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37、宋佑诚同学有着重大嫌疑
    神田母亲怀疑我和美树两人,在三更半夜的时候玩皮鞭与蜡烛的游戏,所以她现在才会这样愤怒的呵斥我,让我远离她的女儿。

    面对这样的呵斥我无言以对,美树的确是往我身上滴蜡了,但我们不是在玩游戏,而是那家伙想要我的命啊!

    误会就误会吧,估计不管我怎样解释都没有用。毕竟在神田母亲的心目中我不是个好人,而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

    面对神田母亲的呵斥我只能够报以尴尬微笑,“伯母误会了,美树姐当时之所以点蜡烛是为了惩罚我,当她离开之后我不小心把蜡烛推倒点燃了窗帘,但我很快便把火扑灭了,绝对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如同我猜测的那样,神田母亲压根就不相信我和美树之间没有关系。

    “哼。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神田母亲将双手抱在丰硕的胸前撇开脸不想看到我。

    “请伯母换位思考下,之前那晚上,我和伯母摔倒在玄关被神田姐看到的时候,如果没有观月姐在场作证的话,神田姐就误会了我们,现在的情况和之前是一样的啊!”

    听到我提起之前的事情,神田母亲顿时脸红如血,她尴尬扭头往身后的房间看了看,担心自己丈夫听到这样奇怪的话语。

    神田父亲正和一群人在认真勘察美树曾经居住的房间,没有在意外面站着的我们。

    松了口气,神田母亲黑着脸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拉扯去了无人的楼道角落说话。

    她恶狠狠瞪了我一眼,显然是极为不喜欢我提起之前发生的事情,虽然那时候我们摔了一跤,但在摔跤之前,我可是抱着神田母亲的啊!

    “死者身上有着烧伤,而你们房间恰好失火过!”神田母亲咬牙切齿的瞪着我说道,“你和秋叶小姐有着重大嫌疑,即便你用之前的事情威胁我,我也不会帮你开脱!”

    “我没有威胁伯母的意思,我只希望你能够秉公执法,还给美树姐一个公道,毕竟美树姐没有任何理由杀死隔壁房间的死者。”

    神田母亲可不这样认为,“房东证明他们的关系不好,曾经发生过矛盾!”

    “就算有矛盾也不可能杀人吧,美树姐杀完人就离开这实在是太明显了,美树姐可不是那样的笨蛋才对。”

    “或许她没有亲自动手杀人,而是与别人进行了交换杀人,让别人把自己讨厌的人杀死了!”

    神田母亲与我针锋相对,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无法让神田母亲相信我和美树没有作案,既然如此,我决定先把美树的嫌疑洗脱了先。毕竟我是未成年人,即便被认定是嫌疑人也不会被关小黑屋吧。

    我让神田母亲给观月唯打电话,询问死者死亡的那晚上,美树是否是在她那里。观月唯的证词不够有力的话,还可以把观月唯以前居住地方的监控调取出来。

    神田母亲黑着脸点点头,表示她会那样做,她示意我下去等消息先。

    走下楼,身材高挑的美树的旁边站着一个警察,她仍旧被警察看管着,见到我下楼,她朝我投来询问的眼神。

    我微笑朝她点了点头,美树松了口气。

    “美树姐不会有事,待会警察下来之后,美树姐应该就能够自由离开。”

    “嗯,我可没有杀人。不过被怀疑的滋味真不好受。”

    美树郁闷的嘟囔了句,她伸手给自己扇了扇风,嚷嚷着自己很热,让我给她买矿泉水去。

    我没有拒绝,微笑往不远处的便利店跑了一趟。

    当美树正喝着矿泉水的时候,神田父亲和神田母亲走下楼,他们脸上的神情十分严肃。

    走过来,神田父亲朝美树看去。“秋叶小姐有着不在场证明可以离开了,不过,请你暂时别离开东京,以及要保持通讯畅通。我们随时会再找你进行调查。”

    听到这样的话语,美树再次松了口气,她点头没有说话转身便走。

    走了几步见到我没有跟上,她疑惑的转身过来。结果看到神田夫妇正警惕的看着我。

    “还有什么事情吗?”美树皱着眉头询问。

    “宋佑诚同学有着重大嫌疑,他必须跟我们回警视厅一趟。”

    神田父亲这样说了句,美树的脸色顿时大变,虽然她不喜欢我。但不代表她希望我遇到这样的事情。

    “美树姐别担心,我没有杀人,等调查清楚之后我就会回去。”我转身朝美树微笑,把小绵羊摩托车的钥匙抛给了她。

    美树接过钥匙,她有些于心不忍的看着我,在她看来,我是牺牲了自己成全了她的清白。

    但实际上美树被带走调查的话,很快便能够洗脱嫌疑,而我会很快被怀疑上,我只不过把一些事情提前了而已。

    犹豫了下,美树点头转身便走,她才不会对我说些鼓励安慰的话语。

    见到美树对我有些无情。神田母亲有些惊讶,她没想到我们都玩滴蜡游戏了,彼此的关系竟然这样不好。

    美树离开了,神田父亲用歉意的眼神看着我。“不好意思,只能够让你跟着我们走一趟了。”

    “我能理解。”我点点头很是坦然,“伯父是在秉公执法,我理所应当配合。不过我是留学生的身份,这点没有关系吧?”

    “没关系。”神田父亲朝自己的妻子看去,“这件事先别让媒体知道,不然他们会拿中国人大做文章。”

    神田母亲表示知道这件事了。

    我禁不住也提醒了句。让神田母亲别把这件事告诉雪奈。

    雪奈如果知道我变成了嫌疑人,估计她会哭着求父母把我放了吧。

    这件事神田母亲也是很干净利落的答应,不过她又是狠狠瞪了我一眼。

    出租屋杀人事件已经惊动了媒体,东京可是一座有着千万人口的超大城市,但东京的治安很好,杀人案件一年也没有几宗,这样的事情引起媒体关注不足为奇。

    如果嫌疑人是中国留学生被媒体知道的话,这件事说不定会酿造成为一场政治风波。

    神田父亲还要继续调查。他担心其他警察的口风不严,所以把我交给了妻子照顾。

    目送丈夫再次走上出租楼,神田母亲一脸嫌弃的朝我看过来,如果没发生之前的事情,她对我的态度还算好。

    现在的话,神田母亲推了我一把,让我坐进去她车子里面,她掏出手铐将我的右手铐在在了车里面的把手上面。

    对于这样的事情我很郁闷,但我现在毕竟是个嫌疑犯,这是理所应当的待遇。

    “伯母也是警察啊?”我看到了驾驶台上放着的一本警察证件,上面有着神田母亲穿着警服拍摄的相片,以及有着她的名字。

    神田英子。这就是神田母亲的名字。

    她坐在驾驶位上系好安全带,一把将驾驶台上的警察证拿走不让我盯着看。

    她懒得与我说话,板着脸发动车子,打算把我送去警视厅里面。

    “我不会被关小黑屋吧?”我心里面有些不安,禁不住好奇询问,“警察会不会对我严刑拷打逼我招供?”

    “闭嘴!”神田英子对于好奇宝宝那样的我十分不爽。

    “好吧……”我无奈的把嘴闭上。

    车里陷入安静,但很快,我兜里的手机响起打破了宁静,我把手机掏出见到是观月唯给我打来电话,估计那家伙知道了一些事情吧。

    我刚想把电话接通,没想到神田英子一把将我的手机抢走,她拒接观月唯的来电,将我的手机放进去了她兜里面。

    看来嫌疑人连使用手机的权力都没有,我郁闷得不像话。

    不过,很快便轮到神田英子郁闷了,当她把车停靠在一个红绿灯路口时,旁边停靠下来一辆等待右转的出租车,好死不活,神田英子的大女儿神田姐坐在了出租车里面。

    神田姐自然是认识自己母亲的车,她放下车窗想要与母亲打招呼,结果看到车里面有着一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