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38、无路可退的陷阱
    神田姐见到我坐在她母亲的车里面。

    估计她是联想到了那晚上我们俩躺在玄关抱在一起的事情。

    她像是一个被欺骗的孩子,心里面的万种委屈在这样一瞬间变成了眼泪涌出来。

    神田英子也发现了旁边出租车里面的女儿,她可不想在我面前露出母亲的一面,所以没有主动和神田姐打招呼。

    等她发现神田姐因为误会而泪崩的时候,她顿时慌了神。

    出租车已经右转,神田母亲处于左转的驾驶道上。她右转的话可是违反交通规则,而且她已经没有机会右转了。

    意识到自己再次被女儿误会,她慌忙掏出手机拨打神田姐的电话。

    结果自然是被神田姐拒接了电话。

    再次被自己女儿见到与我在一起,女儿又是误会了,神田英子急得不知所措。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我的忍不住开口,“伯母。前往警视厅之前绕一点路没有关系吧。”

    听到我的声音,神田英子扭头过来瞪我一眼,她没有说话快速开车左转,然后又是转过了几条街道,我看得出她接纳了我的建议,她正载着我往神田姐居住的地方走去。

    还在远处,我们见到了前方停靠着一辆出租车,而神田姐从出租车上走下,她大哭着快步往楼上跑去。

    神田英子一把将车开到出租楼下,然后开门离开往楼上跑。

    “喂,把我也松开啊,不然你一个人怎么说得清楚!”我禁不住朝神田英子大吼。

    “……”神田英子停下脚步,她黑着脸转身回来解开我的手铐,然后将我的双手铐住。

    我满头黑线,只能够像是个犯人那样跟随神田英子一起上楼去。

    楼上的出租屋没有关门,里面传来了神田姐嚎啕大哭的声音。

    神田英子顾不得换鞋赶紧走了进入里面,见到观月唯竟然抱着自己女儿在安慰,神田英子极为的不爽。

    “小琪别误会妈妈啊!”神田英子顾不得理会观月唯,她赶紧向自己女儿解释,“宋佑诚同学是一起杀人案的嫌疑犯,而我负责把他押送会警视厅。”

    听到我是杀人案的嫌疑犯,不管是观月唯和神田姐都没有惊讶。

    神田姐在观月唯的怀中哽咽着说道,“妈妈不过是警视厅里面的文员而已,哪里有权力押送嫌疑犯。更何况押送嫌疑犯的时候妈妈为什么没有穿警服,我听说妈妈昨晚没有回家……”

    神田姐没有把话说下去,而神田英子被吓得神情无比纠结。

    “昨晚我可是和爸爸在一起整理各种卷宗。然后今早上一大早便接到了电话知道有命案发生,我和爸爸可是第一时间赶往了现场,所以没有更换警服!”

    然而,不管神田英子怎样解释,神田姐就是认为自己母亲与我有一腿。

    不仅如此,连观月唯也误会了,她呵呵笑着嘲讽我,“佑诚君真是厉害啊!”

    这样的话语让我皱起眉头,而神田英子的脸色更加的黑。这件事如果不解释清楚绝对会不得了!

    “我给爸爸打个电话,小琪听听爸爸的解释吧,是爸爸让我押送宋佑诚同学返回警视厅,他的手都已经被铐住了呢。”

    神田英子掏出手机打算拨打电话,但神田姐歇斯底里的大吼着她不听,她已经认定了自己母亲与我有一腿。

    事到如今。神田英子极为的不知所措。

    作为一个女人,遭遇这样的误会可是极为的无助与慌乱。

    而在这个时候观月唯开口了,“伯母。我觉得有个办法可以证明你和佑诚君的清白。”

    “什么办法?”神田英子皱着眉头朝观月唯看去,她不喜欢观月唯,但如果观月唯有好办法的话她会接受。

    观月唯说出这样一个办法。“佑诚君是与我住在一起,而我那里还有好几个房间,如果小琪也搬去我那里居住的话。她可以同时掌握伯母和佑诚君的行踪,如果伯母和佑诚君真的没什么的话,小琪的疑虑自然会烟消云散。”

    听到观月唯说出的办法,我心里面恍然大悟。

    不久前我和观月唯通电话的时候,她告诉我说她有办法让神田姐答应我住在她那里面。

    没想到她这么快便想出这样一个办法,不用说,观月唯肯定是和神田姐商量好了这样一些事。

    神田姐担心我对观月唯死缠烂打,她答应我继续住在观月唯那里,但她也必须住进观月唯那里面!

    很显然。观月唯和神田姐得知美树与我成为嫌疑人的事情之后,她们立马设局演戏坑骗神田英子。

    神田姐住进观月唯的房子里面,她不是为了监督我和她母亲。而是为了监督我和观月唯,以及与观月唯亲近!

    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我禁不住朝观月唯和神田姐投去佩服的眼神。

    神田姐现在哭闹不听母亲的解释。认定母亲有外遇了。

    神田英子如果拒绝女儿监督的话,那她就更加解释不清与我的事情了。

    所以,即便神田母亲一万个不愿意自己女儿和观月唯住在一起。但面对这样无路可退的局面她还是点头了。

    点头答应了这件事,神田英子的脸上露出有些狐疑的表情,显然她是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她努了努嘴想要说些什么,但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最终,她被打败了那样轻轻叹了口气,“既然我答应了这件事。小琪别误会我了,公事要紧,我先带宋佑诚同学返回警视厅。”

    目的已经达到,观月唯和神田姐两人没有再演戏了。

    这个时候她们才注意到双手被手铐铐住的我,她们很想问一些什么,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神田英子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拉扯离开房间走下楼。

    再次坐进去车里面,神田英子开着车离开返回警视厅,她把车开得很慢。她一直处于漫不经心的状态。

    她很清楚自己被女儿坑了,但面对女儿的故意误会,她情愿被坑。

    我忍不住开口说了句,“日本的观念可是很开放的啊,为什么伯母看不开神田姐的事情?”

    神田英子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语,她直接把我无视了。

    我郁闷的将铐住的双手举起挠了挠脑袋,见到别的女生是拉拉,或许神田英子不会在意,但自己的女儿是那样的存在,作为母亲的神田英子心里面无法接受吧。

    “这样吧。”见到她满脸惆怅的模样,我忍不住帮她的忙,“反正以后我会和她们住在一起,我帮伯母监督她们两人,以免她们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这样的话语让神田英子脸上的表情变得缓和一些,她扭头过来见到我在微笑,她有些气恼,“别忘记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们中国人还真是喜欢夸海口!”

    “即便我现在是个嫌疑犯,但我没有杀人,如果不被严刑逼供的话,过不了几天我就会被释放出来,伯母,警视厅应该不黑暗吧,我不会被逼供吧?”

    神田英子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目视前方将车速提起来。

    我看得出,神田英子已经摆脱了刚才的郁闷,虽然她什么都没有说,但我知道她答应了我监督神田姐和观月唯的提议。

    而我之所以把这件事担当起来,并非我是个老好人。

    我是希望神田英子看到我的价值,然后对我好一点,并且努力的收集对我有利的证据证明我的清白,从而让我能够早日释放。

    与神田英子无声达成这样的协议,我心里面并没有成就感。

    朝车窗外快速倒退的景物看过去,我心里面满是挫败与郁闷,本来我应该是骑着小摩托环游东京城的,没想到一转眼竟然身陷囹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