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36、请离我女儿远一点
    没想到神田母亲也过来了,如今她用恼怒的眼神瞪着我,显然是对我十分不满。

    上次与她发生那样的事情,现在见到我,她能够朝我微笑才怪呢。

    我尴尬朝神田母亲和神田父亲点点头,然后跟随美树往出租楼走去。

    见到美树出现。一个矮个小老头快步走过来,看来他就是这座出租楼的房东,他快速把事情解释了一番。

    房东并非是因为美树之前的房屋有问题所以才找她,而是出租楼里面发现了一具腐烂的尸体,警察推断出那具尸体的死亡时间是在美树退房那时候。

    而美树的房间房东也发现了问题,虽然他通过了验收。但警察问起案发时候出租屋有什么异常时,他理所当然把美树出租屋的异常说了出来。

    如今,房东小老头领着美树朝警察走去,让美树接受警察的盘问。

    往警察走去的时候,美树略有些不安的扭头看了看我,虽然她和杀人案没有关系,但她那时候可是对我做了令人发指的事情。

    我没在意的摆了摆手,这件事我可帮不上忙,我不可能告诉警察,说是美树曾经抓住我玩滴蜡游戏吧。

    房东把美树领到一辆警车旁边,我站在一旁听着警察询问美树一些常规问题。

    见到我和美树竟然与这次的事情有关,神田父亲和神田母亲有些惊讶的走过来。

    “宋佑诚同学,我们又见面了。”神田父亲有些慵懒的朝我微笑伸出手,他没有把我当作是小孩。

    “伯父早上好。”我伸出手与神田父亲握了握。

    神田母亲将双手抱在丰硕的胸前,她撇开脑袋没有搭理我,神田父亲没有在意自己妻子的态度,他慵懒笑着,倾听其他警察对美树的盘问。

    听了几句,神田父亲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借一步说话。

    我疑惑跟着他往旁边走了几步,然后接受他的询问,“宋佑诚同学和那个秋叶美树小姐是什么关系?”

    这样的问题我自然是实话实说,“因为一些事情,所以我们现在是住在同一所房子里面。”

    神田母亲在一旁呵呵了句,“什么住在一起。同居也说得那么委婉。”

    “嗯?”神田父亲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妻子竟然知道这样的事情。

    “不是同居,算是合租吧。因为观月唯老师也是和我们住在一起。”我担心神田父亲误会赶紧解释了句,他对我的印象可是很不错的啊。

    神田父亲自然是认识观月唯,得知美树竟然是观月唯的朋友他禁不住皱起眉头,“宋佑诚同学,既然你和秋叶小姐住在一起说明你们的关系很好,我透露一点案情给你,如果秋叶小姐是清白的话,请你务必让她毫无保留的接受我们的调查。”

    我点头竖起耳朵,想要听听这个案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然而神田父亲一开口便把我吓得不轻。在出租屋里发现的尸体虽然腐烂得面目全非,但还是可以检测出他的身体有着大面积的烧伤。

    但是那人所在的房间里面没有失火的痕迹,而他隔壁房间,也就是美树的房间里面恰好在那人死亡时间之内失火过。

    当时美树急匆匆退房在警察看来十分的可疑。

    听到神田父亲的叙述,如果当时我没有经历过美树房间里面的大火,我都要认为是美树把住在她隔壁的人给烧死了。

    总之。现在的情况对美树极为不利。

    即便是我出面作证,把那时候的事情说出来貌似也不管用,毕竟我们没有证据证明清白。而在警察看来我们之间会说谎。

    事到如今该怎么办呢?

    神田父亲没期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希望我能够劝说美树坦白一些。

    一会。美树与问话的警察分开,神田父亲看了看我,他领着妻子走上出租屋里面进行调查。

    “怎样?”我朝美树问了句。

    “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事情似乎很严重,我暂时走不了。”

    美树有些气恼的说了句,她朝一个方向看去,那里站着个警察正直勾勾盯着我们,显然是担心我们突然离开。

    我把神田父亲刚才告诉我的事情说给了美树听。

    美树得知是她隔壁房间的人被烧死,她被吓得差点晕过去。

    她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剧烈摇晃,“火灾是你弄出来的,那晚上我根本就没有回来,是不是你没把火灭了。然后把隔壁房间的人烧死了?”

    我黑着脸让她小声一点,被警察听见我们两人都糟糕了。

    “当时我把火扑灭了,而且刚才神田父亲说那人房间没有着火。他应该是在别的地方被烧死,然后被遗弃在出租屋里面,所以这件事和我没关系!”

    “可我已经成为警察的重点怀疑对象。我说我是忘记关闭煤气灶所以引起火灾,他们现在肯定是调查去了,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严重!”

    此时此刻美树慌张得不像样。她紧抓着我的手臂,顾不得自己讨厌死我了,她摇晃着我的手臂询问怎么办。

    事情这样严重,即便美树是个女强人,但成为杀人案的第一嫌疑人,她整个人慌张惊恐得快要崩溃了。

    我是最清楚美树清白的人。但现在我可以说是一点忙都帮不上。

    “美树姐我们坦白吧,把那时候的事情说出来,那晚上你用我的手机发了信息,虽然删除了但通讯公司可以找到记录,美树姐那晚上去过哪里也好好回想一下,说不定能够找到监控录像证明清白。”

    听到我这样说美树纠结了下,她无可奈何的点点头,“那晚我是在小唯那里,她可以帮我证明不在场。”

    美树不想观月唯知道那晚上的事情。但事到如今她已经是无可奈何了。

    下定决心的美树打算与我走上出租楼找神田父亲坦白,希望神田父亲能够还给她一个清白。

    然而美树刚打算走,那个盯着我们警察快步走过来拦住美树,他接到上级的命令,美树的人身自由已经被受到了限制。

    美树解释了下,希望能够和神田父亲聊几句,但那警察很坚决的表示,神田警官上楼调查去了,美树最好在这里等候。

    这个古板的警察让美树恨不得狠狠踹他几脚。

    不过,我的自由没有被限制,我快步走上出租楼。

    警察正在调查,矮个的小老头房东正絮絮叨叨给警察提供线索,说是美树曾经与隔壁的死者起过冲突。

    还好美树没有上来,不然她听见房东说出这样的话语,说不定会给那个小老头一拳头,那房东是在加重美树的嫌疑啊!

    神田父亲在房间里面调查,神田母亲站在外面走廊上。

    与神田父亲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但和神田母亲发生过乱七八糟的事情,与她说一些事情我没有什么心理障碍。

    我朝神田母亲挥了挥手,她皱了下眉头,板着脸朝我走过来。

    没等我开口,她率先嘲讽我,“佑诚君还真是艳福不浅啊,几天不见又换了个女朋友。”

    “我和美树姐是什么关系伯母应该很清楚。”我知道,神田母亲绝对调查过我,“其实美树姐刚才撒谎了,那晚上她房间里的火灾其实和我有关,因为我把蜡烛碰倒了……”

    没等我把话说完,神田母亲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火灾发生的时候可是在午夜,而且那晚上没有停电,佑诚君那个时候竟然在秋叶小姐的房间里面玩蜡烛,你们之间……呵呵……”

    神田母亲鄙夷的笑起来。

    没等我解释她严厉的呵斥了我一句,“请宋佑诚同学以后离我女儿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