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39、你去抱着美树磨蹭吧
    尚未抵达警视厅的时候,神田英子掏出手机给位于警视厅里面的上司打电话请示一些事情。

    等抵达警视厅之后,我直接被领着进入一个禁闭室里面。

    禁闭室很小,里面有简陋的铁架床以及马桶,自然也是安装了监控探头,警察可以在其他地方监视我的一举一动。

    神田英子离开的时候我把她喊住。我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我希望她可以给我一些书籍让我打发时间。

    这样的要求神田英子想要拒绝,但她有些于心不忍的看了我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我看得出,在她的心里面,她没有把我当作是个犯人。

    坐在铁架床上等待了一阵。神田英子给我送来了一些漫画和小说,估计这些书籍都是她从同事的手里面借过来的。

    道谢过后,我目送神田英子关上门离开,而我舒服的依靠在铁架床上翻阅漫画。

    幽闭压抑的禁闭室没有给我不安的感觉,从小到大,我都不知道被我无良的父母关过几次小黑屋,所以对于如今的处境我没有任何的不适应。

    当然,我之所以能够镇定自若的翻阅漫画,更加是因为我没有杀人,我坚信我最终能够获得无罪释放。

    天花板上安装的监控探头一直亮着红灯,知道有人一直在某个房间的监视器上看我,这让我颇为不舒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看第三本漫画的时候,禁闭室的门被打开了。

    慵懒疲惫的神田父亲拎着一份便当走进来,他把便当递给我然后重重坐在铁架床上。

    我不客气的打开便当吃起来,这便当包装得很是华丽,一看就知道是在便利店里面所购买。

    见到我吃得很香,神田父亲点了一根烟抽起来。

    “我相信宋佑诚同学与这起案子没有任何关系,但因为房间被火烧的事情,目前为止你是本案最大的嫌疑人,除非有新的证据证明凶手是其他人,或者证明你是清白的,否则你会一直待在这里。”

    “之前我说了,我能够理解。”我吃着饭咕哝了句。

    得到我的理解。神田父亲点点头,他开口询问一些与案情有关的事情,“从出租楼附近的监控来看。你是在凌晨离开的,离开之前在出租屋里的那段时间之中,你有没有发现隔壁房间有什么不对劲?”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那晚上我差点被美树杀死,我一直都是处于自救模式。

    烧断绳子扑灭火之后我下楼去了趟便利店,后来我躲在楼梯口打算伏击美树,但美树一直没有回来所以我选择离开。

    那时候我心里面全是对美树的愤怒,压根没有意识到周围在发生其他事情。

    从我身上得不到线索,神田父亲略有些失望的离开。

    吃完便当我把其余的漫画书看完了。睡了一觉醒来之后,有新的便当送了过来,禁闭室有着一盏灯但没有窗户,我完全没办法判断时间。

    把便当吃了之后,我继续浏览其他书籍。

    之后的时间里面,我一直保持吃饭看书睡觉这样的节奏。

    虽然神田英子每次过来都不怎么和我说话。但她会给我带一些书籍过来让我打发时间。

    我知道我已经被关好几天了,但具体是几天我不知道,除了没有人身自由之外。我在这禁闭室里面过得还算充实。

    我可是和艾丽子以及七濑真希约定好参观我居住地方的事情了,因为被关,所以我放她们鸽子了。

    对于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有些庆幸。如果不是被关在这里的话,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应付那两个家伙。

    当然,等我出去之后。免不了向她们解释我去了什么地方,希望她们把参观我房子的事情忘记吧。

    时间一晃又是过去了好几天,虽然每一天我都过得很是充实,但失去自由的感觉真的极为不好受,继续被关下去或许我会疯过去。

    还好,神田父亲再一次出现,这次他是过来释放我离开。

    “这次事情真是抱歉!”见面的第一句话,神田父亲便弯腰朝我道歉。

    “真正的犯人被抓住了吗?”我禁不住好奇问了句。

    “还没有抓住,但已经在进行追捕。”神田父亲朝我微笑说道。“宋佑诚同学平白无故被关闭了五天,我们警视厅会对你进行赔偿。”

    被关了五天啊,我心里面有种莫名的空空荡荡感觉。

    也不知道这五天里面。千岛心悦打工结束之后都是谁送她回家,也不知道凉宫熏早上有没有吃早餐去学校……

    我已经融入了东京的生活,突然出现空白的五天。我心里面有种难受的感觉。

    见到我展露出这样一副模样,神田父亲领着我往外走,他边走边说。“虽然秋叶小姐希望我隐瞒着你,但我希望你能够知道这样一件事。”

    “嗯?”我疑惑朝神田父亲看去,想要知道他是在说什么。

    “锁定犯人的关键性证据是由秋叶小姐提供,秋叶小姐为了宋佑诚同学能够早日脱困,她这几天跑了不少地方,做了很多危险的事情。”

    神田父亲说出这样一件事。我愣了下然后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秋叶小姐也就是美树,估计那家伙是觉得我代替了她被警察抓走,所以心里面愧疚的她,觉得必须帮我洗脱嫌疑才可以,所以她才会为我而奔走努力。

    然而,不仅仅是美树这样认为,就连神田父亲也是这样觉得。

    “宋佑诚同学为了秋叶小姐竟然主动把这件事包揽下来,这样的事情还真是有宋佑诚同学的风格,而秋叶小姐……”

    没等神田父亲说完我赶紧摇头打断他。“伯父,我并没有主动包揽这件事代替美树姐受过,那晚上美树姐离开了,是我不小心让房间里烧起来。”

    “你的确是说实话了,但你并没有把事情全部说出来。”神田父亲微笑说道,“通过出租楼附近的监控,我们看到你是被秋叶小姐背上出租楼。”

    “当时你睡着了,估计有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不知道秋叶小姐是在做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成年人较比未成年人的犯罪几率比较大,更何况秋叶小姐与死者生前有着矛盾,所以,宋佑诚同学一定很在意秋叶小姐吧,所以才这样做。”

    说着话,神田父亲领着我走到了警视厅的大厅里面。

    既然他这样认为我懒得解释,他递给我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和手机,知道牛皮纸袋里面是对我的赔偿,我伸手毫不客气的接过。

    观月唯走进了大厅里面,神田父亲朝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把牛皮纸袋揣进兜里面,朝观月唯露出个没心没肺的微笑。

    观月唯盘着头发身着黑色的职业装,她看起来像是在学校上课,然后接到我被释放的消息所以急匆匆赶过来。

    如今,她大步走过来一把将我拥抱住。

    我把脑袋埋进她温软的怀中轻轻磨蹭并且大口呼吸着香味。

    我这样的举动让观月唯有些羞涩难堪,她恶狠狠的一把将我推开,“哼,看来你这小子更加喜欢美树,你去抱着美树磨蹭吧!”

    “观月姐吃醋了啊?”我有些脸红的嘿嘿笑着询问。

    “怎么能够不吃醋啊!”观月唯气恼的白了我一眼,“你这小子为了美树竟然不惜背上杀人的嫌疑!”

    “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我笑着挠了挠脑袋,“曾经面对拿着美工刀的歹徒,我可是奋不顾身的救过观月姐呢。”

    我提起这件事不能够让观月唯消气,她依然气恼不已,“话说你这小子早就和美树有一腿,那晚上你们在一起发生了什么事情?”