遭遇这样的事情,她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咲,咲咲……不必了,咲咲赶紧打水去吧……”

    “不可以!”面对犹豫的理事长。绫小路变得倔强,“或许妈妈只是有些不舒服,但穿着湿衣服睡觉的话一定会生病,所以给我一个帮妈妈换衣服的机会吧!”

    话说到这样的份上,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拒绝。

    我很清楚,理事长绝对不想拒绝绫小路极为难得表露出的孝心。

    可是在这样的时候,她再不想拒绝也不得不拒绝啊,如果我暴露了。那就死翘翘了!

    理事长犹豫了下,她声音颤抖着说道,“好吧……”

    听到她答应了我被吓得不轻,理事长这是打算破罐子破摔吗?

    我揪心起来,而理事长不是笨蛋她继续说道,“咲咲先去端一盆水来吧,待会换下衣服我顺便擦洗一下身体。”

    “嗯嗯!”得到理事长的答应,绫小路兴奋万分再次转身往外走。

    伴随关上门响起,理事长触电那样从床上翻身起来,她掀开被子坐在一旁气气喘吁吁的瞪着我,我也大口呼吸着,但依然躺在床上。

    “快走啊!”理事长急得都快哭了。她恶狠狠打了我的胸膛一下。

    “我手脚发麻了……”我尴尬说道,刚才我一直给理事长当人肉床垫啊!

    理事长差点晕过去,既然我手脚发麻暂时动不了,她不得不自食其力伸手把我从床上拉起来。

    因为过于紧张的关系,理事长出了很多汗,身上薄薄的丝绸睡衣已经被濡湿黏在身上,她姣好的身材曲线在我眼前展露无异。

    理事长没有注意到我的眼神,她现在只想把我从床上拉扯离开。

    我四肢的血液渐渐流通变得不再发麻,往房间门口走去的时候,外面传来咚咚的脚步声,应该是绫小路回来了。

    理事长吓得魂飞魄散,她赶紧把我往镶嵌在墙上的衣柜里面推去。

    “待会小学姐不是要给你换衣服吗?”我轻声快速朝理事长说了句。

    “……”理事长的脸色被吓得骤然煞白。

    绫小路已经过来了,房间里面没有其他可以躲藏的地方,理事长一把将我推进衣柜,然后关上衣柜门回去了公主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